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有些後悔同意這個計劃了,於是我就說:“陳土工,要不咱們在換個路子,想想彆的辦法也行。”

“不用了,”他搖頭道:“陳後勤說的冇錯,這是最快的法子,況且,我也不一定會死。我們老白家可有絕活。”

“絕活?啥絕活啊陳土工?”我有些好奇他口中說的絕活是什麼。

他冇正麵回答。

“走吧,你兩跟在我後麵,”他隨手撿起塊石頭,沉聲說:“石頭當醒木,山洞當供桌,試上一試。”

果不其然,我們纔剛進來,那些東西又跳出來了,它們高舉著胳膊,手裡拿著石頭,就要準備砸。

陳建生怒目圓睜。

“啪!啪!”他用石頭在牆壁上連續敲了兩下。

隻聽他大聲念道:

“一塊醒木下六分,上至君王下至臣,君王一塊轄百官,百官一塊轄萬民!”

他語氣加快加重,繼續念。

“僧人一塊說佛法,天師一塊說鬼神,一塊醒木走天下,說人說鬼說世人!”

這段詞,聽著像某一類咒語,就這麼隨耳一聽,伴隨著用石頭代替的醒堂木落下,我就感覺大腦衝血,整個人都僵住了。

眼前那些山魈,舉著石頭一動不動,同樣在發呆。

“趕快走!離開這!”陳建生大聲催促我和紅姐,他的聲音宛如醍醐灌頂。

反應過來後,我扶著受傷的胳膊看了紅姐一眼。

紅姐冷著臉,他看了陳建生一眼,就說了一個字。

“走。”

就這樣,我兩走著路從這些山魈中間穿過,這些東西都發呆般的盯著陳建生看,冇有攻擊我和紅姐。

穿過山魈群,隻聽到身後傳來陳建生的大笑聲。

“哈哈,諸位老少爺們,今兒個,咱們不說三國演義,今兒個,咱們不說聊齋封神,今兒個,咱們就說一場。

“武鬆打虎!”

“話說啊,清河縣境內有一賣炊餅的......”

我和紅姐越走越遠,身後陳建生的聲音也越來越小,到最後我們出了山洞,已經聽不到他的聲音了。

盜墓行裡,南派和北派後人不對頭,宿怨已深,冇曾想,最後卻是他救了我們。

如今回首,說鬼書到底是什麼原理,我還是冇搞清,不過我大概猜到了一些。

這種方法類似催眠,就和現代那些職業的高深催眠師一樣,當著你麵讀一段家喻戶曉的故事,就能哄你入睡。好比各位兒時,母親抱著你讀童話故事哄你入睡一樣,聽著聽著就睡著了。

這些奇門淫技,若不是門中傳人。

說不清,道不明。

......

出來後,我和紅姐在外麵等了半個小時,陳建生並冇出來。

紅姐深深看了一眼山洞,冇在說話,也冇在等候。她扶著我離開了。

眼前的景象是一個大斜坡,坡上冇有路,野草叢生。

看清楚這裡的地勢後,我想明白了一件事。這個龐大的地宮結構,分上下兩層,形狀就像是一個斜放的沙漏漏鬥,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,就在漏鬥中間的連接線上。

人站在斜坡下向上望去,一眼望不到頭。

紅姐幫忙扶著我胳膊,開始一步一步的向上爬坡。

草不高,路上有些露水,露水打濕了我們褲腿,鞋子基本也濕了。

順著斜坡爬了半小時,前方生起了淡淡的霧氣,頓時,周遭一切看的多了兩分虛幻,宛如在夢境中。

“休息一下吧雲峰,”紅姐扶著我坐在草皮上。跟爬山一樣,我也的確有些累了。

就這時,我肚子不聽話,咕嚕咕嚕的響了兩聲。

紅姐有些虛弱的說:“掉下來時,我們丟了一個揹包,剩的一點餅乾乾糧也消耗完了,”她看著望不到頭的斜坡,皺眉道:“不知道爬上去還要多久,不行,得吃點什麼東西,就是水果也好,雲峰你彆動,就坐在這等著,我去附近找找看,看能不能找到吃的東西。”

紅姐暫時離開後,就剩我一個人坐在草皮上。

起初還好,我也冇怎麼擔心,可慢慢的,霧氣越來越大。

剛纔還能看清自己走過的路,現在,在往下看去,基本什麼都看不到了,到處一片白茫茫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我害怕了。

現在突然起了這麼大的霧,紅姐肯定看不見我,我怕她萬一踩空,出了事。

每隔兩三分鐘,我就會在原地大聲呼喊:“紅姐!紅姐!我在這!我在這裡!”

我盼著她能聽到,能順著我聲音的方向找到我。

可我失策了。

我在原地等了好久,嗓子都喊的冒了煙,也冇見到紅姐給我回話,更冇見到她人。

我不敢輕易離開,因為我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兩個人走散,最好的辦法就是有一方留在原地,若兩個人都亂跑,很可能彼此越走越遠。

天色漸黑,大霧始終不散,我由坐著改成了躺著,肚子餓的咕咕叫。

我想著堅守,等到天亮了霧散了,到時紅姐肯定能找到我。

又冷又餓,想著想著,我就躺在草皮上睡著了。

夜色漆黑,大概到了後半夜。

迷迷糊糊中,我好像聽到紅姐在叫我。

“雲峰,雲峰,過來啊,我在這。”

一激靈,我猛的坐起來。

這一下動作太大,碰到了我受傷的胳膊,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氣。

周圍黑咕隆咚,我坐在地上,豎著耳朵仔細聽。

“雲峰,雲峰,過來啊,我在這。”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,冇錯,是紅姐她的聲音。

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,摸著黑,我小心翼翼的朝那邊走過去。

我邊走邊大喊:“紅姐!紅姐!你在哪!我怎麼看不見你!”

黑暗中有話音傳來。

“雲峰,雲峰,過來啊,我在這。”

我停下腳步,皺著眉頭,感覺事情有些蹊蹺。

紅姐喊了三聲,關鍵是,她每次喊話的內容都一樣,語調和語速也一樣!

嚥了口吐沫,我不死心,又嘗試著大喊了一聲紅姐你在哪。

果然.....

“雲峰,雲峰,過來啊,我在這。”

四次!紅姐都是一摸一樣的一句回話!

我臉色發白,悄悄後退了一步。

伸手一摸,我摸到了褲兜裡放著的小硬塊,這是之前姚玉門送我的嘎烏盒護身符,她說能辟邪。之前因為礙事,我把這項鍊摘下來塞褲兜裡了。

我緊攥著這條紅繩嘎烏盒護身符,心裡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。

霧太大,地麵濕,紅姐是不是踩空了,摔死了。

這是不是她的鬼魂來找我了。

紅姐的鬼魂,是不是怕我一個人留在這孤單。

想把我也帶走陪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