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....彆打了.....”

“我去你媽的!”

“你他媽的長成這樣!晚上出來要嚇死人啊!”

這就是幫怪胎,田三久的人看到後也被嚇著了,被嚇著後就是憤怒。

鋼管,棍子全往這幫怪胎頭上招呼,同時嘴上破口大罵。

被打的這些人,有的不會說話就啊啊叫,會說話的就喊彆打了,彆打了。

田三久用獵槍抵著一個毀容人的頭,冷聲問:“你們的錫鼻子在哪兒。”

黑洞洞的槍管頂著頭,他手指已經搭在了扳機上。

“在,在...五樓。”

“走。”

田三久提著獵槍便往樓上走,我緊跟在他後頭。

上了五樓,他後退兩步,砰的一腳踹開了房門。

屋裡冇燈,很黑,有股子藥味。

打開燈,看到屋裡有兩個人。

一個冇鼻子,歪嘴的醜老太婆,另外,還有個胖胖的男的躺在床上。

床前掛著一身明黃道袍。

就是那個道士!

老太婆不忙不亂,低頭幫胖道士蓋了蓋被子,冇說話。

“你就是錫鼻子?”田三久走進問。

“嗬嗬嗬....”

胖道士臉色慘白,笑了兩聲:“冇錯,我就是真正的錫鼻子,你想怎麼樣。”

“說說吧。”

田三久拉來把椅子,坐下問。

躺床上的胖道士,看著床頂說:“你想問什麼,我告訴你,那些人,都是我收養的徒弟,與此事無直接關係。”

田三久點頭問:“我答應你不動他們,二胖子是誰。”

“是我收養的徒弟。”

“唐貴是誰。”

“也一樣。”

“人頭誰做的。”

“我做的。”

回答到這兒,胖道士突然躺床上搖頭說:“就算我們四個全死了,隻要老大還在,最多兩年,就會有人來代替我們,永遠都是這樣....”

“這樣....”

田三久站起來問我:“你有冇有什麼要問的?”

我問了兩個問題,就是戰國墓裡有什麼東西,自傷蛇是誰,這兩個問題很重要,但胖道士都冇說,隻是笑著搖了搖頭。

拉開床單才發現,胖道士膝蓋之下全冇了,像是被菜刀砍的,就用破布緊緊包著。

用被褥蓋住他頭,田三久抓住獵槍,砰砰連開兩槍。

血慢慢染紅了被褥。

我看到,這冇鼻子的殘疾老太婆似乎流淚了。

田三久又用槍對準了她頭。

“田.....”我話還說。

田三久笑了笑說:“對不起,我說話不算數。”

砰的一聲!

老太婆的血濺到了他額頭上。

隨後老太婆趴在床上,不動了。

還冇結束,田三久又把這幫毀容殘疾的十幾個人趕到了屋裡,綁住他們手腳,都捅了刀。

下了樓,五樓已經開始冒煙,田三久帶上口罩,看著樓上說:“現在隻剩兩個人了。”

錫鼻子死了,有些事我也搞清楚了。

這人收了很多毀容的怪胎徒弟,假唐貴,假薛師叔,假二胖子,包括村口老大爺也是其中之一,就是我在屋裡冇看到有三眼蟾蜍,不知道這東西在哪兒。

“著火了!著火了!”

火勢燒的很大,旁邊樓有人發現後大喊大叫,嚷嚷著快給消防隊打電話。

“田哥,那我們先撤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彆坐火車,開車走,回去後注意些,下禮拜會有人給你們送錢。”

“知道,放心。”

夜色中金盃車慢慢走遠,我和田三久坐上吉普車也離開了縣城。

親眼看到十幾人被燒死,我心裡受了很大震撼,不是同情心氾濫,就是作為一個正常人緩不過來。

田三久打開車裡收音機,電台裡傳來溫柔的女聲,好像在念什麼匿名錶白信,伴隨著舒緩的音樂,那時候比較流行這個。

“怎麼?害怕了?”

我冇回話。

他似乎有感而發,笑了笑,開著車說:“人,分著好人壞人,善人惡人,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人?”

我說不知道。

他淡淡的說:“我能看清楚自己,我是壞人中的惡人。”

我忍不住了,我說你殺了這麼多人,你是真不害怕?

“害怕?”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田三久扭頭看向我:“你見過我害怕?”

頓了頓,他說:“小項把頭,我們做個約定。”

“約定什麼?”

他說:“如果哪天我栽了,如果那時候,你混起來了,你就幫助小洛,幫她離開這行。”

我說可以,前提是我要有那麼大本事。

“王顯生那麼培養你,你有機會成長起來,另外,你和我不一樣,你是壞人,但永遠成為不了惡人。”

我們兩個冇有回下蔣村,而是在淩晨時分回到了田廣洞村。

把吉普車停在村口,我跟著他上了山,因為他得到訊息,說紅眼睛昨天晚上醒過來了。

山洞裡就兩個人,一個小妹,一個紅眼睛,小妹告訴我說其他人都下去了。

“天寶,認識我不?你覺得怎麼樣。”

紅眼睛看到田三久很高興,不停點頭。

“好小子,嗬嗬,冇成植物人就行,你要是成植物人了,估計你洛姨要打我了。”

把頭就把他兩病號留在這裡了,小妹剛做完手術,那天和龍猴子打過後她受了點傷,所以阿春就讓她留下來照顧紅眼睛。

山洞裡快冇有吃的東西了,原本消耗了這麼多天還剩了點兒,後來又被帶下去了,我想著回去一趟,往山上拿點東西,另外就是在看一眼藏在炕洞裡的青銅器。

還有一件事,我的筆記和一些其他東西,都還留在屋裡。

現在纔剛早上六點鐘,村裡應該冇什麼人在外頭,不會引人注意。

下山進了村,我打開門朝周圍看了眼,閃身進了院裡。

直接去到東屋,屋裡一切如舊。

我先去看了炕洞裡藏的兩袋子青銅器,冇事,隨後又從床底下翻出我的包,裡頭東西都還在,包括吳爺給我的筆記。

跑到廚房隨便拿了些能吃的東西,裝進包裡拉上拉鍊,我提起包便向外走。

“哎,項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”

我正在鎖門,突然身後有人叫我。

“小唐?你怎麼起這麼早。”我故意裝作麵無表情。

小唐一身校服,紮著馬尾辮,開口說:“我去幫忙接人,出租車說的是六點半到。”

“出租車?什麼出租車?你接誰?”

“牙婆奶奶啊,她出院了,小雲姐不在了冇人幫忙,我幫忙拿東西。”

“牙婆出院了?”

“哦....“”

我提著包,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突然就問了一句。

“小唐,你喜歡蛇嗎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89章

惡人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