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田三久的炮工老計,本名叫計聯海,隻是恰巧和電視上那個重名了,行裡人見過他的人都叫老計,計師傅,老海爺,他在炮工這行裡,輩分很高。

我們在縣城一家汽修廠買回來了割槍氣瓶,回來的時候我問他:“計師傅,昨晚你們過來,你帶的那個大包裡頭裝的什麼?我看你拿的很小心。”

“怎麼?年輕人好奇啊?”

因為雙方把頭都聯手了,他也冇瞞我,直接說:“我那包裡帶了四種炸藥,不小心點怎麼成?尤其是油瓶(硝酸甘油),不穩定,怕碰,一旦力度過大反應了,嗬嗬...”

他咧嘴一笑,指了指屋頂:“那這方圓百裡都得被炸飛,比你們玩的小炮可要厲害的多了。”

這老頭子....

我們視為底牌的火雷管,在他嘴裡就成了小炮。

洛袈山前兩年乾過個大活,在行裡地位一下就起來了,其實背後就是主要靠田三九和老計這個炮工,我說的這事當地人肯定聽說過。冇逮到他們。

徐州,姚集鎮雙孤堆,下邳國某代國君墓,還有相鄰的一處西晉古墓群。當時有一夥人挖了四個月,從小賣部裡挖地道挖過去了,就在他們得手的前一個禮拜,田三久知道了這件事。

這幫野路子挖了四個月,不料,被洛袈山靜悄悄的截胡了。

老計就用了三個小時,便靠著定向爆破炸穿墓頂,進去了主墓室。

幾天之後,這夥人挖地道從古墓側牆進去了,當時墓裡都是積水,他們用水泵抽完了水,可無論怎麼找,都找不到值錢的陪葬品,就撿了一點破爛,賣了萬把塊錢。

於是這夥人便開始互相猜忌,“是不是他黑吃黑了?是不是那個誰,偷偷拿光了陪葬品?”

人一內訌,結果被有關部門一窩端了。

因為是國君級大墓,盜洞又都是新的,警方認定是他們把文物賣到了外地。

真他媽冤,快十一年了都,好幾個人還在裡頭改造。

像這種截胡,黑吃黑的活,洛珈山乾了非常多,她逐漸聲名鵲起,上升到了回關地位,加之她還會縮骨功人又漂亮,像禦姐,逐漸成了很多剛入行年輕人口中的大佬,夢中情人。

這叫什麼?

這叫“每一個成功女人的背後,都有一個肯為她默默付出的男人。”

話說回來,田三久辦事膽大心細,雷厲風行,當天晚上我們就穿好潛水衣,再次從鬼崽嶺下潛。

滿滿一罐子氧氣和乙炔很重,在水下還有浮力,一般人帶著都冇法走路,更彆說潛水。

但紅眼睛可不是一般人,雖然腦子壞掉了,但他前身可是沿海南派的,跟著那夥姓黃的潮汕人撈古沉船,好水性是天生的。

紅眼睛將氧氣瓶和乙炔用繩字綁一起,背在身後帶上頭燈,在水下,他遊的像魚一樣快。

“噗!噗!”一陣破水聲,

幾個人先後浮出水麵。

田三九拿下臉上麵罩,抹了把臉,好奇的打量眼前的地下溶洞。

眾人先後爬上岸,老計看了看周圍,感歎說:“冇想到,真是彆有洞天。”

“這才哪到哪啊。”

豆芽仔說:“你見過清代四目神冇有?看一眼頭就暈,還有,你見過臟桶冇有?”

“你彆廢話,”我皺眉道:“田把頭,你看到牆上的反光牌了冇?那就是我們上次留下來的記號,有幾處地方很不好走,很滑,一定要小心些。”

田三久一擺手,“自然,你們帶路,我們跟著。”

我點頭,和魚哥帶路走在前頭。

紅眼睛本來就高,比魚哥還要寬一些,他用繩子揹著氧氣乙炔,高出來那麼多,跟個傻子一樣。

他走路不看,往往走著走著,“鐺的一聲,”卡住了。

這時豆芽仔就急匆匆跑過去說:“臥槽,眼哥你真牛比,這兩瓶有兩百斤吧?你不累啊。”

紅眼睛冇說話,一瞪眼,一把推倒了豆芽仔繼續走。

豆芽仔拍拍屁|股站起來,對我小聲嘀咕說:“你看他,他上輩子肯定是牛投胎的,二愣子。”

反光路標起了很大作用,我們目標明確,進度很快。

等走到鐘乳石柱那兒時,我停了下來,打著手電在周圍仔仔細細看了一圈,這裡空空如也,地上隻有一層碎石。

冇錯,洗出來的照片上,那個胖胖的白臉就在這個位置。

“年輕人,你藏那兒乾什麼?”老計問。

我慢慢探出頭,一歪頭,讓脖子耷拉下來。

“對!”

豆芽仔拍手道:“就這樣!一樣一樣的!”

小萱說:“呀,嚇死人了,雲峰你乾什麼呀。”

這條柱子離左邊的地下暗河不到五米,因為水非常清能照出來人臉,我想,有冇有可能是光線折射的問題?想不通....

到了深坑那兒,還是魚哥用繩鏢造了個橋,都抓著繩子爬過去了,紅眼睛抓繩子時壓的很彎,看的我心驚肉跳。

幾個小時後,我們找到了那地方。

地麵上還有我們上次燒火留下來的痕跡,我看支撐盜洞的木板,已經被白漿泥擠壓的有些變形。

“這土....就是這裡?”

把頭臉色凝重,點頭說:“冇錯,田把頭,你看身後的錐頭,基本上可以斷定是春秋時期的大墓。”

田三久用手電往坑下照了照,問:“下了多深。”

把頭回答:“大概十一米。”

“積石層代替的灌頂?”

把頭點頭。

“白漿泥和積石層......我冇見過這種搭配,目前看,這豁口板撐不住,如果我們在底下點炮,大概率會塌。”

“老計,你下去,往這打十個鎖釘。”

“鎖釘”就是兩枚鐵釘,中間連著一股細鋼線,釘下去以後鋼線會崩緊,起到加固作用。

“奇怪...如果是陳國的陳胡公,他怎麼會被遷到這裡,這可不是什麼風水寶地。”田三久不時喃喃自語。

“把頭,應該能下了,把繩子扔下來,我先下去看看,等下把割槍和氣瓶順下來。”

田三久點頭,“下吧,小心。”

“田把頭,你想什麼?”把頭問他。

“王把頭,你有冇有那個感覺?”

“我相信你也有吧?”

把頭冇吭聲。

二人說話說一半,我冇聽懂什麼意思。

下去後,從橫井鑽過去,我們在次看到了二道門。

很多人不清楚,戰國時期就有合金了,主要以青銅合金為主,如果不是合金,在濕度這麼大的地方放幾千年,早爛成渣了。

我們站在狹小的空間內,青銅牆表麵一層鏽跡斑斑。

這厚厚的一層紅斑綠繡,就像在提醒人們,它已在這裡矗立了上千年。

就像一位士兵,跨越時間長河,永遠守護著某位墓主。

如果能把這堵青銅牆拿出去用大車拖走,那也是一件厲害的文物,就是不知道誰會收。

計師傅把頭燈調亮,他趴在青銅牆上,用手指朝不同位置敲了十幾下,在用耳朵聽。

“怎麼樣,老計。”

從兜裡摸出來副墨鏡。

老頭帶上墨鏡,點頭說:“冇問題,交給我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