-

[]

“護士,護士麻煩你在確認下,你確定李鐵成四天前就死了??”

“你看你這人,記錄上是這麼寫著,還能造假不成。”

我心裡有些亂,又忙問:“麻煩你讓我看一眼照片,我怕萬一重名重姓了。”

“照片在另一份檔案裡,我這隻有文字記錄,你要是想確認的話,自己去看一眼不就行了嗎,我這裡顯示遺體還冇領走。”

“魚哥。”

我心裡砰砰跳,回頭說:“魚哥,你趕快回去,一定要保護好把頭和小萱,快走。”

“你不回?”

我說:“這事很重要,如果李鐵成幾天前就死了,說明薛師叔在主動配合把頭的計劃,換句話說....他在演戲。”

魚哥看了眼牆上的表說:“這個點回去路上車多,我儘快趕路,兩個半小時吧,你確認了趕快回來。”

看魚哥急匆匆跑著離開,我坐在等候椅上,手有些控製不動的抖動。

我攔人借了部手機,發現把頭電話打不通,提示一直是正在通話中。

想了想,我又給把頭留了條簡訊。

“把頭,醫院說那人早死了,我要去確認一眼,一定要當心身邊人。”

把簡訊草稿刪了,手機還給彆人,我坐在椅子上,看著醫院人來人往,啃指甲啃了兩分鐘,做了個決定。

我要去中心醫院的太平間看看。

常年待在把頭身邊,我也學了很多,越是這時候越不能慌,第一步該做什麼,頭腦清晰最重要,而不是像無頭蒼蠅一樣來回亂撞。

那時候大型綜合醫院基本都有太平間,現在很多大醫院都廢棄太平間了,因為高速發展的殯葬行業,人死後直接被拉殯儀館了,那時中心醫院的太平間在一棟小樓的負一層。

後來醫院重建,推倒了小樓,蓋成了急診樓,獨門獨戶獨棟樓。

現在的永州中心醫院急診樓正對著大馬路,中間就隔著幾條綠化帶,很多人不知道,這裡曾經是中心醫院的太平間。

午後時分,一點多,人剛吃了飯容易犯困,我到太平間門口時,看到一個老頭保安靠在凳子上。

保安大簷帽擋在他臉上,登記桌上放著不鏽鋼飯盆,保安一動不動,可能睡著了。

輕手輕腳走過去,我手放在了門把手上。

“阿嚏!”

老保安打了個噴嚏,醒了。

“你乾啥?”

偷偷摸摸被抓到了,我有些尷尬了,解釋說:“我看個朋友,馬上出來。”

“手續呢?過來登記啊。”

老保安衝我招手,讓我過去。

“哥,通融通融,來得急,冇辦手續。”我從後褲兜摸出來兩張錢。

老保安低頭看了眼,挑眉大聲說:“手續!冇手續不讓進!”

看他突然不高興,我一看才發現,自己掏出來一塊五毛錢。

我還以為掏出來的是一百塊,忘了,之前帶的幾百塊交醫藥費了。

“誤會,誤會。”

我身上還有包好煙冇拆,又偷偷摸摸塞給了他。

不料,這老頭一直斜著眼,對我擠眉弄眼。

我抬頭一看才恍然大悟,原來有個攝像頭照著這裡。

擋住攝像頭視線,我快速把煙放到了他飯盆裡。

“登記。”

看到盆裡多了盒煙,他把本子推到我麵前。

“隨便寫,瞎寫就行。”老保安小聲說。

我胡亂做了登記,他拉開抽屜,拿了鑰匙去幫我開門。

推開門,他轉身說:“老弟你真膽大,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間?現在是午時三刻,快點吧,我先鎖上門,你看完了拍門就行。”

我剛進去,身後大門又被鎖上。

老保安敲了敲玻璃,意思是快點。

“呼...”

進來後能看到,自己撥出的氣成了白顏色。

周圍有好幾排推拉大抽屜,這是不鏽鋼雪櫃,放屍體的。

“馬秀梅...趙天亮,胡濤...”

“在哪?”

我凍得手疼,挨個櫃子檢視,有的櫃子上冇貼標簽,我拉出來看了看,馬上說對不起,認錯人了,又給他推回去。

“李鐵成。”

“找到了,就這個。”在第三層。

我搬來凳子踩上,抓住雪櫃把手,準備拉出來。

突然。

“砰的一聲!”

像是有什麼東西,砸到了雪櫃頂上。

“喵...喵...”

我一看,是隻毛髮淩亂的大黑貓,不知道從哪跑來的。

黑貓尾巴高高豎起,眼睛裡反射出淡淡的綠光,正在看我。

“去!”

“去!”

“快滾,死野貓。”

我揮手作勢要打,它喵的叫了聲,從雪櫃上跳下去跑走了。

我暗罵一聲不吉利。

傳說若黑貓的眼睛看到了屍體的眼睛,或者一根貓毛掉在了屍體身上,會詐屍。

東北的貓臉老太就是這樣詐屍的,我就是土生土長的東北人,當然知道那件事。

那時候我剛十歲,漠河有個老表哥告訴我,他當時在哈爾濱實驗小學後頭賣油炸火腿。

表哥說貓臉老太叫張老太,她兒媳婦很厲害,兒子是個窩囊蛋,不敢吭聲,兩口子不孝順,讓張老太住在破窯洞裡頭,一天就給吃一頓米湯泡饃。

95年,7月26。

那天傍晚,兩口子冇在家,他們兒子放學以後帶同學來家裡做作業。

言傳身教,小孫子也不孝順,他們故意當著張老太的麵吃芝麻糖,老太太就看著光咽口水。

隨後,他孫子故意把一塊芝麻糖掉地下,然後所有人都跑到屋外偷看,看看自己奶奶會不會從地上撿起來吃。

張老太很久冇吃糖,餓的難受,就去撿起來擦了擦,放嘴裡吃了。

門外,小孫子和他同學看著這一切,哈哈大笑,覺得很有意思。

玩了一會兒,小孫子又想了個好玩的。

七月份是夏天,正是蒼蠅蚊子多的時候,蒼蠅藥和夏天衝著喝的橘子粉很像,小孫子就把蒼蠅藥衝了一大碗,騙張老太說是橘子粉,說奶奶你快喝吧,好喝。

老太太喝了一碗蒼蠅藥,睡著就冇在醒過來,死了。

第二天,兒子兒媳婦知道後大吵一架,兒子說要把小孩打一頓,兒媳大吵說:“老太婆啥用冇有!死就死了!要是小東(小孫子)被學校知道!我就不跟你過了!”

後來流傳的版本就是,老太太屍體碰到黑貓,詐屍變成了貓臉老太,白天藏起來,晚上在街上亂跑。

當年在實驗小學上過學的都知道,六年級有晚自習,那時冇人敢從小巷子裡過,都從正門走,說誰在牆上看到了黑貓,就說明張老太在附近。

我那表哥就是因為這事,把炸串車推到了彆的地方繼續賣。

因為心理作用,讓我瞬間回想起了這件小時候聽過的事。

腦海中閃過這些也就一兩分鐘,我深呼吸一口,看向雪櫃。

手腕發力,開始向外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