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長這麼大冇去過一次動物園,是頭一次見猴子尿,也是第一次見人張嘴喝猴子尿。

第一反應不是噁心,而是不可思議,反應不過來。

那隻禿頭紅臉猴啦啦啦尿,胡利群就仰頭張嘴,咕咚咕咚的喝。

他斜著眼看我們,眼神裡有一絲熾熱,還有狂躁,瘋狂。

十幾秒後,他拍了拍猴子屁|股,這紅臉猴子經驗豐富立即懂了,直接跳下他肩膀跑開了。

“啊.....”

“就是這種感覺,爽,爽上天了.....”

胡利群舔了舔嘴唇,拳頭捏的咯嘣咯嘣響,太陽穴兩邊青筋都爆起來了,看著像有一條條小蛇在血管裡蠕動。

他單手指著魚哥,勾了勾小指頭。

魚哥握緊拳頭就要衝上去,結果突然被小妹拉住了胳膊。

小妹捂著半邊兒臉,一臉凝重的對魚哥搖了搖頭。

隨後,小妹從口袋裡掏出了什麼東西,藏在了手心中,光線不好開始冇看清,隻看到有金屬反光,我仔細一看才認出來,原來是她左右雙手的手心裡,各藏了一根兩寸長的棺材釘。

收攏手掌,小妹跑著衝了過去。

她右腳猛蹬大樹,跳起來的高度近兩米,像隻貓從這棵樹跳到另外一顆樹上一樣,直接掛到了胡利群身上!

整套動作既協調又迅猛。

棺材釘夾在手指縫中不易發現,小妹像野貓發怒,對著胡利群的臉上一陣亂撓!

胡利群反應就慢了幾秒鐘。

嚇人,鋼釘劃一下就是一道傷口,皮肉外翻。

看人反應過來了,她想跳下來,結果被胡利群抓住了腳腕,砰的一聲砸到了樹上。

“妹妹!”

魚哥和阿春同時衝了過去!

自剛纔喝了猴子尿,我這外行人都能看出來,胡利群整個人的力量,出拳速度,抗擊打能力都有了提高,他混戰中捱上一拳一腳跟冇事人一樣,而且越來越興奮,經常怪叫出聲。

紅臉猴子吊在樹上齜牙咧嘴,異常興奮,吱吱亂叫。

我幫不上忙,冇有底子,看魚哥快不行了,我忍不住大喊:“還吃!還不去幫忙!”

紅眼睛吃黃瓜還知道那頭不好吃,留了個底兒。

聽到我喊,他扔掉黃瓜,啊啊叫著衝了過去。

我之前以為打人吐血是電視亂拍的,冇想到真能把人打吐血,魚哥吐的吐沫都是血。

那猴子被訓練過,時不時會跳出來搞一下偷襲,阿春後背被撓了好幾下,連外套帶內層衣都被撓破了,滲出來不少血。

“把....把頭,怎麼辦,看著不行了。”

把頭眉頭緊鎖看著,一言不發。

紅眼睛加入後情況冇有好轉。

他隻有力氣不懂配合,就隻知道抱住人後不鬆手,反而自己吃了大虧,被胡利群用手肘接連砸了好幾下。

不過,也正是因為他抱著不鬆手,其他幾人才能撤出來。

魚哥半彎著腰咳嗽了兩聲,捂著自己胸口大口喘氣,阿春也受了傷,隻有小妹看起來好一點。

魚哥咳嗽一聲大喊:“鬆手!快鬆開他!”

紅眼睛聽不懂,隻是雙手摟著胡利群腰部,想把人抱起來。

胡利群也發了狠。

接連用肘擊,膝蓋頂,每一下都用足了力。

我看紅眼睛鼻子開始往外流血,嘴角流的血唾沫都拉了絲,滴的老長。

“棍子.....快....給我找根棍子,”魚哥喘著氣說。

冬天樹林裡都是枯樹枝,我還在幫魚哥找哪有棍子,隻聽噗通一聲,紅眼睛在也支撐不住,臉朝下趴在了地上。

胡利群抹了把臉上的血,呸的吐了口吐沫。

他伸開雙手,一黑一紅兩隻猴子瞬間跑來,直接用尾巴勾住胳膊,倒著掛在了他身上,左右搖擺。

“真...真是個傻子。”

胡利群輕喘氣說:“就算是體格好的,最多挨我兩下,他媽的,你這傻子,是吃飼料長大的吧。”

“嗬...嗬...”

他扭頭看了眼掛在自己胳膊上的兩隻猴子,微笑著說:“你們餓了吧?諾,吃吧。”

“且慢。”

把頭走出來道:“胡先生,隻有我能打開第七道金剛牆,如果你殺了我的人,那道牆,永遠不會在有人能打開。”

胡利群滿臉是血,笑了笑,剛開口想說話,突然咦了一聲。

隻見紅眼睛又慢慢爬起來,站直身子後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看,就這麼看著。

“草,你看什麼?”

我發現,紅眼睛不是在看他,而是目光下移,在看猴子。

就看到那兩隻猴子掛在他胳膊上,有節奏的左右搖晃,像是鐘錶走時一樣。

他似乎入迷了。

這一幕似曾相識,很熟悉。

過了一兩分鐘,紅眼睛右眼慢慢衝血,變的通紅通紅,可嚇人,看著跟得了紅眼病一樣,同時喉嚨蠕動,不斷髮出低沉的吼叫。

紅眼睛一把地扯掉身上衣服,他胸前全是毛,右臂還整個纏著白繃帶,我這才知道,原來他胳膊並未長好。

能感覺出來哪裡不一樣了。

阿春喘氣問怎麼回事。

魚哥搖頭說不清楚。

兩隻猴子突然像受了很大的驚嚇,吱吱叫著跑到了樹上不敢下來。

胡利群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。

一隻大手,瞬間卡住了他脖子。

胡利群雙腳逐漸離開地麵,被原地提了起來。

有種玩具叫尖叫|雞,使勁一捏脖子就會變長,就那樣式的。

胡利群眼球往外凸,滿臉漲紅,奮力的用腳踢。

紅眼睛隨手一扔,他被扔出去七八米遠,在地上滾了五六圈。

“老...老爹,給我,給我。”

紅臉猴子吱吱叫,不敢從樹上下來。

胡利群跌跌撞撞,掙紮著想爬起來,見狀,小妹快步上前,直接壓住他,右手猛的一拍!

胡利群慢慢倒下,雙腿抽搐了兩下,一動不動了。

而在他脖子後麵,一根鋼釘齊根冇入,隻留了一個頭。

“死....死了?”豆芽仔問。

用腳把人翻過來,小妹看了看,鬆了口氣。

龍猴子,死了。

把頭隻楞了幾秒鐘,便開口說:“雲峰,你和豆芽把人綁上石頭扔水塘裡,文斌你怎麼樣。”

魚哥說還能動。

“好。”

“黃天寶,過來。”

“黃天寶?”把頭又叫了聲。

紅眼睛仍舊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,叫他冇反應。

我跑過去一看。

隻看到他右眼通紅,也不會眨眼,似乎站著睡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