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東住的屋裡有台老電視,電視櫃底下有台vcd,我們進去時電視是雪花屏,嘩啦啦的聲音很大,小波拿遙控器隨手按了下,想關掉。

結果他一換台,底下的vcd滴滴一聲,能清楚的聽到,機器讀光盤的聲音。

電視螢幕一閃,房東竟然出現在了電視裡。

田三久皺眉盯著螢幕看。

“hello,歡迎你們來我家裡參觀。”

房東李二原冇有絲毫偽裝,他露臉坐在一把椅子上,手裡端這個碗,正一臉微笑,衝著我們揮手打招呼。

“冇想到這麼快就找來了,不得不說,你們很聰明啊,都快二十年冇人見過我了。”

“等等,我先吃口麪條,要不麵坨了。”

田三久搬來把椅子,放到老電視跟前坐下,又隨手點了根菸,把打火機扔到了桌子上,就這麼看著出現在畫麵裡的房東。

螢幕上,房東吹了吹氣,吃了幾筷子麪條,又呼嚕嚕喝了兩口湯。

他放下碗,用毛巾擦了擦嘴,笑著說:“哎,我看見你了,田三久,好玩吧?小聲告訴你,彆跟彆人說,好玩的還在後頭。”

“嗯嗯...”他清了清嗓子,繼續說。

“接下來,我們隆重的做個自我介紹。”

估計是手持錄像機拍的,刻成光盤後有顆粒感,整個畫麵就像在看一部老紀錄片,有種很真實的感覺。

畫麵晃動,鏡頭一轉,房間裡出現了另外四個人。

兩男兩女,分彆是龍猴子,錫鼻子,藥箱子,還有小矮子。

小矮子正在喝豆漿,她對錄像機有些牴觸,伸手擋在自己臉前,說老大彆拍我,我吃飯呢正。

房東笑著說:“小菲,羞什麼,現在不是舊社會,咱們五醜也得與日俱進,我問你,過段時間你就要死了,快說幾句。”

“嗯....”

小矮子咬著豆漿喜歡,吸溜了兩口,歪頭擺手說:“嗨,你們好。”

“接替我的人已經選好了,在醫院那兩天,我認識了個和我一樣的人,可能比我還要高這麼多吧。”小矮子伸手比了比高度。

“我死以後,她就是小矮子了,這個名字不好聽,我不喜歡。”

畫麵移動,照到了老二龍猴子胡利群。

他肩膀上還趴著一隻禿頭紅臉猴,正對著鏡頭齜牙咧嘴。

胡利群摸了摸猴子,說:“它喜歡那個紅眼睛,叫什麼寶的,雖然不想承認,但那個人體質特殊,比我還要強。”

“不過.....在這之前我要試一試,要不然不甘心,到時候我就先說我弄死他,打贏了我,纔有資格當龍猴子。”

“老三,該你了,說兩句,彆他媽逗你的蛤蟆了。”

畫麵中,胖道士手心裡拖著一隻個頭不大的蟾蜍,這蟾蜍背後鼓起了三個膿包,像是人眼睜開了一條縫。

“騷瑞,一科四,個油子米。”

“聽不懂,說人話。”房東說。

“我啊,我冇什麼好說的,我就是放不下我收養的那幫孩子們,冇麵具,他們都不敢出去上街,怕嚇著人,哎.....”

“老四,該你了,快說兩句。”

鏡頭照到了小賣部老闆娘,她正坐在沙發上嗑瓜子,聞言道:“梅子或許可以(唐貴媳婦),就怕她受不住藥效,如果她瘋了,那就隻能選醫生了。”

“好,你們露個麵就行了,該我了。”

房東李二原拿著錄像機對準自己,說:“你們不瞭解五醜,也永遠瞭解不了五醜,不過畢竟機會難得,你們可以瞭解瞭解我。”

“十九年前,我25歲,那時候都練氣功,什麼他媽的隔空打人,耳朵認字,手指停電扇,全他媽都是假的,都是智障一樣。”

“我跟那幫子智障不一樣,我有真本事,我認為人,和動物之間,可以存在某種聯絡。”

“我小時候老夢到蛇,有次和我爹進山,我被五步蛇咬了腳,我爹嚇壞了,可最後,我竟然一點事兒也冇有,我爹說我可能天生就對蛇毒免疫。”

畫麵中,房東似乎陷入了回憶中,他說:“我記得是十七歲,我們家來了一男一女兩個人,自稱是秘密研究所的下屬人員,他們給了我爹一千塊錢,然後就把我帶走了。”

“坐了好幾天火車,我被他們關到了一個小黑屋裡,籠子裡全是蛇,各種毒蛇,他們說要測試,就打開籠子放蛇咬我。”

“他媽了個比,事後老子冇事,還能甩著蛇玩,後來就被他們判定合格,送到了一個叫749人體研究所的地方。”

“我在那裡受排擠,不被重視,就打掃衛生,因為我不會表演,也不會氣功什麼特異功能,一年以後,來了個叫李寶勝的,他們給這種人都配了車,配了秘書,廚師,手機。”

“從那時候我就明白了,這地方不屬於我,我要自己創建一個單位,因為我偷跑那天是3月31號,所以我就起了個名兒,叫331所。”

“有天我在山上,突然看到了一條冇有眼睛的小蛇從土裡鑽出來,就在看到它的那一刹那!我腦海裡突然冒出了一個男人的說話聲,這人說,他叫自傷蛇。”

說到這裡,畫麵中他忽然神情激動。

他說:“那一次過後,我腦海裡便冇有了那個聲音,29歲那年,我來了湖南,無意中去了通道縣坪陽鄉一個藏在大山裡的少數民族村子,村裡有個叫阿毛重的老人,他看到我第一眼便說,你是和我一樣的人。”

“在這位老人的幫助下,我知道我為什麼不怕毒蛇了,因為我前一世,就是社火五醜的領頭人,自傷蛇。”

田三九看著老電視,緩緩吐出一口煙霧。

螢幕裡房東笑著繼續說:“鬼崽嶺下的七道金剛門,冇人打開過,此時此刻,你們是不是很想知道裡頭有什麼?”

“說,想不想知道?”

田三久扔掉菸頭,看著螢幕,笑道:“想啊,你說吧。”

冇想到,房東忽然雙手撐|開眼皮,對著田三久做了個鬼臉,說就不告訴你,氣死你,你來打我啊。

“嚕嚕嚕嚕嚕....”

螢幕一閃,田三久直接關了電視。

房間裡頓時安靜了下來,在也冇有房東的聲音了。

(以下作者閒聊,可以看做和正文無關。)

社火五醜存在於光緒年間,那時候的長春會剛在山東濟南成立,後來又把重心發展到了東北。房東李二原親口告訴我,說他上一世是五醜老大自傷蛇。

我那時認為呢,他不怕毒蛇咬是真的,而對於其他的,他可能是有妄想症。

我怎麼不記得自己上一世是什麼,難道我上一世也是個盜墓賊?要不然,我怎麼小小年紀就開始盜墓了。

我是不信,但還是想說一下。

他說的那個山裡的村子,就在湖南通道坪陽鄉,侗族人居多,這村子有個外號叫輪迴村,據說,村裡有上百人清楚的記得自己上一世是誰誰,是男是女,多大死的,叫什麼名兒。

我冇去過這個地方,不過去年還是前年,有次我上網看,看到一個專家說,人大腦裡,在海馬體深處,有個東西叫“和子”,這是儲存潛意識和前世記憶的東西。

為了保持正常,是海馬體在壓製著這個“和子”,要是某段時間內壓製不住了,那個人就會發生癲癇。

要是把海馬體拿掉,人就記不住任何東西,就連自己剛吃了飯都記不住。

那老頭說,咱們有的人明明冇見過彼此,第一次見麵時卻有種熟悉的感覺,就感覺自己以前在哪兒見過對方,但仔細一想,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。

他還說,還有個詞兒叫一見鐘情。

那是因為海馬體深處的“和子”,想通過潛意識告訴你,你上一世就喜歡過這個人,去吧,這次就不要在錯過了。

我覺得還是不要想起來好,要不然,你走到馬路上看見一個人就會說,“哎,孫子,你知道我是誰嗎,我上輩子是你爺爺。”

那就要捱打了,亂套了就。

所以不能想起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01章

看電視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