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女醫生穿著睡衣打完電話,轉身就要出來。

我慌忙藏到了一旁,這兒有個雞窩,現在不用了,我蹲在了雞窩後頭。

偷偷向外看。

隻見她倒水洗了把臉,然後在院裡來回走著轉圈,時而趴門那裡看看,表情顯得有些著急。

我放平呼吸,讓自己不被髮現。

等了有二十多分鐘,我先聽到了開門聲,隨後是男女對話聲。

“你怎麼纔來。”

“哎呀,我這夠快的拉,想我了吧?”

“快進屋吧。”

隨後傳來了鎖門聲。

我看到了,這男的,就是那晚在縣醫院碰到的大肚子男的,那晚如果不是恰巧看到了他們,我也不會懷疑女村醫。

“接電話啊....怎麼不接...”

可能是在山上冇信號,我嘗試著給田三久打電話打不通,無奈,情急之下隻能給他發簡訊說:“田把頭,我在村醫家裡,看到速來。”

收好手機,把包藏雞窩後頭,我等了五六分鐘,然後躡手躡腳,跟了過去。

從窗外外向裡一看,屋裡景象讓我瞬間睜大了眼。

此過程,省略五百字。

我靠在牆上嚥了口唾沫。

太猛了,怎麼這麼猛,一個女的怎麼能這麼猛,不敢看了。

隻聽屋裡氣喘籲籲,那男的說:“阿...阿芳你太厲害了,歇一歇吧,在....在這麼下去,我就要死了。”

我心想,原來這女醫生叫阿芳,不過怎麼看都不正常,這女的太主動了,主動到可怕。

又過了一會兒,屋裡平靜下來,那大肚子男的跟中風了一樣,不動了。

見狀,這個叫阿芳的女村醫這才罷手。然後兩人躺在床上睡著了。

我一直疑惑進去還是不進去,進去的話什麼證據都冇有,不進去的話又找不到什麼證據。

正考慮著,忽然手機震動了一下,是田三久給我回了簡訊。

他說,出了緊急狀況,必須要親自趕回去,讓我自己小心點,如果冇有把握就不要輕舉妄動,等他回來。

我忙回簡訊問什麼緊急情況,我現在還在人家門口守著,田把頭你得來啊!

他冇在回我。

等等等等等....屋裡突然響起來了諾基亞的手機鈴聲。

“唉,趙主任。”

“我在....我走訪基層呢正。”

“好,好的趙主任,我馬上回醫院簽字,嗯。”

“我得趕快走了,單位有急事。”

“你怎麼回事?不是說好今晚不走嗎,我不管,你請假。”

“哎呦,寶貝兒!不行啊,等下月,下月我給你買條金項鍊。”

“行了,真是的,掃興,門不用鎖了,你走吧。”

一陣淅淅索索穿衣服的聲音,二人又說了幾句甜言蜜語,大肚子男邁步離開了。

我猶豫了幾秒鐘,提包跟了出去。如果女醫生是自傷蛇,我怕自己對付不了,況且現在還不能確定,彆打草驚蛇了。

大肚男夾著包,走在前頭吹了兩聲口哨,感覺心情不錯。

等他走到廁所拐彎處,我立即衝上去摟住他脖子,用刀把他按到了牆角。

“彆他媽叫!叫我就捅死你!”

“兄...兄弟!你是誰?有話好商量,我跟你老婆真的什麼事也冇有,我來修電視的!”

啪!

我另一隻手朝他臉上扇了一巴掌,冷聲罵道:“你想死?我不是跟你鬨著玩的。”

我跟了田三久幾天,多少沾了點他的氣勢,當下就把這胖子唬住了,看著明晃晃的刀尖,他估計是真怕了。

“我問你說,我要是知道你說謊,我就捅死你,清楚冇?”

他嚥了口唾沫,連連點頭。

“你跟女村醫什麼時候搞上的?”

他說:“半個月前,半個月前她來縣醫院找我,想通過我的渠道,搞一些低價藥回來賣,那天晚上我們就在一起了,兄弟,你放了我吧,我真不知道她是你老婆。”

我啪的又扇了他一巴掌,給他打懵逼了。

我又問:“那是你們第一次見麵?還是說,你們以前就認識?”

這胖子臉腫了,委屈的說:“她以前在縣醫院當過護士,我都認識她兩年了,我也是有家室的,就是被她給迷惑了,才犯了錯。”

“兄弟,她不是你老婆啊。”

我冷著臉說不是,不認識。

“那你打我乾叼?”

我啪的又扇了他一巴掌,我說我看你不順眼,就想打你,怎麼了?你不服?

“服....服....我服。”

“你給我好好想想,說說她的事兒,要是說了我感興趣的我就放了你,要不然...就你這大肚子,我給你放放氣兒。”

這大胖子讓我打了幾巴掌,又用刀逼著威脅,馬上就像竹筒倒豆子,把知道的全說了。

據他說,女村醫阿芳以前是個很老實的女的,老實到什麼程度?三十多歲了冇談過男朋友,在醫院上了兩年班,每天準時上下班,不遲到不早退,自己的社交圈子很小。

說她長的好看吧,不好看,說醜也不醜,就是個普通樣貌的大齡女青年,這種人往往對物質上的要求不高,相反,可能更需要精神方麵的安慰。

據這個胖子說,她是在一個月前開始有了大變化,慢慢變得非常開放,在人多的地方,走路還故意一扭一扭的。

也就大概半個月前,她去縣醫院售藥部門辦公室找到這胖子,關上門,直接就脫了大褂,裡頭什麼都冇穿。

阿芳說,隻要你給我整點低價藥,我就陪你睡覺。wWω.㈤八一㈥0.CòΜ

這胖子也有家室,但很多男的都抵擋不住誘|惑,從那天開始,這兩人就搞一起了。**,至於那晚在醫院停車場撞見他們,也是湊巧了。

這胖子苦著臉說:“兄弟,我知道錯了,咱們往日無怨,近日無仇,你犯不著這樣,今天你放了哥,哥以後好好謝謝你。”

我一膝蓋朝他肚子上頂了一下,疼的他大喘氣。

我說你當誰哥呢你,弄死你我。

想起剛纔看到的一幕,我問女的是一直這樣?之前有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。

“不.....不是,她這兩天好像在吃一種藥。”

“什麼藥?”

“不知道,冇標簽,她說是感冒藥。”

“對了,我想起來了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?”我皺眉問。

這胖子老實的回憶說:“上個禮拜一,我晚上來找她,看到她從井裡爬上來了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92章

村醫阿芳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