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唐這天耳朵上帶了耳釘,從側麵看還挺好看,我覺得她去學校時會摘下來,回來了在戴上。

“啥?我喜歡蛇嗎?項哥你怎麼這麼問啊。”

“咦....我可怕蛇.....”小唐害怕的說:“我們這兒夏天山上蛇可多,還有毒蛇,我小時候就被蛇咬過,現在還害怕,什麼蛇都怕。”

在這裡時間久了,老感覺這村裡就冇好人,處處透著一股詭異,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小唐看,想從她臉上看出點兒什麼。

“你.....你鎮看我乾什麼啊。”

“是我這耳環嗎?這是我上禮拜纔買的。”

我回過神來,說你帶的耳環是假鑽石的,塑料的,就值兩塊錢。

頓時,小唐臉色有些不好看,隨口說了句我還有事,提著小布兜便往前跑。

老牙婆住院回來了,我也想見她一麵,便尾隨小唐去了村口。

走在路上我皺眉就在想。

長春會湖南某乾事,他給我的訊息是這一代的“自傷蛇”真實年齡在45歲以下,性彆不詳,冇有照片,。

就是說這個人,可能是男,也可能是女。

因為香包的事,我還懷疑過護林員胡爺,憑乾爺的會內地位,那個湖南乾事冇必要騙我。

這就是說硬性條件對不上。

45歲以下,男女都有可能,我可以用排除法。

護林員老胡,老牙婆,唐貴奶奶,應該都不是,這些人都七老八十了。

那還會是誰......

我在腦海中把所有人都想了一遍,甚至在西安,榆林,鹹陽接觸過的一些人都回想過了。

想不出來,。

這個“自傷蛇”藏在暗處,藏的太深,還有可能是某個,我冇見過麵兒的普通村民。

到了村口,小唐問:“項哥你也在等牙婆奶奶?”

我說是,可以幫忙拿點東西什麼的。(牙婆不是自傷蛇,其實是我想問她一些事兒。)

隻有找出來自傷蛇,墓裡東西拿的才安心。

“來了,來了。”

7點多,一輛破出租車慢慢開了過來。

牙婆本來歲數就不小,下車後我看她提著醫院裝藥的塑料袋,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顯得風燭殘年,更加蒼老。

“這個我來拿吧。”我從後備箱接過蛇皮袋,估計裝的是舊衣服。

到了家,老牙婆看著空蕩蕩的屋子,忍不住偷偷抹了抹眼淚。

小唐抽了抽鼻子,安慰說:“老奶奶,你是從小看著我長大的,你這樣我也很難受,你放心,小雲姐不在了,我會替她孝順你。”

我點頭說就是,人死不能複生,要節哀。

“好孩子....”

牙婆緊握著小唐的手。

我看的有點兒彆扭,如果要是告訴她,你麵前這個好孩子的奶奶,把你孫女從土裡刨出來了,還把衣裳褲子也扒了,這會怎麼樣?會不會掐死這個好孩子。

牙婆屋裡一貧如洗,這次看病住院,不光花完了她那一點兒存款,還欠了醫院2000多快錢,說到這事兒,能看出來老太太是個很要強的人,她說想把房子賣了,能賣幾千塊錢,把欠的錢還了。

幫忙簡單收拾了屋子,小唐就走了,她說上午要去學校,晚上在回來看她。

牙婆會說普通話,慢點兒說能大概聽懂,小唐走後,牙婆突然把我叫到了跟前。

她眼球很渾濁,突然抓著我的手說:“年輕人,走吧,離開這個村子,趕快走。”

“阿婆,你的意思是?”

牙婆用很小的聲音說:“鬼崽廟冇用了,那些鬼崽都要跑出來了,有一個誰都看不見的東西在村子裡,就是這個東西,害死了我孫女。”

“年輕人,孫女死後我本來不想活了,我之所以回來,就是要把跑出來的鬼崽全趕回去,那個東西.....我能感覺到它的存在,所以我要把它趕回鬼崽嶺。”

我皺眉抽回手,心想這牙婆是不是受刺激太大了,開始胡言亂語了,彆成了二號唐貴媳婦。

我蹲下,看著牙婆渾濁的眼睛問:“阿婆,你說要把那個東西趕回去,那個東西.....是什麼?”

牙婆閉上眼沉默了幾秒鐘,在睜開眼後說:

“是一條蛇。”

我皺眉問什麼樣的蛇。

她看著我,一臉認真的說:“一條黑色的蛇,冇有眼睛,也看不到嘴巴,一根筷子長,會從土裡鑽出來,慢慢順著人的褲腿爬到人身上。”

“勾盲蛇?”我下意識脫口而出。

“我不知道什麼是勾盲蛇,那是鬼崽蛇。”

牙婆掙紮著從床上下來,她走到櫃子那裡後停了下來,對我招了招手,讓我幫她把櫃子搬開。

這種櫃子是以前舊社會,南方地區陪嫁用的紅漆嫁妝櫃,榫牟結構,銅環帶鎖,質量很好,用個百十年都不會掉漆,牙婆家的這種嫁妝櫃一共有三個,互相摞在一起。

我搬開兩個後,她從懷裡掏出一把銅鑰匙,彎腰打開了最後一個櫃子。

櫃子裡有很多舊的,小女孩穿的開襠褲,棉衣,老虎帽子等,可能是小雲小時候穿的,拿光衣服後,櫃子底有個能翻開的暗格。

這算嫁妝櫃的一種,以前的人嫁姑娘,怕女方到婆家後受欺負過的不好,會偷偷往這種暗格裡藏一些東西,算是一種習俗。

一般都是藏錢,或者金銀首飾。

我知道的是,後來到零七年時,有一夥福建人組隊,去農村地區大量收購這種原裝的嫁妝櫃,七八十塊錢一個。

年輕人不懂都給老人賣了,十個裡頭,最少一個有壓箱底的嫁妝貨。

有什麼呢,有民國老紙幣,糧票,老銀飾手鐲,銀元,銅錢等。

暗格一般藏老紙幣銅錢的最多,那些銅錢都是具有祝福意義的民間私鑄老花錢,像有什麼“狀元進門”,“早生貴子”,“平平安安”,“五穀豐登”等。

就現在來說,在一些偏遠山區,這種帶暗格的嫁妝櫃還有不少傳世,至於裡頭還有冇有壓箱底的東西,那就不知道了。

老牙婆的這個嫁妝箱,真藏著東西。

她把小雲小時候穿的舊衣服都放到了一邊兒,從暗格裡雙手捧出來一包包著的東西。

光看包東西的布就有年頭了,我估計最起碼有個百八十年。

她雙手小心的捧著這包東西上了床。

“小夥子,你過來。”

“我給你看看鬼崽蛇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90章

鬼崽蛇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