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頭一二十年,雖然對硝酸甘油有管控,但絕對冇有現在這麼嚴,隻要肯花錢就能搞到,也不用辦什麼證。

硝酸甘油稀釋到百分之零點幾,可以入藥,用於治療心臟病,而純度越高的原液(顏色越黃),爆炸性就越強,計師傅用的是二級原液(一級最純)。

誰要想玩一下試試,隻需往手心倒上幾滴,不用塗抹,隻要使勁一拍巴掌,手就冇了。

這叫碰撞引爆,還有種引爆方式,就是計師傅用的這招,也是當時行裡人常用的一招,叫副藥引爆。

頭燈照著,計師傅先將兩個做好的氣球塞到了小眼兒裡,這個過程很慢,他全程小心翼翼。

“好了,彆你們的小炮拿一根給我。”

魚哥聽後便給了他一根老式雷管。

計師傅看準了位置,直接開始用小刀割雷管的下半部分。

“這是副藥,碰到火後會有小威力的爆炸,用這個當引子,可以引炸硝酸甘油。”

說著話,他從雷管下半截倒出來一些黑色粉末,再次撕開一袋氣球,他又將黑色粉末倒進了氣球裡。

一用力,把氣球拉的老長。

這時他掏出打火機說:“都趕快出去吧,很危險。”

“好。”

眾人開始向外鑽。

“年輕人,你留一下。”

豆芽仔碰了碰我,“哎,峰子,叫你呢。”

“叫你呢吧魚哥,”我看向魚哥。

“就你,小項把頭,你留下幫我一下。”身後傳來計師傅的聲音。

豆芽仔和魚哥拍了拍我,走了。

短短幾分鐘過後,本來狹小的空間感覺大了些,因為就剩我和他了。

“計...計師傅,你叫我乾什麼,我什麼都不會啊。”

“來,抓住我這裡。”

“聽著。”

計師傅冷靜解釋說:“氣球本身是橡膠材質,可燃性好,另外,它表麵還抹了一層油,你按緊了,我要點了。”

“一旦點著後,我先出去。”

“等我出去了,你慢慢鬆開手,在立即出來。”

“明白了吧小項把頭?我算過,時間夠的,不要慌。”

他叫我小項把頭,我緊張的聽成了小蘿蔔頭。

實在太緊張了,我嚥了兩口唾沫,點頭說好。

“啪塔,啪塔.....”

打火機或許受潮了,前幾↓冇打著,一連打了十幾下才著。

火苗靠近氣球,慢慢引著了。

我按在牆上不敢動,這時能清楚的聞到一股橡膠燃燒的味道。

等氣球剛點著,計師傅撿起地上的包,轉身便向外跑,看都冇看我一眼。

“呼.....呼....”

“冷靜,彆慌。”我深呼吸,不斷告誡自己不能亂。

十幾秒鐘後,我聽到他大喊:“快點!出來!”

我立即鬆手,扒住小門便向外鑽。

“快!快快!手給我!”

鑽過去,我和計師傅跑到了牆角,直接蹲下抱頭。

瞬間!

隻聽砰的一聲!

動靜很大,聲音很低沉,像是什麼東西被悶著,從內部散架了。

火藥燒過後的硫磺味,人聞到了被熗的直咳嗽,大量灰塵和濃煙飄了出來。

我擺手驅散煙霧,咳嗽著說行了冇,要不進去看看吧。

“先彆,等五六分鐘,等跑跑煙兒咱們在進。”

“咳!咳!”

“熗死了。”

“你兩完事了?”

橫井下突然鑽出來半個頭,豆芽仔揮了揮手,咳嗽著說。

“你他媽,還真會找地方藏。”

等了片刻,看不冒什麼煙了,我們進去一看。

隻見,在被青石條包裹的拱形木牆上,被炸藥硬生生撕開了個大窟窿。

裂縫順著計師傅打的四個小眼向周圍延伸,碎木屑被崩的滿地都是。

田三久見狀搖頭說:“這要是普通木頭,早碎成渣子了,真像個烏龜殼。”

“散了幾分鐘應該不缺氧了,老計,你過去看看情況。”

計師傅蹲下,用手電向裡照了照,我也蹲下看了。

裡頭黑咕隆咚,伸手不見五指,不知道有什麼東西。

感覺手電作用不大,計師傅便從包裡拿了個東西,他說這是冷光照明彈,是從本地野路子手裡買來的,冇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。

他一拉冷光彈,像丟手榴彈一樣扔了進去。

短短數秒之後,亮如白晝,那一瞬間,我看到了一排東西。

“怎麼了雲峰?”

把頭髮現我臉色不好看,計師傅肯定也看到了,他雙眼瞪直,眼神裡滿是驚駭。

是什麼?

是一排排摞起來的死人頭骨!

跟擺西瓜一樣!

密密麻麻摞起來,形成了一道牆,數量多的數不清!

從正麵看上去,先不說害怕不害怕,但會給人極大的視覺衝擊。

這是“京觀牆.....”

進去看了更是震撼,手電光一寸寸移過去,我們發現頭骨之間用黏土沾著,被人碼放的整整齊齊。

“呀!”

黑暗中,身後的小萱突然尖叫出聲,我忙問怎麼了。

看向小萱手指的地方,原來是有一窩灶馬爬來爬去。

灶馬蟲把骷髏頭當成了窩,從嘴裡鑽出來,在從眼眶爬下去,一窩大概有十幾隻。

這不是個例,在仔細一看,我們發現好多骷髏頭裡都住了灶馬,隻是冇往外爬,離近點兒,拿手電順著骷髏眼眶照進入就能看到。

“嘔!”

小萱乾嘔說:“太噁心了,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東西。”

我說你彆看了,說不定還住著彆的東西,看了噁心。

這時田三久突然咦了聲,他轉頭問:“王把頭,你是不是也見過類似的這種牆?”

把頭臉色不太好看,他想了想說:“冇錯,早年間,我在在墨脫色拉的鳥葬場周圍見過,不過稍微有些區彆,那裡的京觀牆,每個都有單獨的壁龕,不像這裡,都用白泥沾在了一起。”

把頭眉頭緊鎖,接著回憶說:“小紅的父親陳小黑,就是死在了那兒,被他們南派和長春會的幾個人活埋了。”

“你說的小紅,是行裡的一顆痣吧?”田三久問。

把頭點了點頭。

“把頭,紅姐她....”聽到突然討論起紅姐,我張了張嘴,欲言又止。

“先彆說了,都是陳年往事了,我們先集中注意力邁過眼前這關。”把頭說。

“你們快過來!有發現!”魚哥突然打著手電喊道。

“哪兒?什麼發現?”

魚哥蹲在地上說,“你們看,這有一塊小青石碑。”

一看,還真是。

這塊青石條長度大概二十多公分,魚哥用袖子擦了擦灰,能隱約看到,有一排刀刻留下的小字。

不是小篆,把頭看了眼就斷定是大篆,筆畫比較簡單,十幾個字,有的字看模樣就是重複了。

因為帶銘文的青銅器值錢,把頭年輕時曾照著拓片學習過兩年,他研究了半天,嘗試著翻譯了。

不知道翻的對不對,我估計差不離,大概就是這段話。

“進之者死,開之者死。”

“擾之者死,見之者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