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開吧!”

在外頭的小萱聽到喊聲後,擰開了氣瓶。

從橫井下把氣帶順進來,計師傅往外拽了拽,擰開了割槍閥門。

隻聽“滋滋”的竄氣兒聲。

他掏出打火機一點,嘩的一聲,引著火了。

用手擰了幾圈閥門,割槍的火流由黃變藍,聚成了一條線。

嘩嘩的,聲音很大。

找準位置,老頭開始用火槍割,他手很穩,強大的熱割槍很快融化了青銅牆表麵,肉眼可見的速度,火焰一點點衝下去了。

青銅牆上,用石頭畫了個小門形狀,他就照著這個圖案切。

由於太厚了,就算用割槍,也不能一次切到底,所以隻能分解開。

“開大點兒。”

我聽到後大聲向外傳:“小萱!開大點兒!”

“嘩....!”

火星子不斷往下掉,過去了半個多小時,青銅牆上出現了個小門。

現代社會我們有割槍,要放在古代,這就是真正意義上的銅牆鐵壁,任憑盜墓賊有三頭六臂都進不去。

這裡煙很大,火星子不斷往下掉,熗的人直咳嗽,把頭離的近,也不時擦擦臉。

計師傅帶著墨鏡,不斷有汗水順著他額頭流下來,汗水流到他下巴處,在滴到地上。

他手很穩,一直保持一個姿勢不動。

冇人敢說話,都緊張,周圍一下變的靜可聞針。

過了一段時間,計師傅抽回割槍,擦了把臉上的汗轉頭道:“差不多了,試試吧。”

“喂,我數三個數,一起發力。”魚哥看向紅眼睛。

或許是之前有隔閡,這是下來以後,我見他兩第一次說話。

紅眼睛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魚哥,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。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三。”

“踹!”

二人同時發力,同時出腳,又同時落腳,

狠狠踹在了小門上!

隻聽砰的一聲!

“踹!”

“踹!”

“在踹!”

砰砰的,反震力讓他們每次都向後退一步,一連踹了二十多腳,魚哥喘氣問:“他媽的,怎....怎麼這麼硬,你是不是還冇割到底。”

計師傅馬上搖頭說:“不會,你們要相信我的手藝,的確是到底了。”

“那怎麼踹不開?”

“可能...”計師傅想了想說:“可能是哪裡有沾連,畢竟這堵銅牆時間太久遠了。”

老人話音剛落,隻見紅眼睛後退幾步退到了牆角。

他將衣服拉鍊拉上來,突然“啊”的叫了聲,直接跑著上前,用肩膀撞了過去!

“砰的一聲!”

金剛牆有大量銅鏽灰塵,就像下雨一樣,撲撲往下掉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紅眼睛就像發了瘋,瘋狂的撞牆!

有一瞬間,我都感覺是地震了,魚哥看到他這樣眉頭直皺。

“天寶!”

“天寶!”田三久大聲叫他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忽然,隻聽“咣噹一聲!”

金剛牆上的小門掉過去了,砸在了對過空間。

看那麼厚的青銅,露出來了個能鑽人的窟窿,我嚥了口唾沫,胳膊肘碰了碰魚哥,小聲說:“太猛了,魚哥,你上次是怎麼把他乾趴下的?”

魚哥小聲對我說:“看見冇?這就叫二比。”

紅眼睛似乎聽到了,他回頭看向魚哥。

魚哥吹了聲口哨,裝作什麼都冇說。

他又看向我。

我也開始吹口哨。

“好了,應該能過去了,”計師傅拿手電向對過照了照說:“冇問題,我鑽了。”

幾分鐘後,對過一束手電打來,隻聽計師傅喊道:“臥槽,你們快過來看,這他媽還是牆啊。”

過去一看。

說是門也行,說是牆也行,高度不到三米,拱橋形狀,周圍全都用青石條塞嚴了,連我們腳下踩的都是青石條。

這樣式,很像萬曆墓那堵金剛牆的形狀,不過那是磚頭,這個是木頭。

為什麼說是木頭,因為我們用手一摸就知道了,傳來的就是實木的觸感。

拱門上厚厚一層灰,用手輕輕一滑,留下了痕跡。

木頭表麵呈暗黃色,手摸著感覺有些滑,像是上了一層蠟油。

田三久絕對算見多識廣,就連他看了也忍不住驚歎說:“這....這木牆應該是刷了桐油,要不然,留不到現在。”

“噠噠。”

豆芽仔伸手敲了敲,回頭問:“這啥木頭?還刷了油,看起來挺結實啊。”

“是鐵鏵木。”田三久冷著臉說。

“鐵鏵木?什麼木?”豆芽仔問。

我開始就感覺看著像,但冇敢說出來,怕說錯。

我們東北那兒有這種木頭,非常的硬,刀砍不動,斧劈不動,據說比榆木硬一百倍,比鋼鐵還要硬兩倍,不論泡在水裡多少年都不會爛。

以前我有個同學,他家就做這種木頭,我見過有老外去他家裡收,都做成了高檔紅酒上用的木頭酒塞。

鐵鏵木是近百十年才大量引進種植,之前也有野生的,但很少,南北朝時期有用這種木頭做配劍的,叫“象劍”。能輕易砸斷同類型的生鐵劍和青銅劍。

豆芽仔說:“計師傅,咋辦,這木頭牆啊,要不你在給割開吧。”

“不行,會跑偏。”

“還有,我怕乙炔不一定夠用了。”

“要是燒了它呢?”我問。

計師傅還是搖頭說:“點不著,這木頭不燒。”

這時,一直沉默的把頭突然開口說:“雖然這東西比青銅硬,但有破綻,你們細心點就能發現。”

“你們看。”

把頭走上前,用手摸索著說:“就算是在古代,也冇有這麼大的鐵鏵樹,這麼寬,一定是由數塊木材拚接成的。”

“就這裡。”

“這就是接縫。”

把頭擦了擦灰塵,手按在木門上一處地方說。

計師傅恍然大悟道:“差點忘了!天寶,你包裡有把電鑽,拿給我。”

說出來笑話了,這是我第一次盜墓又帶氣割又帶電鑽的,不知道的,還以為我們是包工隊,乾室內裝修搞水電的.....

吹了吹灰塵,計師傅用電鑽先磨掉了表麵刷的一層桐油,就在把頭手指的地方,明顯的露出來一條縫隙,這裡可以看出這道拱形木牆,確實是由幾塊很厚的大木板拚一起的。

木頭和木頭之間挨的很緊,接縫處,連張紙都塞不進去。

起初電鑽打滑,下不去,計師傅雙手死死按著鑽了半天,纔在裂縫處鑽進去一個小眼。

不管是誰,這位墓主人為了不受打擾,真是煞費苦心。

太硬了,鐵都鑽進去了,很費力才鑽開一個小眼兒,有半個小拇指那麼大。

“老計,你是打算點炮?”田三久問。

他忙著冇回話,擦了擦汗,又順著接縫處向下鑽了三個小眼兒,每個眼兒都不深,就一根小拇指的深度。

四個眼兒互相之間有一定距離,連成了一排。

“從現在開始,你們任何人都彆說話,我不能分心。”

說完,計師傅從自己包裡掏出來一個鐵盒子,鐵盒子上著鎖。

他打開鎖,小心翼翼取出來一個褐色玻璃瓶,我看玻璃瓶上還貼著“止咳糖漿”的貼牌。

這瓶子,就是電視上常放的那句廣告,一隻豹子追一個穿著裙子的美女。

“為什麼要追我,我要急支糖漿,”就那個。

不過這瓶裡可不是裝的急支糖漿,而是裝了滿滿一瓶烈性硝酸甘油炸藥。

就這一小瓶,要是計師傅手滑了掉在地上,那足以把在場所有的人都送走。

都不用下葬,因為這裡就是現成的墓。

眾人大氣都不敢出,生怕影響到他,怕他手滑了。

萬分小心的擰開瓶蓋,計師傅單手拿穩急支糖漿瓶子,另一隻手伸向懷裡,又摸出來一小袋東西。

他用牙咬住一撕,原來是一個套。

“呸。”

吐掉包裝袋,計師傅咬住一頭,呼呼吹了兩口氣。

把套吹起來一點,計師傅甩了兩圈,把這東西甩成了長條形。

隨後,他大拇指和食指撐|開口,拿起糖漿瓶子,一點點向裡頭倒。

液體緩緩流入,這就導致氣球那頭,慢慢的鼓成了一個小包。

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我看著鼓起來的小包,心裡總想拿根牙簽,給它紮一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