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胡大哥?”

我瞬間以為自己認錯人了,在仔細一看,真是他!

這不就是鹹陽彬州開出租的胡利群嗎?

回想數月之前,我尾隨白睫瓊奶奶,他曾把我拉倒南山腳下,還在山下等了我一陣子。

看我發愣,胡利群莞爾一笑,說:“小兄弟,江湖險惡,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麵了,遺憾的是,這一天比我們計劃中要快了月餘啊。”

魚哥一個閃身過來,衝我小聲說:“小心,這人不簡單,很邪門。”

胡利群看了下手錶,拉開出租車門衝我說:“小兄弟,現在是9點45,10點之前我們還是朋友,上車吧,你不是很想知道些什麼嗎?”

“雲峰....”

我衝魚哥擺擺手,臉色陰沉的徑直上前。

我的確想知道,非常想知道,既然他說了十點之前還是朋友,那我就信他。

魚哥也想上車,被胡利群伸手擋住了。

上了出租車,我看到村口大爺慵懶的坐在車後排,他笑著說,“河漏,奶死吐米提油。”

砰的一聲車門關上,胡利群坐了進來。

“我能想象到你現在的表情,那就我先說吧。”

“我呢,真名就叫胡利群,外號龍猴子,我跟你說過來的,我當過五年兵,在北|京振遠做過保安,這些都是真的,我並冇有騙你。”

“你真的是社火五醜?”我皺眉問。

“你慌什麼,年輕人要沉的住氣,抽顆?”

我冷著臉搖了搖頭。

“呼.....”

他緩緩吐出一口煙霧,雙手扶著方向盤說:“你叫我五醜也行,叫我胡大哥也行,隨你怎麼叫吧。”

“就是我們老大很不喜歡五醜這個名字,老大說太土氣,聽著跟醜角一樣。”

“你在村子裡看到的一切,接觸到的一切,聽到的一切,都是我們想讓你看到的。”

“我想想....”他彈了彈菸灰回憶說:“從1995年的6月份,到現在八年多了,在過兩年就十年了,你們這夥人,是我們找來的第六夥盜墓賊了。”

他毫不吝嗇的誇獎道:“老大冇說錯,你們這夥人,是能力最強的一夥人,同時也是最難纏的一夥人,因為你們經常打亂我們的計劃。”

“尤其是那個叫王顯生的,我們老大這幾年很少稱讚人,除了他。”

我剛開口想說些什麼,突然後備箱傳來拍打的聲音,還有“吱吱吱”的叫聲,聽著像猴子叫。

胡利群笑著說:“不用理會,後備箱是我養的兩隻猴子,它們聞到生人味兒,前天剛吃了,結果現在又想吃人肉了,你彆怕,冇事的。”

“我告訴你的這些話,你可以回去原封不動告訴王顯生,問問他是想合作,還是想對抗。”

“還有一件事,老四的女兒被那個叫田什麼的給埋了,這個人肯定要死的。”

“就這些,還有三分鐘就要十點了。”

“考慮好了,今晚一點半,鬼崽廟碰麵,那時給我們一個答案。”

這時,我無意中看了後視鏡一眼。

隻見老頭慢慢伸手,他抓住自己耳朵,不斷用力拉扯,很快耳朵被拉扯的老長,下一秒鐘,一點點的,一張有五官輪廓的“薄皮”被慢慢撕了下來....

老頭臉上沾了大量黃綠色黏水,不知道是什麼成分的膠水,有股醋的酸味兒,拉絲兒了,看著很噁心。

露出來的這張臉,也是個老頭,一瞬間我就覺得有些熟悉,感覺之前在哪見過。

腦海中閃過一段記憶片斷。

我想起來了,想起來了這張臉在哪見過。

冇錯的....

當時在彬塔開元廣場開店,門口有個擺攤賣鞋子襪子的老人,就是這張臉!

後背發涼,我們早就被人做局了...

看我坐在副駕駛發呆,胡利群皺眉道:“還有一分鐘,小兄弟,我不是在跟你鬨著玩。”

我推開車門下了車。

車玻璃升起,車內響起了一首老粵語歌。

“今天我,寒夜裡看雪飄過,懷著冷卻了的心窩飄遠方....”

伴隨著歌聲,出租車慢慢消失了。

“你和他在車裡說了什麼?”

我深呼吸一口氣,“魚哥,回去見到把頭在說吧。”

左右看了一圈冇看到人,我把磨辣椒麪的小推車推到了橋下,給扔了。

回到山洞,我把所見所聞說給了把頭。

把頭閉眼想了片刻,睜眼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之前有機會,這夥人冇對我們下死手,是因為想要我們幫他們盜墓,換句話說,鬼崽嶺溶洞下的戰國墓裡,有他們想得到的某件東西。”

“這夥人95年來的永州,而永州鬼崽嶺,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,不斷有考古隊和盜墓賊失蹤。”

把頭說的這事是真的,不信去問當地老人,九幾年到零零年初,鬼崽嶺幾乎每年都有人失蹤,而在當地傳言中說:“陰兵過道,那些失蹤的人,都是晚上看到陰兵後,被勾走魂了。”

把頭深吸一口氣說:“咱們是過了年來的道縣,雲峰,如果我冇猜錯,王軍華是前年那波人,你說的感覺哥和靚仔哥,是去年的一波人,而我們....是今年的一波人。”

“把頭,他們為什麼不斷找人?自己不能乾?”

“峰子,這你還看不出來?我都看出來了!”

豆芽仔大聲說:“術業有專攻,不管什麼五醜六醜,論盜墓,我們纔是專業的!之前失蹤的那些盜墓賊,肯定是最後冇成功!被這什麼五醜害死了!”

“豆芽說的冇錯,”把頭道:“李鐵成肯定是他們的人,阿春姑娘,因為你下手太重,用彈弓打死了李鐵成,這就像一把剪刀,剪亂了他們的計劃。”

阿春驚訝道:“王把頭,那可是你讓我出手的,你忘了?你當時就斷定說李鐵成一定有問題,可以下死手。”

“我說過嗎?”把頭一愣。

“說過。”阿春冷著臉說。

二人對視一眼,阿春突然噗嗤一聲笑了。

把頭也笑了。

二人的笑聲感染了豆芽仔,豆芽仔也跟著笑。

這種讓人算計的感覺很難受,非常的難受,我想笑,但實在笑不出來。

“對了,還有一件事。”

“田把頭,胡...不,龍猴子,他說你埋了他們老四的女兒,說要報複你,你要小心。”

“啊.....”

“這他媽的昨晚上也冇睡好,”田三久伸了個懶腰,含糊不清的說:“龍猴子是吧?知道了。”

“我田三久活到今天,仇人太多了,多到都記不清了。”

話說到這,田三久放下手,眼神中閃過一絲狠毒。

“不用他們來找我,我去找他們。”

“天寶,你留下。”

“老計,給小洛打電話。”

“叫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