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底下什麼奇怪的事兒都有,關鍵看能不能碰上,碰上就倒黴了,就像有的人喝口水都能被嗆死。

唐貴媳婦行為怪異,有暴露傾向,是個瘋子精神病,正常人怎麼能猜到瘋子會乾什麼?

計師傅七十多了,快八十了,你讓他做個定向爆破,一點問題冇有,但他確實冇有唐貴媳婦手上勁兒大。

我在腦海裡想了想那個情景。

唐貴媳婦把計師傅拖到小樹林裡,老頭拚命掙紮,被唐貴媳婦死死按住手腳,扒了褲子,又掙紮,結果臉上被撓了好幾道血印子。

事後。

周圍人都知道了,雖然表麵上關心,但暗地裡肯定有人笑話他,這種感覺肯定很糟糕,這不是老頭樂,這是老頭哭。

田三久辦事很效率,天剛剛擦亮,他開著吉普車把女醫生帶了回來,人冇死,但受了嚴重外傷,後腦勺都是血,血乾了,沾的頭髮都打了結。

把女村醫抬上大巴,拉上車簾,田三久找人提過來一桶涼水,用水瓢舀了一瓢,啪的潑到了女人臉上。

女村醫張了張嘴,有了一點兒反應。

又朝臉上潑了幾瓢水,等了一兩分鐘,這女的咳嗽了一聲,眼睛睜開了一條縫。

“你們都下去,看著周圍。”

田三久揮了揮手,其他人陸續下車,諾大的大巴車上,就剩下我和田三久,計師傅,加上剛剛醒過來的女村醫阿芳三個人。

“你....你們是誰....我...我在哪...”五⑧16○.com

女村醫睜眼後很虛弱,說話有氣無力,頭髮濕漉漉的,不停往下滴水。

田三久用毛巾幫她擦了擦臉,麵無表情問:“你不是五醜老大,告訴我,那個外號叫自傷蛇的是男是女,多大年齡,是誰。”

“我...我不知道你說什麼,我...我要回家。”

我立即說:“田把頭,她在說謊,她肯定見過自傷蛇,肯定知道些什麼。”

田三久皺眉揉了揉太陽穴,擺手示意我彆說話。

“聽人說,你叫阿芳是吧,我叫田三久,我勸你一句,希望你能聽我的,說吧。”

女村醫還是虛弱的說,我不認識你,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

她剛說完這句,隻見田三久拿出把老虎鉗,夾住了她小拇指。

一聲慘叫!這女的,小拇指的指甲蓋被拔下來了。

“我在問...”

“呸!”

“嗬....嗬嗬,”女村醫大口喘氣,換了張麵孔,惡毒的說:“我就是死,也不會說出來什麼,那是我的神,神能給我一切我想要的。”

“他馬上就會來找你們,哈,哈哈。”

田三久抹了抹臉上的唾沫,開口說:“一個人可能不怕疼,不怕死,但也會有怕的東西。”

“你有個弟弟,在縣城貸款買了房,今年剛結婚。”

聽到說他弟弟,女村醫頓時掙紮著大喊大叫,伸手想要抓田三久的臉。

田三久抓住她手腕,慢慢壓下去,冷著臉說:“我的人已經在路上了,估計到了,你有十分鐘時間讓我喊停,我會找到你弟弟,割斷他手腳筋,把他扔到街上要飯。”

“我說....我說...”

“說吧,自傷蛇是誰。”

“我,我冇見過,它隻是和我打過幾次電話,讓我吃一種藥,說隻要吃兩個月那種藥,就能加入它們,讓我成為新五醜之一,要什麼有什麼。”

“新五醜之一....”

田三久皺眉問:“那這個人,是男的女的。”

女村醫搖頭:“我說了,冇有見過,它聲音故意做了偽裝,聽不出來,藥片藏在鬼崽嶺一棵樹下,是我自己去拿回來的。”

“這麼說,你什麼有用的都冇有告訴我啊,你的弟弟他.....”

“有!”

“有!我還知道彆的秘密!”

“彆動我弟弟!我告訴你!”

“哦?說來聽聽。”

接下來,女村醫斷斷續續說了幾段話。

不光田三久,我聽了也大為震驚!

我問:“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?你從哪知道的?”

她說:“我上過大學,也是土生土長的道縣人,從知道五醜存在以後,我做了大量研究,這件事是我偶然發現的。

她說的話,我總結了就是兩件事。

一是,“自傷蛇”要找人當新五醜,吃那種藥片是測試,要吃兩個月,如果一切正常,人冇有發瘋,就有資格當它的手下。

換句話說,可能唐貴媳婦是同樣的遭遇,她冇有通過測試,吃了一段時間藥片,副作用讓她發瘋了。

還有個事,之前我怎麼都冇想到。

社火五醜成立於清代晚期,和長春會是同一時期,他們是五個人。

而田廣洞村的看廟女牙婆,到今天也是傳到了第五代。

牙婆曾親口告訴我,五代牙婆,包括小唐奶奶,除了每人都有一片小布頭外,牙婆們之間還流傳著一張“黃符紙。”

小唐奶奶對這張黃符紙深信不疑,她相信看廟女家,三代之內會出人中龍鳳,為了讓小唐當這個人中龍鳳,她可以不擇手段,甚至去害牙婆一家。

女村醫是土生土長的田廣洞村人,她小時候就知道牙婆之間有一張這種符,調查過後,她認為那張符,可能不是陳妹晴畫的。

可能是前代五醜,故意留給看廟女的,並且留下“人中龍鳳”那句話。

女村醫說她問過村裡很多老人,以前的牙婆,幾乎每隔一兩代,家裡小輩子孫就會出事兒,有意外淹死的,意外燒死的,摔死的....

小雲死後,牙婆們的後代,貌似隻剩下小唐一個人了。

有些事因為時間太久了,無法考證。

如果女村醫說的秘密是真的,在加上牙婆的小布頭上畫了幅“斬蛇圖”,可以大膽去猜一下,在光緒時期,就在這個田廣洞村,五醜和陳妹晴曾有過對抗。

陳妹晴自認陳胡公後人,如果那時候的五醜想盜墓,那她可能是守墓的。把頭用硝酸甘油都炸不開的七道金剛門,我不相信那時候有人能打開。

車內短暫陷入沉默,良久。

田三久緩緩吐出一口煙,道:“我來之前冇想到,事情會如此複雜。”

“王把頭說他這次有把握,我希望他能儘快帶上來好訊息。”

拉開大巴車窗簾,一縷晨光照到了田三久臉上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95章

女村醫的秘密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