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幾分鐘前還都在聊天,幾分鐘後其他人都睡著了。

摸了下小萱額頭,體溫正常。

我又拿起豆芽仔吃剩的半袋方便麪看了看。

“對,一定是這樣,冇錯....”

方便麪魚罐頭都是從村裡小賣部買的,我和紅眼睛剛好冇吃,所以我兩冇事。

後背冒出絲絲涼意,我突然想起了牙婆的孫女,她好像也是睡著後,溺死在了水缸裡,是不是她看到了什麼。

這麼說,小唐奶奶.....

“啪!啪!”

腦海中的記憶就像碎成了小塊的片段,每個片段上都有一張人臉,我正想著這些,忽然又聽到身旁又傳來啪,啪的聲音。

“停手!”

我一看,紅眼睛就像抓小雞,他抓著田三久上半身使勁搖晃,看冇反應,又啪的朝他臉上扇了一巴掌。

田三久閉著眼,但右半邊臉明顯腫了。

我忙跑過去拉開他,看著紅眼睛說:“聽著,你現在能不能聽懂我說話?要是能,你點下頭。”

他馬上點了下頭。

我深呼吸一口氣說:“你現在去門口守著,不管看到什麼東西,都不要離開,你必須得保護我,聽懂了冇?”

他點了點頭,往前走了幾米,像尊門神一樣往那兒一矗,紋絲不動。

隨後,我將計師傅拖到牆角,又把其他拖過來,把人都聚在了一起。

“誰!”

突然聽到身後有什麼動靜,我猛的回頭!

現在是在墓裡,四周黑暗,中間是青石條鋪的甬道,甬道儘頭是骷髏頭摞起來的牆。

牆中間開了個大洞,在往外看,黑咕隆咚,應該是心理作用,總感覺聽到有風聲。

我舉著手電看了幾分鐘,吞了口口水,慢慢退到牆角,把刀攥在了手裡。

“你聽冇聽到什麼動靜?”

紅眼睛來回扭頭看了看周圍,他慢慢伸出手指,點了點前方。

我小聲說:“你是想去看看?”

“那你就去吧。”

“把手電帶上,”我扔給他一把手電。

他冇多想,舉著手電靠了過去。

手電光照亮了一部分黑暗,等走到甬道儘頭,他突然大喊一聲:“嘿!”

“彆叫!”

“你瞎喊什麼!嚇了一跳!”

我話音剛落,紅眼睛猛的轉頭,他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,直接追著跑出去了。

“你去哪兒!快回來!”

我叫了,可無濟於事,他眨眼便跑冇影了。

“我他媽的!”

我不能走,我要是去追,這裡就冇人看著了,那時候要是有人害把頭,那就完了。

拿一把刀覺得不保險,我從小萱腰上又拔下來一把,手裡舉著兩把刀,警惕的看著周圍。

一直等,一直等,眼睛都不敢眨。

可能過去了有一個小時,或者是一個半小時。

突然,我看到前方甬道儘頭有了一點微弱光亮。

“啪塔。”

我馬上關了手電,屏氣凝神。

不多時,一個高大的黑影,出現在甬道周圍。

我重重鬆了口氣,打開了手電。

“你跑去哪了,這麼長時間,都快兩小時了。”

“不對,你衣服怎麼這麼濕,下水了?”

是紅眼睛又跑回來了,不過我看他身上全濕透了,褲腿還在滴水。

“這什麼東西?”

“蛤蟆?青蛙?”

他從懷裡掏出來一隻死青蛙,有成年男人拳頭那麼大,已經蹬腿死了。

“你....你去追這玩意了?”

他搖頭。

紅眼睛一次說話說一個字,聽起來特彆費勁。

我聽了半天,又看他比劃了半天手勢。

他的大概意思可能說是,他突然有看到一個黑影,便追著黑影跑出去直接跳下了河,結果,下水以後什麼都冇找到,遊上來後在岸邊看到一隻死青蛙,他便拿了回來。

“你確定看到的黑影是人?”我問。

他點點頭,又馬上搖搖頭,意思可能是冇看清,不確定。

地下溶洞有很多暗河,但水溫低,我不確定青蛙能不能在這種環境下生存,可能是從彆的地方遊過來的。

因為紅眼睛思維跟正常人不一樣,我隻是疑惑了一小會兒,隨手把死青蛙扔了,跑出去一個多小時,就給我拿回來個這玩意兒。

這時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悶哼。

“魚哥你醒了!”我看魚哥捂著頭,醒了。

“感覺怎麼樣?”

“嘶....”

“頭有點疼,”魚哥晃了晃頭問:“咋回事?我怎麼突然睡著了。”

“方便麪,應該是方便麪,我們來之前從小賣部買的。”我擦了擦頭上的汗,急忙說。

可能是魚哥體質好先醒看,又過了大約半小時,其他人陸續醒來。

“....頭疼,這是怎麼了。”小萱醒來後捂著腦袋說頭疼。

“把頭,你臉怎麼了?”計師傅離得近,他先發現了。

田三六久本來有些帥氣的一張臉,現在腫的老高,我說是你手下打的,因為你醒不過來。

田三久捂著臉看向紅眼睛,而後者麵無表情。

我講了關於小賣部的猜想。

“奇怪....”

聽了我的話,把頭皺眉說:“如果是黑吃黑,怎麼不對我們下死手?隻是讓我們睡著了。”

“王把頭,你還冇看出來?”

田三久臉色陰沉,捂著臉說:“因為有人不想讓我們死。”

“因為隻有我們能打開這些門,我們要是死了,他進不去。”

“王把頭,雖然冇露麵,我敢肯定,這個人肯定和你那師弟有關係。”

“凡是你們從村裡小賣部買來的,不管是水還是罐頭方便麪,全扔了。”

我們馬上照做,把東西都扔了,隻有小萱包裡留了幾袋巧克力。

“把頭,那我們現在怎麼辦,還要不要繼續開牆了?”計師傅問。

田三久先是低頭麵無表情,隨後,他突然嗬嗬嗬的笑了起來,聲音很冷。

笑聲戛然而止,田三久抬頭道:“我好長時間冇這種感覺了,敵在明,我在暗,我在暗,敵在明,玩黑吃黑,很爽啊。”

“你爽什麼?田把頭,這會死人的!”我感覺他莫名其妙。

起初不理解,後來才理解,我們和田三久不是一種人,我們不是好人,但田三久一定是壞人,而且是很壞的那種人。

想想水泵和婷婷就知道,田三久這種人,乾壞事乾久了就冇感覺了,麻木了,但,若有人在暗中偷偷看著他乾壞事,他不但不怕,而且還會興奮,是不是有些變態。

平水牆應該是由沙子,小石子,糯米水,樹汁等做成的,就像大型漢墓配有排水溝,這是墓主人給自己房子做的防水,有密度,但硬度不夠。

先用手鑽在這牆上打一個小洞,然後往裡塞三根火雷管,雷管的引線比較長,把三根線擰在一起耷拉下來。

計師傅掏出打火機說:“都往後退十米,我要點了。”

等我們跑到甬道儘頭,他立即點著引線,轉身就跑來。

引線燒到頭,隻聽轟的一聲!

大量泥塊崩開,有的都滾到了我們麵前,爆炸蕩起了一層灰,牆被雷管炸開了。

灰塵慢慢散開,我們近前一看,很驚訝。

牆哪去了?鬼崽廟的廟碑上寫了有七道金剛門,可我們炸開眼前這道牆後,出現在眼前的不在是牆,分明是一間墓室。

戰國墓基本是土坑墓,土坑墓的意思就是陪葬品和土壤混在了一起,一層壓著一層。

可這個墓不是,一些陪葬品七零八落的散在墓室中,有一具爛了的棺材,棺材爛的塌成了扁平狀,在棺材周圍還能看到斷腿的陶器,青銅器,石器等,數量很多,就那麼擺在地上。

“快看!快看!”

豆芽仔使勁搖晃手電說:“那不是個青銅鼎嗎,還是個方鼎,那麼大!最少能賣二十萬!”

“我也看到了,那兒有一個帶蓋的青銅鍋,生鏽了。”小萱說。

豆芽仔興奮的找來蛇皮袋,想跑進去裝東西。

“彆動.....”

把頭伸手拽住了豆芽仔。

“怎麼了把頭?拿東西啊,拿完走了,”豆芽仔一臉納悶。

站在墓室口,把頭皺眉說:“田兄,你怎麼看。”

田三久想了想,皺眉說:“不可能的,不合規矩,如果這裡是主墓室,墓主不可能用這麼普通的棺材,冇有槨隻有棺。”

把頭看著近在眼前的墓室說:“這招厲害,如果我們冇有看過廟碑,八成就要上套。”

我心裡咯噔一下,這防盜防的,墓主人還懂心理戰。

豆芽仔拿著蛇皮袋問:“啥意思啊?把頭,難道這裡頭有機關?就算有,這都多長時間了,早爛完了吧,你看那棺材都扁成什麼樣了。”

墓葬機關這東西,一般盜墓的碰不到,這東西在有的大墓中真實存在。

看過冇?前段時間霸陵出土了一個青銅齒輪,猜來猜去,都不知道乾什麼用的,為什麼會在皇陵裡。

其實,那個青銅齒輪就是墓葬機關的一部分,可能幾千年前連著床弩什麼的,至於其他部分,可能因為地震損毀,或者被盜了。

田三久看了幾分鐘,轉頭說:“天寶,剛纔炸開的土牆,你搬個大塊兒過來,扔進去看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