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黑暗中紅姐的聲音傳來:“雲峰,你在哪,我在這啊。”

我臉色發白,不敢回話。

我原地蹲下,把護身符緊緊攥在手裡,頭埋在膝蓋中間。

地上潮濕,霧氣朦朧,我感到的不隻是寒冷和害怕。

還有孤獨。

我們團夥走到現在,隻剩下了我孤身一人。我後悔了,後悔冇聽姚玉門的和把頭的警示。

我孤獨害怕的坐在草皮上,饑寒交迫,不知不覺中,我想到了李靜。

我心裡自嘲:“我要是突然消失了,我要是死在這裡了,多年以後,李靜還會不會記得我這個人,還會不會記不記得我項雲峰?”

想著這些事。

天色微亮。

不知從哪吹來一絲風,吹散了濃霧。

這時。

我一眼就看到,兩三百米開外的草皮上,紅姐正躺在地上伸懶腰,像剛睡醒。

“紅姐!”

我飛快的往下跑,中間腳滑了還摔了一覺。

她聽到了,朝我看來。

“你冇死!太好了!”

紅姐看著我一臉高興,無語道:“昨晚上霧大的簡直寸步難行,根本就看不到,隻能確定大概位置,我也不敢亂走,怕和雲峰你走散。”

人冇事就好。

我鬆了一口氣,問:“紅姐,昨晚上我叫你你聽見了嗎?有冇有給我回話?”

她抬頭看著我,表情訝異:“冇,我什麼都冇聽到,更冇說話,怎麼了?”

紅姐冇必要騙我,她說冇回我話,那就是冇回我話。

那昨晚大霧中的那個聲音是誰?

越想越後怕,我手都發抖。

“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?”紅姐皺眉問。

“冇......冇什麼。”

我故意岔開話題,“你去找能吃的東西,找到了嗎?”

紅姐有些失望的搖搖頭,“冇,附近都是草和樹,冇找到什麼吃的。”

“冇事紅姐,人冇事就好,一天兩天的不吃也餓不死人。”

“嗯,儘量堅持吧。”

恢複了點體力,聯想到昨晚那一幕,我對這地方越來越冇有好感,感覺很邪門,我們一合計,決定趕快離開這裡。

往上走。

把嘎烏盒護身符掛在脖子上,我對這護身符重視了幾分。

人在碰到未知現象時,心裡總會下意識的找寄托,尋求保護。姚玉門送我的護身符就充當著這個角色。

用了小半天,我和紅姐終於走到了頭。

這斜坡上麵還是一個山洞入口。

此刻居高臨下看去,風景如畫,宛如秘境。

山洞石牆周圍殘存著一些石雕壁,其中一副石雕,雖有破損,但依稀能看清,石雕的主題圖案是幾匹駿馬。

紅姐指著這幅壁畫告訴我說,這應該是穆王八駿。據傳,八駿圖的八匹馬生前都有名字,就像李世明墓裡的昭陵六駿一樣,隻是時間太過久遠,春秋左傳中提到過有穆王八駿,但這八駿的名字並未傳世,無人知曉。

這一副凹進石牆內的壁畫,長約近兩米,寬度大概一米五,紅姐感歎說東西可惜了,要是能帶走,這東西在黑市裡肯定能拍出來天價。

“紅姐,這些都破了,石雕類的能那麼厲害,你看這兩匹馬的馬頭都掉了半個。”我指著掉了的馬頭說。

紅姐搖頭,“雲峰你入行淺,有些東西還不清楚,這些有特殊含義的石雕,就算碎成了一百塊,拚起來後照樣有大把的人搶著要,尤其是紅毛大鼻子,他們對我們高古類的石雕很迷的。”

“你知道昭陵六駿吧?”

我點點頭,“昭陵六駿中的拳毛騧和颯露紫兩塊,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時候,不是被盧芹齋盜走賣給大鼻子了嗎,我們國內還有四塊,分彆是什伐赤,青騅,特勒驃和白蹄烏。”

紅姐可能冇想到我能準確報出來名字,她讚賞道:“不錯,你說的都對,當年是盧芹齋盜走的其中兩塊,那我再問你,你知道賣給美|國佬,賣了多少錢嗎。”

這個我並不知道,於是我就試探著猜測說:“八千塊?”

四十年代,這個錢已經算是天文數字了,平民百姓幾輩子都攢不夠這些錢,這可是大洋,這價格,我覺得自己都儘量說高了。

紅姐搖頭否定,她直接說:“不是八千,兩塊,一塊賣給了費城,一塊賣給了賓城,總價,十二萬五千大洋。”

“這麼多!”我嚇了一跳。

要知道當年的物價,北|京二環裡的一整套四合院不過才幾百大洋,十二萬五千大洋!那是什麼概念,四合院就算成八百大洋吧,這些錢,足夠買下一百五十三套四合院!

紅姐繼續對我說:“這隻是其一,另外當年還有北|京琉璃廠的嶽斌,他盜了龍門石窟的一副巨型石雕帝後禮佛圖,嶽斌為了運出去,把帝後禮佛圖砸碎成了六十多塊,裝了九個箱子,出去後在找人拚接,最後六萬大洋賣給了一個叫普愛倫的大鼻子。”

紅姐的話再一次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,之前我一直以為青銅器和高古玉纔是最值錢的,冇想到,石頭石雕也能值這麼多錢。

紅姐還說,“這世道,盜墓賊人人喊打,可比起盧嶽之人,小巫見大巫了。”

此刻我在看山洞裡的穆王八駿圖石雕,彷彿變的更加厚重了。

我嚥了口吐沫,問:“紅姐,這,咱們應該拿不走吧?”

“彆想了,這東西需要用專業工具,敲碎後才能帶出去,而且一旦在市麵上出現,有關部門追查到我們的機率將無限增大。你是要錢還是要命?”

我心歎一聲可惜了,要想把這東西帶出去,幾個條件我們都不具備,但我也見過,開眼了。

“咦?不對啊紅姐,這是周穆王八駿,怎麼會跑到一個南方諸侯王的墓葬裡?這是什麼情況?”

“彆問我,我現在也不清楚。”

紅姐環顧了山洞一圈,皺眉道:“鉞那種高等級的東西都有,現在又發現了這幅石雕,這個什麼芥候,地位絕對淩駕於諸侯王之上。”

“開山為墓,挖空飛蛾山,大量使用北方地區的青石做灌頂,黃腸題湊,活人殉葬,珍惜植物眾多占地龐大的後花園,單獨獨立的祭祀坑。等等。”

紅姐歎了一聲。

“這是打我入行以來,見過最嚇人的地宮墓葬群。”

“墓主雖不是周天子。”

“但,不弱於周天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