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噗通!”

我和豆芽仔把人扔到了水塘裡。

因為背上綁了一塊鬼崽石雕,下沉的很快,水麵隻留下一串泡泡。

“咕咕....”

深夜林子裡傳來幾聲怪鳥叫聲,豆芽仔緊張的來回看了看,說:“峰子,冇人看到吧?”

老胡住的小房子冇動靜,周圍一片黑燈瞎火,我說應該冇人看到,快回去吧,把頭說還有安排。

五醜被我們弄死了一個,但魚哥他們也受了不同程度的傷。

這代表雙方在無緩和的可能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“我他媽的,他這是咋回事!”

“我怎麼知道,你抬穩點兒。”

豆芽仔喘氣說:“我抬不動了!這最起碼兩百多斤!”

“抬不動也要抬,先抬到山洞裡在說。”

一路上山,我胳膊痠疼,也是咬牙強撐著,總不能把人扔下不管。

很奇怪。

紅眼睛睜著眼,呼吸均勻,但他全身上下一動一動,手腳也不能彎,就保持著站立的姿勢。

冇人知道他怎麼會變成這樣,豆芽仔說怎麼成木頭人了。

豆芽仔還說,這要是醒來會不會變成殭屍了,以後隻能跳著走了。

我心裡其實有些猜想。

婆婆訶....

我感覺和那邪門的東西有關係,當初金氏墓的墓梁上吊著兩隻乾屍猴子,那是猴抱石,十分詭異。來源可能是明代早期,在西域活動的某種僧人教會。

如果是催眠,電視裡演過,一個人頭腳放在凳子上,繃的筆直,中間懸空,人踩上去都冇事。

回到山洞裡,生起火堆,小萱幫阿春擦洗背後的傷口,猴子抓傷了。

我就看了一眼,就看到了阿春背後的兩根吊帶。

“把頭,魚哥,你們看,這就是睜著眼睡覺。”

豆芽仔在紅眼睛麵前來回晃手。

“讓他緩緩,說不定明天就好了,把頭,你說那猴子怎麼那麼奇怪,”我問。

“嗯。”

把頭說:“現在耍猴的少了,在以前舊社會,天橋上賣藝,耍猴和耍蛇是兩門賺錢手藝,我年輕時跟著劉爺南下,看到過有種猴叫藥猴,應該是從小被喂藥,那藥猴受不了,往往和豬,牛,羊,馬,狗,乾那事兒。”

“那事兒?什麼事兒?”豆芽仔問。

把頭皺眉說你說什麼事兒。

豆芽仔反應過來,一臉驚訝:“那樣也行?那不是滴水入大江,牙簽攪大缸嗎?”

把頭搖頭說:“哎,這都是當時為了謀生,有些人發明的下三濫手段,那些看客都冇見過,覺得有趣便會留下來看,當然,看完了也會扔一些銅錢。”

豆芽仔說:“把頭,那你這麼說,那紅臉猴是以前的藥猴,被人喂藥長大的,人喝了尿等於吃了藥,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亢奮?”

我想了想還真有可能。

現在運動員參加大賽,第一件事就是做尿檢阿,這可以證明尿裡能含有某種藥物成分,隻是猴子尿勁兒更大。

“你聽到了冇魚哥?”

“不是胡利群比謝起榕強,他也不比你強,你是辛辛苦苦練出來的功夫,他是喝藥喝出來的,不是自己的,永遠不是自己的。”

魚哥笑了笑,不料牽動了傷口,吸了口涼氣。

這時小萱跑來說:“把頭,阿春姐的衣服不能穿了,背後全被抓破了,你們誰帶了多餘的。”

我們互相看了眼。

那天出來的急,都冇帶,隻帶了裝了鏟子繩子的包。

最後魚哥脫下來自己外套,說不嫌棄的話就穿著吧,總比光著強。

魚哥外套大,是xxxxx號的。

阿春穿上直接蓋到了膝蓋,顯得腿老短,而且袖子也長,像穿的是雨衣,看著不好看。

火堆上架起來鍋,煮了一鍋粥,又往粥裡打了十幾個雞蛋,我們每人喝了一碗雞蛋粥補充體力。

阿春放下碗,擦了擦嘴,臉色凝重的說:“五醜變成了四醜,接下來我們一定會受到對方報複,從藥猴子這事便能看出來,對方手段詭異。”

“現在要留人守夜了,如果對方找到了這裡,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。”

“嗯。”

把頭點頭說:“阿春姑娘說的冇錯,不過我最擔心五醜老大,這個人的做局能力可能還在我之上,關鍵到現在為止,我們還不知道這人是誰。”

“是啊....”

我暗想,“龍猴子是胡利群,錫鼻子是村口老頭,藥箱子是小賣部老闆娘,小矮子是醫院出現的小女孩(可能這小女孩有幾十歲了),那麼,他們的老大,是誰?”

“戰國墓裡到底有什麼東西?”

一連兩天,我們不敢從山洞冒頭。

夜深人靜時,小妹會掏出一把口琴來吹,聲音很低,有時我們都聽入迷了。

阿春解釋說:“不好意思各位,我小妹從小就一直要吹口琴,習慣了,如果不吹不鍛鍊,她都學不會說話。”

說著話,阿春抹了抹眼,有些情不自禁的說:“小妹從小跟著我受苦了。”

魚哥笑著說:“哪裡,很好聽啊,跟小鳥兒唱歌一樣。”

“把頭,我快憋不住了!這都幾天了,”豆芽仔站起來說:“咱們還要藏多久,東西吃完了水喝完了怎麼辦?得想個辦法啊!”

把頭總是說那句話。

等等,在等等看。

紅眼睛還跟個木頭人一樣不會動,我都懷疑他可能成植物人了,見我們這樣,阿春笑著說:“怎麼都垂頭喪氣的,這精神狀態可不行,這樣吧,閒來無事,我們姐妹,給你們表演一段口|技。”

冇有一桌一椅一扇一尺,阿春就用飯盆替代。

她鐺的用筷子敲了下飯盆,用沙啞老人的聲音說:“老婆子,今兒個晌午飯,咱們吃什麼啊。”

小妹用老太太的口氣說:“老頭子,昨天米缸就空了,今兒晌午無米無菜,隻有糟糠半盆。”

這時,阿春又換了小孩子的聲音說:“爺爺爺爺,我不想吃糟糠了!我要吃米!”

馬上又變音。

“孩子,哎,南邊又打仗了,糟糠過兩天也冇了。”

“好!”

豆芽仔連連鼓掌,說換一個,在來一個....

第三天傍晚,天色昏暗,天氣預報說近期可能有雨加雪,我們正在山洞裡燒水,忽然聽到有腳步聲。

魚哥立即起身,緊張的看著洞口方向。

不多時,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急匆匆跑了過來,我們不認識這人。

“可.....可找到這地方了,累死我了。”

我皺眉問你是誰,我們認識?你怎麼找到這兒來的。

年輕人喘著氣說:“是,是田哥告訴我的,他讓我叫你們下山,去村口等。”

“收拾收拾東西,走吧。”把頭說。

傍晚時分,跟著這年輕人下了山,在村口等了十多分鐘,遠處開來了一輛大巴車。

這大巴是從附近村到縣城汽車站的,每天來往兩次會路過田廣洞村,上午一趟下午一趟。

大客車越來越近,我突然看到,握著方向盤開車的竟然是計師傅。

車停穩,門打開。

人陸陸續續下車,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,總共下來了三十多個人,每個人都麵無表情。

間隔了五六分鐘,緊接著又開來一輛大巴,開車的不認識,從車上下來二十多個人,這車人的歲數大一些,大概都有四十多了。

村民不時對這裡指指點點,不知道出什麼事兒了。

我小聲問:“計師傅,這些人乾嘛的?田把頭呢。”

計師傅拍了拍我肩膀,解釋說:“把頭還冇到。”

“還要上人。”

“在從老家趕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