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小萱和豆芽仔因為帶了東西,進來的晚,大冬天,我們藏在山洞裡圍著火堆取暖,也不敢睡,最多打個盹。

禹城老太回憶說有個人叫“錫鼻子”,把頭皺眉想了半天,說不清楚道上誰有這麼個外號。

我們好幾個人都看到了,當聽到“錫鼻子”這個名兒時,小妹的臉色有了很大變化。

“怎麼了妹妹,你認識?”

看小妹臉上表情不好看,阿春說:“彆怕,姐在這兒你怕什麼?是會裡的?”

小妹搖頭,刻意控製著嗓音說了一些事。

因為自小患有半邊臉不生長的罕見病,小妹比較自卑,從不敢照鏡子,因為她知道自己和彆人長的不一樣。

她幻想去哪裡能把自己的臉治好,國內冇有辦法,她就把希望寄托到了國外。

所以,她常常自己一個人躲在被窩裡,翻看一些國外的醫學雜誌,以整形外科最多。

哪個女孩希望自己的臉跟怪物一樣,冇有吧?就在萬念俱灰時,小妹有一次偶然翻到了一篇外國醫學期刊。

而這本有年頭的期刊,就是1921年的“柳葉刀。”

書上寫了,在戰真期間,國外有一個專門為毀容人士做模擬麵具的工作室,創始人叫,弗朗西斯·德溫特·伍德,這個麵具工作室的英文名太長,我英文不好不會念,反正譯過來的意思,就是“錫鼻子。”

幫助伍德的是一名叫安娜的天才女雕塑家,錫鼻子工作室最開始用石膏,後來用調和橡皮泥。他們對著照片,做的麵目幾乎已經到達了以假亂真的地步。

但他們還不滿意,他們追求的是極致,於是便開始秘密嘗試著用豬皮,以及一些“特殊材料”,來做實驗。

據說幾年之後實驗成功了,也有說被禁止了,但有一點可以確認,錫鼻子工作室確實嘗試過某些研究。

小妹話說到這兒,把頭突然咦了一聲。

思考了幾分鐘,把頭說:“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。”

“在192幾年的時候,刷子李後代有一隊小徒弟跟著馬戲團出國了,據說,其中一人留在國外一間工作室學了整形,在冇有回來,如果這個人還活著,歲數還要比我大一輪多了。”

“刷子李後代?”我問把頭刷子李是誰?

把頭說:“雲峰,你還記不記得小快手盧?”

“是沙漠裡,幫咱們偷妙音鳥那個?”我說記得啊,咱們最後還分他錢了。

“對,就那個人。”

把頭點頭說:“我們現在人,基本上隻知道泥人張,其實當時同時代的,還有快手盧,刷子李,風箏魏,刻磚王。”

“泥人張是捏泥人的,風箏魏做風箏,快手盧乾小偷,而刷子李是做麵具的。”

“我在想....有冇有這麼一種可能。”

“如果刷子李徒弟當年去了國外,找到了錫鼻子工作室拜師學藝,用自己的傳承加上先進的技術,做出了人皮麵具?”

說完,把頭倒吸口氣道:“這是有可能的...變戲法的朱連魁當年就留在波士頓冇回來,成了大魔術師。”

聽到這裡,豆芽仔眼神略帶驚恐,使勁拍了拍自己臉蛋。

電影電視劇把人皮麵具都拍爛了,往往一撕就連皮帶肉撕下來了,甚至還會說一句傻比台詞,“哈哈,你做夢都冇想到吧?是我,我等這一天好久了。”

而對於這東西現世中是否真實存在,我之前一直持懷疑態度,直到我見到了薛師叔。

把頭把手機裡的照片給禹城老太太看了,看到照片中活生生的薛師叔。

老太太嗝的一聲,被嚇暈過去了。

掐人中把人掐醒,老太太驚恐的大聲說:“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老薛進棺材的時候,是我親手給穿的壽衣!他死的時候是夏天,我都聞到了爛肉味!”

“我要走!小王我不要在這兒了!我要回去!”

“文斌,”把頭無奈擺手說:“你去送一下,注意安全。”

“來吧大娘,山路難走,我背您。”魚哥蹲下說。

天短夜長,天還冇亮,魚哥揹著老太太走後把頭對我說:“雲峰,社火五醜很神秘,我們現在隻能確定有一個小矮人,一個自稱錫鼻子做麵具的,其他三人的身份資訊完全是一頭霧水。”

“我的能力也有限,你打個電話,找個有能力的人打聽打聽。”

“把頭,你讓我找誰打聽,吳樂?”

目前為止,我認識的最有能力的人,除了趙女士就是吳樂,我冇見過趙女士正臉,光她背影的氣勢感覺就能把人壓死了。

“長春會吳樂....把頭,我冇他電話啊。”

把頭搖頭:“不是吳樂,你忘了?吳樂見到他也得叫聲爺。”

“乾爺?”

“我也冇存他電話啊。”

“雲峰你怎麼回事?這不對,像這些人你應該存一個電話,以後說不定能幫我們解決燃眉之急。”

把頭皺眉說:“我看過你手機,存的什麼小雞腳婆,虎妞,老錢孫女,白老闆,直板女,你存這些乾什麼?有什麼用?”

“這個.....”

我眼神一亮,“把頭,我有小美電話。”

把頭歎了聲,說小美又是誰。

我說:“小美就是小美,小美能找到乾爺啊。”

“這裡冇信號,我出去找信號,把頭你們等著。”

急匆匆跑出山洞,我一直跑到半山腰位置,纔看到手機有了兩格信號。

“小美...小美。”

翻到號碼,我直接打了過去。

“喂?”一聲清麗女聲從電話裡傳來。

“小美,是我啊。”

“項雲峰?”

“對對對,我是項雲峰,你把乾爺現在用的手機號告訴我。”

“哦,13.....”

“好,拜拜。”

“項....”

掛了後,我又打給了乾爺。

乾爺聽出來是我感到很意外,他問有什麼事。

我直接挑明來意說:“乾爺,你知不知道社火五醜?”

乾爺想了幾秒鐘說:“我聽說過,乾什麼。”

“那這五個人是誰?有冇有名,是男是女?”

“就這事兒?”

我說就這事。

“你等等吧,我問下人,十分鐘後打給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等了還不到十分鐘,乾爺打來了電話。

他說:“五醜有五個人,95年左右,在湖南永州出現過,真名兒不詳,是個民間小組織,早年在北平維記得煤炭廠跟會裡有過摩擦。”

“五醜按實力民望,從低到高劃分,老五叫小矮子,老四叫藥箱子,老三叫錫鼻子,老二叫龍猴子。”

“至於五醜老大,很神秘,我這邊兒反饋來的結果是,有說是男的,也有說是女的,反正有兩個外號,一個叫和財佬,一個叫自傷蛇。”

“隻有這些訊息了。”

這時,我突然聽到電話裡傳來小孩的聲音,“爺爺爺爺,是不是項哥,是不是項哥。”

“小琴,快給他穿褲子啊。”

“掛了啊小子。”

“嘟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