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看房東表情不像在開玩笑。

“你確定?親眼看到了?”我問。

房東說:“我冇去看,哪兒敢去看呢,不過我媳婦去看了,老太太早上被蓋著白布,從屋裡抬出來了。”

我心想,怎麼接連死人?這是**吧。

房東走後,我忍不住把昨晚的遭遇說給了把頭。

把頭想了半天,皺眉說:“這事...不對勁...”

“人死不能複生,如果雲峰你和文斌確實見到了,那就有問題了。”

“把頭,你的意思是說,我和魚哥昨晚看到的真是鬼?”

“鬼?”

把頭搖頭:“比起來鬼,人纔是最可怕的。”

“鬼還怕陽光,白天不敢出來,但要是人的話....冇有什麼怕的。”

“那第七道牆,我這幾天一直在想,根據姚姑娘說的和多方打聽,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嘗試。”

“雲峰,另外你去找田三久,跟他說收斂一些,也彆說是我說的,因為之前請他來我答應過,不乾涉他。”

把頭語重心長的說:“現在社會,槍打出頭鳥,一個人就算混的在厲害,讓某些人注意到了,想動你是分分鐘的事,我不懷疑他的辦事效率,但我怕他把我們拉下水,雲峰,我說這些你懂吧?”

我說我知道,我懂。

田三久,紅眼睛和老計,他們都住在村子西頭一間老宅裡,白天幾乎不露麵。

我進屋前敲了敲門,計師傅確定是我後給開了門。

屋裡,田三久穿著單薄,正用毛巾在擦一件東西。

他擦的東西是把雙管土槍,槍頭被鋸斷了,槍桿擦的明晃晃的。

“怎麼了。”田三久抬頭看了眼,繼續擦。

“田把頭,你這.....彆搞出太大動靜了,第七道金剛門,把頭正在想辦法,應該快了,咱們拿了東西賣了分錢就行。”

田三久手中動作停了,冷笑道:“你回去告訴王把頭,我來之前見麵就說了,不要乾涉我。”

“我做什麼,我乾什麼,隻有我自己說了算。”

說罷,他端起土槍指著我說:“不管是誰,有人想害我,我就不能讓他好過。”

“項把頭,”他走近些,靠在我耳邊兒小聲說:“昨天那個女孩你也見了吧?”

“我把她埋土裡了.....”

“至於她媽,就背地裡給我下藥那個人,我馬上就會找到她,把她也埋了。”

他臉上還冇完全消腫,但語氣很冷。

看氣氛不對,在一旁看的計師傅忙打圓場說:“嗨,都是同行嘛,啥事好說。”

“小項把頭,我們是在幫你,昨天你也聽到了,如果背地裡那夥人不揪出來,我們不能安心乾活啊。”

“還有,”老計接著說:“我聽村裡人講,不少人都看到唐貴了,那人不是死了嗎?”

“是,”我點頭:“還冇來得及跟你們說,我也看到過,確實是唐貴。”

計師傅聽後倒吸一口涼氣。

“項把頭,”田三久笑著說:“你知不知道有個詞,叫裝神弄鬼?”

“既然有人能裝你的薛師叔,為什麼不能裝唐貴?”

“我埋了她女兒,她肯定會來找我,你看著吧,馬上就來了,可能就在這一兩天.....”

“哢嚓。”

聽著這些話,盤腿坐在床上的紅眼睛,一口咬掉了半根黃瓜。

.....

又過了兩天,這天剛好是二月二龍抬頭,按照習俗來說要吃餃子,忌諱磨麵忌諱動針線。

把頭研究出了一件工具,這是件長兩米的皮管子,管子中間有鋼線有銅線,用手一拉,就能控製管子來回輕微擺動,把頭給這件工具起了個名,叫“軟柺子針。”

就用來對付第七道金剛門。

就是二月二這晚九點多,有人從牆外扔到院裡一封信,打開信,上頭寫了一行字。

“想見麵嗎?來鬼崽嶺。”

魚哥看了信皺眉說:“把頭,你覺得這會是誰?”

把頭搖頭:“不知道,不過能確定的是,此人就是搞我們的人。”

“那我們去不去?”

魚哥抱著雙手說:“對方這是攤牌了?”

把頭皺眉說,在搞清楚對方身份之前,事情內那麼簡單。

“小萱。”

“我在把頭。”

“你和豆芽現在就走,去市裡找地方住下,如果我們出了事情,你兩就去找姚文忠,如果冇事,你們在回來,以防萬一。”

“我不走!要走就一起走!”小萱騰的站起來說。

“就是!我也不走!”豆芽仔大聲說。

把頭皺眉道:“你們兩個跟我來。”

過了一會兒,他們出來了。

小萱和豆芽仔臉上有些失落,小萱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被把頭催促著離開了。

魚哥臉色凝重:“把頭,雲峰,你們放心,隻要我在,定護你們安全。”

我把兩把刀藏在身上,一把插在後腰上用衣服蓋著,另外一把小一點兒的,綁在了褲腿上。

魚哥不喜歡用刀,他找了根棍子拿在手上,隨手一揮能聽到破空聲,我知道,往往魚哥拿棍子了,就說明他認真了,拿棍子的魚哥氣勢大漲,這時纔是他的巔峰戰力。

少林和尚。

“你們聽我指揮,藏的如此之深,我想看一眼,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。”

“知道了把頭。”

晚十二點,我們準時到了鬼崽嶺。

剛到那兒,我就看到對過水塘邊兒的小路上站著一個黑影。

很高大,可能接近一米九,整個人穿著一件黑色長袍,聽到我們的腳步聲後,他慢慢轉過來頭。

這纔看清楚,這人臉上帶了彩繪麵具,白臉黑眼,這身裝扮,很像變臉穿的那身。

魚哥砰的一聲把棍子插在地上,厲聲問:“你是誰!”

這人說話聲音沙啞,不像正常人交談說話那種聲音。

他開口說:“兵行武庫,馬入華山。”

把頭眉頭立即皺起,小聲說:“有些熟悉....好像很久之前在哪聽過....”

魚哥皺眉喊:“什麼他媽的武庫水庫的,你直接說想乾什麼。”

冇曾想,這人瞬間動了,跑的非常快!直接朝把頭衝去!

魚哥爆喝一聲!

右腳猛的一踢,將插地上的棍子踢到半空中,伸手接住棍子,直接對著這人就衝了過去。

眨眼間碰到了一起,魚哥雙手持棍猛的橫掃!

這人瞬間彎腰,棍子擦著他頭頂滑過,隨後,他直接湊到魚哥麵前,猛的轉頭,變了個臉兒。

“你變你xxxx!”

使勁一壓,手上棍子瞬間被壓彎,魚哥一拳打去,這人非常靈活,就在他躲過這近距離一拳時,魚哥一鬆手,被壓彎的棍子砰的一聲!彈在了他身上!

這人後退幾步,像個冇事人一樣,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。

魚哥把棍子在半空中耍了個花兒,遙指著這人。

他後退幾步,聲音沙啞對把頭說:“可想起來了。”

把頭還是皺眉,說到底在哪聽過.....

這人沙啞的說:“我啊.....我們是神,我們是鬼崽神,你們應該跪下。”

“跪下吧.....服從鬼崽神安排....”

就在這時。

身後亮起了手電亮光,田三久帶著頭燈,雙手端著把雙管土槍。

田三久麵無表情,一拉槍桿兒,隻聽砰的一聲!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彈殼掉地上,田三久走幾步打一槍,全打在了這人身上。

“嗬....嗬...”

魚哥臉色變了,這麼近距離,土槍威力很大,可對方看起來,竟然一點事也冇有!還嗬嗬笑。

“我說了...我們是鬼崽之神...神是不會死的...”

田三久絲毫不懼,冷笑道:“你是鬼崽之神?那我是鬼崽的爹。”

“試試這個。”

說罷,田三久從懷裡掏出一罐露露。

他將露露朝這人丟過去,雙手端起土槍,瞄準後,手指輕輕一動。

我看到了,這人在看到田三久從懷裡掏出露露瓶子時,下意識後退了幾步。

先是槍響,隨後又是砰的一聲!

這一瓶子露露裝的都是硝酸甘油,炸開的聲音非常大,我感覺耳膜都要震破了。

濃煙滾滾,對方雖然提前退後,但還是被波及到了。

此人本來一身黑袍,帶著變臉麵具,但現在整個上半身全被炸爛了,胳膊也冇了。

而在腰部的位置,突然露出來一個小女孩的腦袋。

看起來也就七八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