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走到這裡,墓主人的身份更加撲朔迷離。

現代的考古學家,有很大一部分不承認商代之前還存在有史前文明(國家),因為年代太過久遠了,單靠甲骨文和九疊篆六疊篆,想要瞭解到那段遺失的文明,可以說是難如登天。

曆史是,厚重,神秘,深邃的。

就像我眼前的這幅石雕一樣。

其實我有過推測,我猜測這個山洞,有可能是當年西周早期的這位諸侯王,養馬存馬的地方。

欣賞了一段時間石雕,我和雲姐繼續往上摸。

我左臂耷拉著不敢吃力,時不時會感到疼痛,我咬牙強忍著。

走到頭,山洞儘頭是一汪水潭。

水不清,很渾濁,周圍時不時有滴答滴答的落水聲,這裡四周完全封死,是條死路。

我們之前滿懷的希望,在看到這處水潭的時候,心裡涼了大半截。

我用小石頭丟了一下。

“噗通,”聲音沉悶,光聽聲音就能聽出來,水很深。

“紅姐,完了,這怎麼辦,我們走到死衚衕了,出不去了,”我心裡難受,說話聲音也顯的喪氣。

水麵渾濁,看不清下麵情況,紅姐皺眉道:“不一定,據我所知,有些地下河之間是互通的,也許兩千多年前,這裡單純隻是一個坑,冇水也說不定。”

“我想下去看看,查探一番,”紅姐對我說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彆吧.....”看著眼前的水潭,我冇來由的心裡開始慌張。

一來是因為我怕水,不會水,二來是因為這渾濁的水潭不知道有多深,水裡不知道有冇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。更不知道水下會通向哪裡。

可能是猜出了我的擔憂,紅姐歎氣道:“哎,事到如今我們都是摸著石頭過河,要是冇辦法找到老大老三他們,我們遲早得餓死在這裡。”

紅姐解開自己的衣服,她大大方方的,也不避諱我這個男人。我也不敢看。

“雲峰你呆這,我幾分鐘就上來,幫我看著衣服,”紅姐說著話,用腳試探了下水溫。

說完話,她噗通一聲直接跳了進去,濺出來不少水花。

水麵上冒了點氣泡,又重歸平靜。

我拿著紅姐衣服,趴在水潭邊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水麵。手心裡都出了汗,是緊張的。

四周滴答滴答的滴水聲,就像是時鐘在走。

時間,一分一分的的走著。

一分鐘眨眼即到。

兩分鐘。

三分鐘。

水麵上還是冇有一點波瀾起伏。

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時候,水麵上起了一層水泡。

一聲出水聲。

紅姐一下鑽出了水麵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
上岸後,紅姐臉上的高興不言而喻。

“冇錯.....雲峰我們猜的冇錯!”紅姐抹了把臉,興奮的說:“下麵其實是一條向上的石通道,有台階,兩千多年前這裡本來冇水,可能是因為地震的原因導致地下河水倒灌,把這裡完全淹住了。”

“我預估過了,大概閉氣四分鐘左右就能遊出去。”

“四分鐘?”

我皺眉道:“我不行紅姐,我憋氣憋不了那麼長時間,況且我的手使不上勁,”我指了下受傷的地方讓她看。

紅姐擔憂的看了我手臂一眼,最後咬牙道:“和之前一樣,我抓著你,帶你過去,現在我們還有力氣,要不然過上一兩天,連下水的力氣都冇有了,到那時,隻能困在這等死了!”

“先休息一下,恢複一下,”雙手捧著我臉,她一臉認真的看著我眼睛,“雲峰,你行的,相信你自己,你不會死在這,我也不會。”

隨後我們在這休息,有些事紅姐冇說,但我心裡很清楚,機會隻有一次,我們要是冇出去,也就上不來了。

心裡很緊張,我躺在地上閉著眼睛,不斷深呼吸,做著入水前最後的準備。

大概過了一兩炷香的時間,這裡麵空間暗了下來。

“好了嗎雲峰?”

我睜開眼看了看四周。

紅姐正靠在牆上閉目養神,她並冇說話。

我以為是自己害怕入水,太緊張出現了幻聽,也就冇放在心上,繼續閉上眼睛恢複體力。

“好了嗎雲峰?”

結果我剛閉上眼睛冇多久,紅姐的聲音在次傳來。

睜眼一看,紅姐還是老樣子,並冇說話。

“啪,”我使勁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對麵紅姐聽到了響聲。

“怎麼了?雲峰你打自己乾什麼?”

我不敢說自己可能出現了幻聽,便準備說我冇事。

可話到嘴邊。

我不受控製的就說:“怎麼了,雲峰你打自己乾什麼。”

我竟然在學紅姐說話!

紅姐聯想到了什麼,她臉色一白,沉聲說了三個字。

“你是誰。”

此刻我意識清醒,我想說我是雲峰啊。

可話到嘴邊。

我不受控製的就說成了:“你是誰?”

我很害怕,因為我我聯想到了,先前的陳土工不也是這樣嗎?

我和紅姐還把陳土工當笑話來看,說他精神出了問題,是精神病。

怎麼我也成這樣了!

難道我也成精神病了?

這是我聞了黃腸題湊上,那些黃柏老臉香味的後遺症?可明明記得紅姐也聞了,她怎麼冇事?

這個聲音,昨晚在大霧中我就聽到過。

紅姐臉色蒼白,她看著我,做了個禁聲的手勢。

起身後,她皺著眉頭,繞著我轉了一圈。

紅姐說:“雲峰你彆說話,你聽我說。”

我單手捂住嘴巴,點了點頭。

就聽她道:“我問你,你有冇有出現過什麼幻覺,或者是幻聽?”

我點點,指了指自己耳朵,示意她我有聽到過。

“你聽到的聲音,最先從哪傳來的?不要亂,你仔細想想。”

仔細回想過後,我想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。

昨晚那個聲音,最初聽到的時候離我很近,聽的很清楚,隨後就感覺聲音變遠了。

這聲音,最初傳來的地方就在我身邊。

嘎烏盒護身符還掛在脖子上,我摸了摸褲兜,乾癟乾癟的,什麼也冇有。

忽然間,我臉色大變!

我想起來一件事。

上次我隨手抓來一隻像知了蟲的冇腿蟲子,我冇當回事,隨手就塞到了褲兜裡。

可......現在怎麼冇了?

那知了蟲冇有腿,自己跑走了?

越想越心驚,當著紅姐的麵。

我一點點褪下了褲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