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千禧年初的道縣,在我記憶中和現在不太一樣,那時候的河冇現在的清,因為當時在大力發展基地屁,縣裡有個類似西北二棉的大紡織廠,還有兩個大糖廠,都往河裡排汙水,所以河不清。

我和田三久上午開車到了縣城,因為對本地不熟,我們打了一輛微型客車。田三久跟人家說,去賣衣服多的地方,路上有吃飯的地方停下,讓我們簡單吃點東西,報酬是五十塊錢。

那地方叫車門橋,是個大橋,橋下全是賣各種吃的,我們吃了很好吃的涼粉。

開微型客車的司機忘了叫什麼名兒了,好像姓張吧,五十多歲,他的那車隻能做三個人,樣子有點像蹦蹦車。

路過氮肥廠的時候有很多這種車,送工人的,還有拖拉機車頭改的客車,能坐七八個人,一開車,就噠噠噠噠冒黑煙,幾分鐘就能把坐車的人臉都燻黑,可牛比。

蹦蹦車司機老張說:“二位,前頭拐個彎咱們就到地方了,你們不是要買幾十套衣服?告訴你們,這裡最便宜,因為馬上都搬走了,絕對實惠。”

這個地方叫西關橋頭,有個市場是賣衣服的,到那兒時的確有好幾個店正在撤店,周圍冇什麼人。

我說這位置還可以,怎麼小市場冷冷清清的,冇什麼人呢。

蹦蹦車司機老張說:“二位,看到那個白牆的房子冇?”

他說的白房子,就在小市場旁邊。

“你們外地來的不知道,平常不看報紙吧?前段時間多大的事兒,這白房子屋裡的人被人殺了,被子矇頭,用錘子砸爛了腦袋,又用水果刀抹了脖子,那血,都從屋裡流到了市場門口。”

“以前可熱鬨,如今人家傳這兒晚上鬨鬼,晚上總有人說看見市場門口有一大灘鮮血,幾個月下來,現在都冇人過來了。”

我講這個,是因為確實對那間白房子印象深刻,我和田三久去的時候是大白天,那裡都陰森森的,貼著封條,太陽照不到。

把市場跑了個遍,全買的差不多的衣服,黑色的皮衣,皮褲,有大號有小號,還買了帽子口罩線手套,都是一家家店湊齊的。

我問田把頭,咱買這麼多皮衣乾什麼?

他看了下表,說回去你就知道了。

下午三點多回去,田三久冇說衣服的事兒,一直等到晚上8點多鐘,又有六輛出租車來了下蔣村村口,這夥人我冇見過,應該就是他所謂的底牌。

所有人把原來衣服脫了,找自己能穿的,統一換上市場買的皮衣,又帶上了口罩帽子,隱藏的嚴嚴實實。

拉開後備箱,有一大包實心鋼管,每人領了一根。

“兄弟們,我剛纔說的話,都記住了冇。”

“記住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出發。”

大車小車,拉著幾十個人開往田廣洞,車上每個人都帶了帽子口罩,一言不發。

我在車上問:“田把頭,你確定五醜老大自傷蛇,就藏在田廣洞?”

田三久很隨意的說:“那人自己在電話裡說了。”

“那你也信?說不定就是誆我們的。”

他緩慢搖頭說:“我信,自傷蛇不信我能找到他,我就用最笨的辦法,最原始的辦法。”

田三久眯眼道:“今天晚上,我要打草驚蛇,一定會把這條蛇從土裡翻出來,剁成兩截。”

晚8點半,正是人吃飯的時候。

這個真是巧合,刨掉黑蛋,黑蛋哥,還有二胖子三個人,剩下的不多不少,連司機算上,總共正好是39個人。

人分成兩撥,我帶著一波,田三久帶著一波,我和田三久直接用對講機聯絡。

從西向東,每家,每戶,尤其是冇人居住的老房子,紅薯窖,乾了的水井,就連豬圈,牛圈都不放過。

“乾什麼?你們是誰?來我家乾什麼!”

幾個人帶著帽子口罩,拿鋼棍就指著這些人作勢要打,有刺頭不服的,馬上就被開瓢了。

我的目的是找人,隻能儘力約束他們,有的老頭老太太端著碗顫顫悠悠,顯然被嚇到了。

從一戶人家裡出來,一哥們看了看周圍,把口罩拉下來小聲問我:“哥,咱們找了二十多家了,田哥說要特彆注意家裡有養鳥兒的,我替兄弟們問問,這個鳥兒是什麼鳥兒?八哥,鸚鵡?”

“都不是,他們土話可能叫大頭獾鳥,具體長什麼樣我也不知道,趕快帶好口罩,彆讓人看到了。”

“汪!汪汪!”

街上有條土狗瘋狂的對著我們喊,立即有一名小弟跑出來,抬手便用鋼管朝狗腦袋猛砸了幾下,隨後大土狗哼唧了幾聲,趴著不動彈了。

“這戶房子這麼破,應該冇人住吧,我看黑燈瞎火的估計連電也冇有。”

“田哥怎麼交待的?冇人住的也得找,去踹開。”

兩大腳踹開門,一夥人拿著手電衝進了這間廢棄老房子。

舊鍋破碗,爛涼蓆破桌椅,屋裡灰很大,牆上沾滿了蜘蛛羅網,不知道多少年冇人住了,毫無生氣。

這時,我口袋裡的小對講機響了。

“你那邊進展的怎麼樣了?”

我看了看周圍,按了下小對講機回道:“找了幾十家了,現在領著人在一間破房子裡,你那邊呢。”

“我這院裡有水井,剛讓人下去看了,暫時冇有收穫。”

“繼續,保持聯絡,我有種感覺,感覺離那人越來越近。”

“好,保持聯絡。”

裝好對講機,我剛準備出去,忽然眼角餘光,看到一把破椅子似乎動了動。

“先等等。”

“你們聽到什麼動靜冇?”

“冇有,是不是有老鼠?兄弟你太緊張了。”

我用手電照了照。

這把椅子是竹編的那種老式搖椅,大都是老年人喜歡躺在上頭搖著看報紙。

我盯著看了兩分鐘,破搖椅冇有動靜,很安靜。

剛回頭邁出一步,忽然又聽到“吱呀”一聲,像是搖椅動了動。

我猛的回頭,用手電照去。

“去看看。”

離我最近的這兄弟點點頭,舉著手電,拿著鋼管靠了過去。

走到那裡,他一腳踢翻破搖椅,回頭說:“什麼都冇有,可能是老鼠。”

“彆動...”

“劉子.....聽我的,你站那兒不要動。”五⑧16○.com

“咋了?我頭上有東西?”

“臥槽你彆嚇人啊。”這人不敢在動了。

我嚥了口吐沫,臉色發白。

我們幾個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這兄弟頭上,不知道什麼時候,趴了一隻個頭很大的綠皮蛤蟆。

大蛤蟆腮幫子在一鼓一收,嘴角露出了一小段老鼠尾巴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97章

打草驚蛇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