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盜墓賊下墓不害怕,因為都是組團搭夥,但要是身邊兒就自己一個人的話,心裡會發怵,因為這畢竟是死人住的地方。

“誰!”

我把手電放在身前,壯著膽子衝黑暗處喊了一聲。

剛纔分明聽到了動靜。

像是有人,快速的從我背後走過去了。

甬道儘頭傳來我的迴音,我放緩腳步,握著刀,一步步走了出去。

停夠三秒鐘,猛的一回頭!

冇什麼東西。

我心裡疑惑,是不是自己這幾天睡眠不足,出現幻聽了。

“不對...那是什麼?”

我走進兩步,低頭一看。

因為之前放炮,墓裡青石條地麵上灰塵很大,我清楚的看到石地麵兒上,有幾個很奇怪的腳印。

也不能說是腳印,因為還有手印。

“一,二,三...”

是四隻手,兩隻腳,間隔的很近。

我皺眉心想,“兩個腳印還好說,可能是把頭他們誰走過留下的,可...怎麼地上會有四隻手印?”

“誰倒立著走路的?”

我蹲下來又看了看,發現在這些腳印手印周圍,落了薄薄一層粉末狀的東西,像是麪粉,又像是白糖。

這是什麼東西...

“把頭!魚哥!小萱!”

我剛喊完,忽然,聽到前方拐彎處有人說話。

“落雨啦,攏收買了,落雨啦,攏收買了。”

是個男的,但這聲音聽的很陌生,像廣式粵語的發音。

我關了手電,緊靠牆壁走到拐彎那裡,慢慢探頭向外看去。

關了燈太黑了。

我看到一個人影趴在地上,這人渾身都是白顏色的,他手和腳都用,像動物一樣爬行著往前,轉眼消失在了墓道儘頭。

而這人走過的地方,留下了深淺不一的痕跡,兩個腳印,四個手掌印。

我猛的收回腦袋,靠在牆上大口喘氣。

這是人還是鬼,還是什麼洞穴動物,冇看到正臉,但我確定自己冇有眼花。

心裡砰砰砰亂跳,這是緊張害怕導致的。

深呼吸兩口,壯著膽子在往外看,冇東西了。

我不確定我聽對了冇有,剛纔那句話好像是,“落雨啦,攏收買了。”這是粵語方言,我跟小萱學過一些,這句話的意思可能是說,“下雨了,收玉米了,收買就是玉米的意思。”

我不敢在大喊大叫,就跟著這排腳印慢慢往外走。

很快回到了盜洞那裡,洞口垂落下來的繩子還在輕微搖晃,我看繩子上也有一些白麪粉。

我兜了兜褲子,把手電綁頭上,抓著繩子往上爬。

從盜洞上來就是那片空地,之前我們在這裡生過火,不遠處那個錐頭墳包也還在,一切如舊。

我剛轉過來身。

突然!

一個人爬到了我麵前。

這人臉上白花花一片,帶著墨鏡,上半身冇穿衣服,下半身藍色的破爛牛仔褲,他皮膚上,臉上手上,全都跟刷了一層厚厚的白糖一樣,輕輕一動就往下掉。

我眼神驚恐,下意識的向後退。

這男的臉上有厚厚的糖霜,還帶著墨鏡,看不出來年齡多大,我看這人腰部位置捆了一圈鐵絲,鐵絲已經生鏽,緊緊的勒進了肉裡。

而這圈鐵絲下頭,又一左一右捆著人的兩隻斷手,從靠近肩胛骨的斷的。

他在地上爬著走,這兩隻斷手會來回搖擺,所以我剛纔看到有深淺不一的兩隻腳印,四隻手印。

“鬼啊!”

我掉頭就跑,這嚇死人了!這什麼東西這是!

我滿頭大汗越跑越快,這東西像狗一樣爬著追,爬的很快。他因為跑動,身上那些糖霜不停往下落。

這人邊爬,嘴裡邊說:“落雨啦,攏收米啦,落雨啦,攏收米啦。”

我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,猛的往回扔去!

石頭砸在這人身上,他聲調就會大一分:“攏收米啦!攏收米啦!”

這裡這麼黑,都是石頭,我摔倒了又快速爬來,被追的連滾帶爬,怎麼爬的比我跑的還快!

我在次起來,這時突然有隻手抓住了我。

“彆喊...”

“春姐!你!”

我一句話還冇來得及說,阿春拉著我直接向右跑。

淌過暗河又跑了十多分鐘,她拉著我躲到了角落。

“噓....彆出聲,在等等。”

阿春比了個禁聲的手勢,我看她衣服破破爛爛,膝蓋處都磨破了,而且頭髮和臉上都是灰塵,看著很臟。

我兩不說話,這裡隻能聽到滴答滴答的水聲。

估計等了有二十分鐘,阿春靠在牆上鬆了口氣,說應該走了。

“春姐,剛纔那人是誰!你們其他人呢!”

“人?你看那像人?”

阿春探頭向外望瞭望,小聲說:“這事一兩句話說不清楚,你包裡有冇有吃的,我兩三天冇吃東西了。”

“吃的?你們下來不是帶了很多罐頭?”

“彆廢話,快點,有冇有。”

我說有,拉開包,裡頭隻十來根棒棒糖,一小包果丹皮,還有幾根黃瓜。

阿春皺眉:“你怎麼就帶了這些吃的?”

我說想著你們這裡有就冇去買,這都是紅眼睛藏山洞裡的,我都偷來了。

“算了。”

她是真餓了,就像兔子吃蘿蔔一樣,哢嚓哢嚓吃完了一根黃瓜,又連續吃了四個果丹皮,這才拍拍手說:“跟我走,到地方在跟你解釋。”

路很難走,離盜洞這裡可能有三裡地了,從一處光滑的斜坡滑下去,穿過碎石區,在側著身子從兩塊大石頭中間的縫隙鑽過去,到這裡後阿春指著說:“看到冇?我們都住在那兒?”

她指的地方有幾處石頭小房子,很矮,最多就一米五,這些小房子全都由大塊的完整石灰岩砌成,遠遠看去,牆上有兩個方形小孔,整體造型怪異。

阿春帶我剛走過去。

突然,一束手電光從小孔裡照出來,很晃眼。

“雲峰!你終於來了!”

“快過來!這裡!”這是小萱的聲音。

彎腰看去,我通過方形小孔,看到了小萱的一雙眼睛。

“雲峰,你還是來了。”

“把頭!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03章

玉米糖人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