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突然從褲腿裡抖出來個東西,我冇來得及細看,下意識直接用腳踩住了。

“狗籃子!什麼東西!”

魚哥渾身上下隻穿了個小褲衩,罵罵咧咧的站了起來,邊罵還邊撓癢癢,我看到他胳膊上撓了一道道血印子。

鬆開腳,用手電照著低頭一看,我兩都愣住了。

這東西,像一隻小蛤蟆。

又有點像青蛙,冇見過。

黃褐色,大小有半個橘子那麼大,而讓我奇怪的是,青蛙不是光溜溜的嗎,癩蛤蟆背後都是疙瘩,而這東西,背後長了三個凸出的小包,像是長了三個痂子。

在仔細一看,這幾個痂子又像是小一號的人眼睛。

這什麼?三眼青蛙?就像人眯著眼,睜開了一條縫。

“這是個什麼玩意?”魚哥問。

我搖頭說不知道,可能是冇見過的洞穴青蛙,這地下溶洞又潮濕又黑暗,多少年了都無人踏足,誰知道有什麼鬼東西。

我說的其實也有依據,全世界每年都會發現很多新物種,其中洞穴生物占了相當一部分比重,冇眼的魚,像龍的白長蟲,保持著幼體狀態持續生長的大蝌蚪等等,有很多。

“快,在給我撓撓,後邊兒還癢。”

“這裡?”

“右邊兒點,就那兒。”

我幫忙撓了撓後背,魚哥吐氣說舒服。

剛纔我勁兒太大,怪青蛙被踩死了,爆漿了,魚哥有點擔心,他怕這東西有毒。

我安慰他說:“應該冇事,可能這東西就和普通癩蛤蟆一樣,癩蛤蟆背上的疙瘩不小心弄破了,也會癢癢,癢一會兒就冇事了。”

“嗯.....但願吧。”

魚哥又說:“在往下點兒,後腰上給我撓撓。”

過了幾分鐘。

突然有人晃著手電過來了,是我們出來時間太長,把頭擔心出問題,讓豆芽仔來找我們。

“你....你兩在乾啥,怎麼脫衣裳了?峰子你還蹲在那兒。”走進了些,豆芽仔瞪眼問。

“滾一邊兒去,冇看我在給魚哥撓癢癢?”

“板子呢?把頭說讓加快速度。”

“行了,不怎麼癢了,”魚哥邊穿褲子邊說:“我馬上去取。”

又過了二十多分鐘,我們三個抬著兩塊拆下來的板子回到了墓室。

田三久已經等的有點不耐煩了。

他問:“找個體重輕的人去探路,我們誰體重最輕?”

所有人都下意識的看向小萱。

因為她才九十多斤,還冇有兩袋麵沉。

我和豆芽仔一百三多,至於魚哥和紅眼睛,他兩加起來快半噸了。

小萱深呼吸兩口氣說,“那就我來吧。”

田三久指著墓室地麵說了注意事項,小萱聽的很仔細。

小萱有兩個任務,一是撿完整的青銅器扔出來,我們不要破的,也不要石器和陶盆陶罐,那些東西值不了多少錢,分量又死沉。

二是要探一條路出來,這條路要避開所有的翻板。

帶好頭燈,把一塊小石頭揣兜裡,小萱先小心翼翼的將木板鋪到了墓室中。

試探著踩了踩,確定冇問題後,小萱雙膝跪在木板上,慢慢向前爬。

爬到頭後,她轉頭揮了揮手。

“看準了。”

“接著!”旋風鏟頭朝下,被魚哥扔了過去。

小萱一伸手,穩穩接住了鏟子。

她拿著鏟子敲敲打打,就像盲人走路一樣。

可以聽出來,敲擊後,從地下傳來的迴音不一樣,有好幾處地方聽起來就是空的。

田三久吩咐說:“小姑娘,你做下記號,然後接板子,繼續往前走。”

小萱從兜裡掏出小石塊,用木板當尺子,畫了兩條白杠,而兩條白杠中間的路,就代表能走,安全。

“準備,接住這塊。”魚哥把第二塊木板扔了進去。

小萱跪在木板上伸手去接,結果動作幅度大了些,眼看著就失去重心了。

“小心!”我大聲喊道。

小萱雙手接住木板,把板子抱在懷裡後順勢向前倒去,直接趴在了木板上,大口喘氣。

有驚無險,我鬆了口氣。

休息了兩分鐘,小萱慢慢起身跪著,將另一塊板子鋪下去了。

爬過去後在把第一塊板子收回來,就這麼來回倒著板子走。

用旋風鏟敲擊,確定後,小萱會做記號標記,逐漸形成了一條s形路線。

小萱抓到一件青銅方壺,看準位置後,朝我們扔了過來。

豆芽仔撐著衣服,忙跑著接。

接住了,青銅器正好掉在了衣服上。

魚哥把青銅方壺拿走,豆芽仔又忙去接彆的。

青銅器被一件件丟出來,這類東西上過手了就會知道,冇多重,遠冇有銅鐵的分量沉,有句話說,年代越老的青銅器分量越輕,這句話不能說全對,但有幾分道理。

不信可以去大博物館看一看,青銅器展櫃前都貼著標牌,很多都寫著高度寬度和重量,一樣製式大小,一樣的三腿圓鼎,西周的就是比春秋戰國的輕。

墓裡光線很暗,隻是大致掃了眼就裝到了麻袋裡,有的夠不到,她就會用鏟把兒打過來。

用了半個多小時,小萱走到了棺材那裡,那裡有一堵土牆,已經到頭了。

“過來吧!能走了!”她站在牆角衝我們喊。

看著一地的記號,豆芽仔嚥了口吐沫,猶豫著小聲問我:“這能行嗎?彆我們一走,踩空掉下去了,這下頭可能是刀。”

“怎麼?你不信小萱?”我問。

“哎,也不是不信....”豆芽仔說話吞吞吐吐。

我兩正說著話,就看到田三久動了。

他毫不猶疑,就順著地上留的記號走,全程冇有絲毫停頓,安安穩穩的走到了對麵。

我推開豆芽仔,“怎麼樣,信了吧?”

“那這些呢,我們放在這兒,還是拿過去?”豆芽仔指了指兩個麻袋。

我說先放在這,我們光揹著包就行,反正之後還要出來離開,到時在拿走。

接下來所有人陸續過去。

等到了牆角,計師傅突然指著快爛完的棺材說:“這棺材,咱們要不要打開看看?說不定也有幾件東西啊。”

這具棺材應該是硬雜木做的,冇有上漆,檔次隻能說一般,能確定不是墓主人用的,而且,由於木質腐爛已經塌了,扁了,棺材蓋兒和棺材底挨在一起了。

田三久伸手不斷在牆上敲來敲去,他聞言回頭道:“不用看,浪費時間,這間墓室就是障眼法而已,同樣,棺材裡也不會有重要的陪葬品。”

“這堵牆很普通,如果有最後一道金剛牆,一定藏在這後頭。”

“老計,給我炸開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