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田把頭,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不會聽我的,所以我也不會勸你,那咱們晚上見。”

“王把頭,晚上見。”田三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晚上12點多,走在山間小路上,我說:“把頭你說過,冇有永遠的敵人,隻有永遠的利益,咱們是要和五醜合作?”

把頭停下腳步,一臉冷漠的說:“雲峰,我是說過這句話,但這句話,還有個下半句。”

“在絕對的利益麵前,冇有朋友。”

細細琢磨著這句話的意思,看身旁的魚哥臉色凝重,我問怎麼了。

魚哥說:“那人有問題,我和他對了一拳,能感覺出來,不是人的力量。”

“不是人的力量,什麼意思?”

魚哥說:“這個冇法形容,行家交手,一試便知,我曾和謝起榕交過手,這個人爆發力可能比謝起榕還要強,他和我對拳,頂多用了三成力。”

“這麼強?不可能吧,魚哥你是不是感覺錯了,你那一拳用了幾成力?”

“我用了七成。”魚哥冷著臉說。

我嚥了口吐沫。

我知道這種事魚哥不會說謊,他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聽到了我們的悄悄話,阿春走過來笑道:“怎麼?大個兒,你的信心被打擊了?”

“照我看,你就是壓力太大,把自己看成了這個團隊的保護神。天下之大,無奇不有,總有很特殊的人出現,你一直這麼想的話,會很累的。”

“再說了,”阿春笑著說:“真動起手來,我肯定會幫你。”

“讓女人保護我?”

魚哥接連搖頭:“算了,太丟人。”

“如果我戰敗了,以後還有什麼資格開武館教彆人,如果我敗了,我會回少林寺,跟大師傅們繼續修行。”

下了山,走了半個多小時,我們結伴進了鬼崽嶺。

遠遠的,我看到一個黑影站在鬼崽廟前,周圍有一層很厚的落葉。

對方竟然隻來了一個人。

把頭擺手讓我們停下,隨後自己走了過去。

“胡先生,或者是龍猴子,你們就來了一個人?”

胡利群靠在鬼崽廟的青磚上,開口說:“當然,我一個人就足夠了,另外我再次申明,我不是來談判的,我隻是來要一個答覆。”

把頭皺眉說:“如果我們打開了第七道門,然後呢?”

看對方不說話,把頭冷聲說:“然後我們就得死,可對?”

胡利群聳了聳肩:“這可是你說的,我可冇說。”

“墓裡有你們想要的什麼東西。”把頭冷著臉說。

胡利群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說:“我老大說了,有時候太聰明瞭不是什麼好事,抱歉,墓裡有什麼東西,我不能告訴你。”

掏完了耳朵,他隨口問:“你們身上有槍嗎?”

“看來是冇有啊...”

“那麼,你們的意思就是不願意是吧。”

“好那我已經得到結果了。”

他手指來回點著,指向了我,又指向了魚哥,口中輕鬆的說:“我先殺你們一兩個人,然後咱們在接著談。”

他手指平移,突然指向站在隊伍最後麵的紅眼睛說:“就你,我看你挺不順眼的。”

紅眼睛這幾天不知道從哪弄來幾斤大棚黃瓜,經常就摸出來一根吃,現在也在吃。

“哢嚓哢嚓。”

紅眼睛大口咬著黃瓜,看起來一臉懵逼。

我小聲問魚哥怎麼辦,我還有一罐露露,要不要炸死他。

魚哥搖頭說:“不行,冇用,就算你丟過去,他也能瞬間躲開。”

對方就派了一個人,這是有多看不起我們。

把頭淡淡的說:“好,既然談無可談,那就不談了。”

把頭話剛說完,阿春藏在魚哥身後,這時立即跳出來,拉開鐵彈弓,瞬間鬆手。

胡利群原地不動,歪了歪頭,

啪的一聲!

彈弓射來的石子打在了鬼崽廟的廟磚上。

魚哥立即衝上去,赤手空拳的和龍猴子打在了一起。

“不錯,這拳有功底了,就是力量差了點。”他一邊兒防守,還能一邊開口說話。

二人近身纏鬥,阿春拿著彈弓來回移動,有些瞄不準。

砰的一聲!

魚哥被推著,後背撞到了鬼崽廟。

見魚哥落了下風,阿春扭頭大喊道:“小妹!去幫忙!”

“我的話你都不聽了!快去!”

小妹猶豫了幾秒鐘,慢慢走了過去。

看朝自己這裡走來了個小姑娘,胡利群鬆開魚哥,直接轉身,一拳就朝小妹臉上打去!

“啪!”

小妹單手抓住了拳頭。

“嗯?”

胡利群眉頭緊鎖,想收回拳,結果抽不動。

紋絲不動。

小妹右腳踏地,像跳舞一樣飄了起來,直接騎到了他頭上,雙手哢嚓一扭。

胡利群硬抻著脖子轉過來,要不然,這一下足以扭斷他的骨頭。

想甩下來甩不掉,小妹就像牛皮糖一樣,雙腿卡著他脖子,不斷加力。

瞅準了空擋,魚哥一連踹出三腳。

每一腳都踹的是襠部要害。

隨後,小妹輕飄飄跳下來。

胡利群砰的一聲跪下,雙手撐著地麵,大口喘氣。

“臥槽,就這點本事你還裝比?”

豆芽仔跳出來道:“草,我還以為你多牛逼呢。”

“不對....”

魚哥輕喘著氣說:“怎麼回事?我感覺他現在要比白天弱。”

“嗬...”

“嗬嗬,嗬嗬嗬。”

胡利群跪在地上,身子聳動,突然冷冷的笑了。

笑著笑著,他猛的抬頭,衝樹上大喊:“老爹!下來!”

隻聽吱的一聲怪叫,一個龐大的身影,從樹上跳下來,砰的一聲砸在了地麵上。

帶起來的風,導致大量落葉被吹向半空中,又慢慢落下。

是一大一小兩隻猴子。

模樣非常怪異,大的猴子高約一米五,毛髮通體黑色,但臉是白色的,屁|股後頭,拖著條又大又長的尾巴,齜牙咧嘴。

那小猴子隻有半米高,也是長的極其怪異,身上毛髮為紅色,禿頭,猴子臉非常的紅,紅的怪異,像煮熟了一樣。

胡利群慢慢爬起來,笑著說:“知道我為什叫龍猴子嗎?其實都是人瞎起的,我的猴子是吃人的。”

“這大的是僧麵猴,小的是紅臉魔鬼猴。”

胡利群一揮手,禿頭紅臉猴子直接跳到他肩膀上,嘩啦啦的開始尿,尿了他一頭。

胡利群一仰頭。

咕咚,咕咚。

他開始大口的喝猴子尿,一臉激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