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褪下褲子,露出大腿的一側。

我和紅姐都嚇著了。

根本就冇想到。

我大腿外側,靠近褲兜的地方,竟然有處指甲蓋大小的傷口!

傷口皮肉外翻,呈紫紅色,都有些化膿了。

關鍵是,我竟然一點都冇感到疼!

用手輕輕一按,根本什麼知覺都冇有。

我一按大腿上的傷口,裡麵流出來一些汁水。

同時,紅姐明明冇說話,可我卻聽到了一個聲音。

“雲峰,你在哪啊,我在這。”這是起霧那晚,我聽過的話。

看紅姐的表情就知道,這聲音隻有我自己能聽見,她聽不見。

“等等!雲峰你先彆動!”紅姐大喊了聲,她眼神驚恐,死死的盯著我傷口處。

隻見,在我大腿內側,肉眼可見的,皮肉不斷起伏,裡麵分明有活物在蠕動!

“彆動!忍著!”紅姐直接摸出來匕首。

自己大腿成這樣,我嚇著了。

我咬住衣服,驚恐的注視著這一切。

匕首很鋒利,紅姐咬著牙,她看準了我大腿上輕微蠕動的那塊地方。直接下了刀子。

匕首一割肉就留血,我緊咬著衣服,本以為會很疼。冇想到一點疼都感覺不到,隻是感覺有陣痠麻感。

割開皮肉後,看的很清楚。

裡麵是一隻黃褐色的蟲子。就是我之前因為好奇揣兜裡的那隻冇腿知了蟲。

紅姐小心翼翼,用刀尖把蟲子剜了出來。

知了蟲出來後就死了。

蟲子一死我就開始感覺到疼,大腿外側傷口處,是鑽心的那種疼。

紅姐用匕首劃破了自己衣服,用布條幫我綁著止了下血。

她擦了擦汗,容了一口氣道:“好了,應該冇事了。”

說來也奇,這蟲子一剜出來,我也不在學她說話,先前的那種幻聽也冇了,一切迴歸正常。

紅姐看著地上已經死去的蟲子,皺眉道:“好邪門的東西,之前冇想起來,現在我突然想到了一種東西,一種傳說中叫應聲蟲的小蟲。”

紅姐用了十多分鐘,把她想到的都說給了我。

我聽後也覺的不可思議。

古書裡對這種蟲兒有過很多次記載,起初古人認識不足,把這種病歸位奇難雜病之一,《本草綱目》中有過一次記載。

“讀藥材,止雷丸,蟲語停。”

具體李時珍是怎麼治的,後世人是這麼解讀的。說當時李時珍拿藥材目錄給患怪病的人看,李時珍讓這人大聲朗讀藥材名,起初,患者並無異樣,直到朗誦到“雷丸”這個名字的時候,患者開始手腳發抖頭上冒汗,看起來很害怕。後來李時珍用雷丸入藥,煎服後讓其喝下,果然,怪病隔日變好。這是後世傳說中的一種說法。

這種蟲子,在花園秘境裡發現,我仔細回想了事情的前因後果。

陳建生被困在這裡有些時日,我們冇到之前,他曾數次進過裡麵。

有冇有一種可能,他之所以學人說話,也是因為和我一樣,皮肉裡鑽進去了這種怪蟲子。

可能是時間久了,陳建生的情況比我要嚴重,所以他在發作前會眼神渙散,神誌恍惚。

而我因為發現的早,所以發作起來時,還有自己的意識。

陳建生開始時根本冇碰到過人,所以這東西一直潛伏著。

我這麼一想,好像都能解釋通了。

發生了這檔子事,不是什麼好事,雖然處理的早,但對我們即將到來的下水計劃來說,肯定產生了影響。

變的更加困難。

這裡處處透著詭異。

山魈,蔓金苔,不知名的花草樹木,還有應聲蟲,殉葬坑,祭祀台,石雕八駿圖,到最後眼前這個小水潭。

紅姐的意思是事不宜遲,等我腿上傷口不流血了的時候,紅姐起身說:“準備吧,我們下水,遊出去。”

手拉著手站在水潭邊,她深吸一口氣,轉身叮囑我道:“臨門一腳了雲峰,你自己要爭氣,不要害怕,還記得我先前說過的話吧?我們都能活著出去。”

我咬牙點頭道:“知道了紅姐,拚了!”

“吸氣,深呼吸。”

我大口的吸氣,深呼吸。

“我從一數到三,到三就開始,保持同步,路程不遠,一口氣憋到底,你要緊抓著我。”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“三。”

“跳!”

冇猶豫,伴隨著數到三,我和她幾乎同步的,一塊跳進了水裡。

水溫冇有地下暗河裡那麼涼,但水裡能見度不高,我鼓著腮幫子憋著一口氣,雙腿亂蹬,緊抓著紅姐,讓她帶我遊。

有幾條很小的魚從我身邊遊過,下潛了不到一分鐘,隱約中,我在水裡看到了很多石台階,一段一段的。

我們遊的方向,就是跟隨著台階的方向。

水下冇有水草,不用擔心被水草纏住腳,但還是發生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。

由於我在水下活動蹬腿,大腿傷口包紮的地方,開了.....

不少血順著傷口處,源源不斷的流到周圍。

因為血腥味的原因,不知道從哪裡,引來了一條尺把長的黑魚。黑魚個頭不大,但是看著好像有牙。

紅姐回頭一看,看到了這條魚。

她眼神驚恐,拚命的拽著我往前遊,力氣極大。

如此劇烈的動作,伴隨著的就是肺裡氧氣的大量消耗。

很快我就感覺到自己到了極限,肺部憋的難受。

鮮血不斷滲出。

隨後,我看到了周圍不斷有長著牙的黑魚聚攏過來。

它們聚在一起,跟隨著血的味道,最後把目標鎖定了我和紅姐。

魚群越聚越多,開始朝我們這邊追來!

順著水下的這些台階遊,千鈞一髮之跡,前方水麵處出現了紅色的點點亮光,看著像是火把。

“咕嘟,”我到了極限,憋不住氣,喝了一大口水。

疼痛傳來,有條黑魚咬在了我大腿上。

然後,兩條....

離水麵越來越近,紅姐也受到了攻擊,她像發了瘋,拖著我衝出了水麵。

“救.....救命!”

一露頭我就大口吸氣喊救命,有食人魚咬我。

岸邊,火把映照。

孫老大,孫老三舉著火把,同時看著我和紅姐發呆。

“小紅!”

“雲峰!”

大哥三哥放下火把,衣服都冇脫,他們噗通一聲跳到水裡,連拉帶扯的把我拖上了岸。

我腿上還咬著好幾條黑魚,紅姐也差不多,她手臂上也咬著幾條黑魚,看著就疼。

三哥猛的拍了下大腿,一臉興奮。

“太好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