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種石頭小房子要想進去,隻能把頂部的石頭移開,然後人可以跨進去再把石頭蓋上。

裡頭空間很小,幾平米,隻能盤腿坐著或者收腿躺著,我進去就顯的更擠。

這種小房子一共三個,互相之間間隔的有些距離,把頭和小萱住了一個,豆芽仔自己住一個,魚哥和阿春一個。

“把頭,怎麼回事?你們怎麼都躲在這裡了?”我使勁收了收腿問。

把頭臉上落了不少灰,他冇回答我,而是先問道:“你和田三久這幾天,在上邊兒的情況怎麼樣。”

我撿重點把五醜的事講了講,尤其告訴了把頭自傷蛇是房東李二原。

把頭驚疑道:“房東.....冇想到竟然是他,此人隱藏的如此之深。”

“你們呢?把頭,你知不知道這是你們下來的第五天了,田三久說你們超了約定時間,就讓我來看看,之前他是不讓我下來的。”

“雲峰,你是不見過了?”

回憶起剛纔恐怖的一幕,我說見過了,玉米糖人。

把頭表情一愣。

我解釋說,“就是隨便起了個名字,因為那人帶著墨鏡,身上都是白糖一樣的東西,隻會說一句下雨啦收玉米。”

“哎...”

長時間盤著腿,可能發麻了,把頭換了個姿勢,講了這五天來他們的遭遇。

我靜靜的旁聽都感覺驚心動魄,更彆說他們幾個是親身經曆者。

就在他們剛下來的第一天,便碰到了壞事,那天,小萱去附近撿能燒的東西來生火,結果突然看到了這個“糖人”,嚇得小萱扔了柴火就往回跑。

魚哥猛的看見也怕,誰見過這東西,看糖人追著小萱爬過來,魚哥衝上去,一大腳踹到這東西腦門上,給他踹飛出去五六米遠。

然後魚哥就出了事。

從這東西身上掉下來很多白的麵兒麵兒,魚哥聞到後就覺得頭暈胸悶,站不住,短短幾分鐘就癱在地上失去了知覺。

把頭猜測,那糖人身上沾的東西,可能是一種藥粉,有類似七氟醚的作用。

七氟醚就是往手帕上倒一點兒,一捂就暈的那種藥。這種藥真實存在,但冇有電視上演的那麼誇張,如果抹到手帕上捂住鼻子的話,大概三分鐘左右作用到大腦。

把頭看著我說:“還記不記得,我們第一次發現地下溶洞,從水裡撿到的那個防水袋,袋子裡有個本子。”

“那個感覺哥和靚仔哥?”

把頭點頭說:“這裡很安靜,我仔細想了很多。”

“你口中所謂的糖人,應該就是那二人其中之一。”

“不知道人為什會變成這樣,他們是南派盜墓賊,主要活躍在廣東廣西地區沿海一帶,是在我們來永州之前,五醜找的上一波盜墓賊。”

“雲峰,你現在也有眼力了,你看看,這石頭小房子是什麼地方。”

我說這不就是個石頭房子嗎,可能是以前的采石工人住的吧。

這話到嘴邊兒,我自己都不信了,這房子怎麼住人?冇辦法躺平睡覺,都不像給活人住....

“嗯...”把頭說你在仔細看看。

我打開手電,抬頭望瞭望小房子的房頂。

隻見在那些石頂上,刻了很多小孩子的笑臉,和那個大耳朵圖圖很像。wWω.㈤八一㈥0.CòΜ

因為筆畫過於簡單,卡通化了。

又皺眉看了看小石頭房牆上的方形小孔。

“我知道了,這是放死小孩兒的地方!”

“這是那個叫什麼....新宅嬰塔!”

把頭點頭說:“是,是放小孩子的,不過你說的新宅嬰塔流行在清代,比這個要大,新宅陰塔能存六十到七十個孩子,這個不行,年代要更早。”

這種放孩子的塔,清代時期在廣東,浙江,江西等地區都存在過,主要有幾種。

孤童塔,新宅嬰塔,故娃塔。

故娃塔意思就是亡故的小娃娃,見過的人不多,這種塔外形和那個塑料做的,擋車用的馬路錐子一摸一樣,都是六邊形,有大有小。

新宅嬰塔,比較出名的,有個地方叫磐安新宅陰塔,外觀像水井口,上頭蓋著長滿草的石板,裡頭都是丟的死小孩兒。

據說九十年代初的時候,浙江省有關部門進行第三次文物普查,有人打開新宅嬰塔後接連出事兒,我也是聽彆人說的,據說是真事兒。那時候是大冬天,在打開塔的第四天,一名女隊員說看到個冇穿衣服的光頭小女孩,在地上爬,跟著她們走。後來還是江西很厲害的一個道士來處理的這事兒。

把頭說我們現在待的地方就是孤童塔。

病死的,夭折的,或者是封建社會因為重男輕女溺死的,兩週歲以下的小孩,會被脫掉衣服丟進來,那個方形小孔,就是小孩子死後的靈魂出口。

後背有些涼意,我問把頭,你們住進來之前,這塔裡是不是有很多小孩骨頭。

把頭說有一些,請出去了,因為小孩骨頭軟,時間長了儲存不下來,他們隻看到一些碎頭骨,就饅頭那麼大。

我對周圍拱了拱手:“列為列為,住兩天莫怪罪,等我們平安出去了,我給你們燒點兒衣服,燒些玩具。”

把頭見狀啞然失笑,搖頭說,“雲峰你和老二很像,他也信這個,去看看他們幾個吧,我有點累。”

我給把頭抓了一把果丹皮,這能補充些糖分。

“雲峰雲峰,快過來。”

我和他們幾個在石頭房後碰了頭。

魚哥睡了好幾天了,小萱麵色蒼白,臉頰削瘦,我看著有些心疼,她說這幾天都冇吃東西,因為裝東西的兩個包拉在了墓室裡,包括把頭做的軟柺子針,都在包裡。

我說我這兒有黃瓜,你吃一根,紅眼睛的果丹皮快冇了。

豆芽仔說:“峰子你還有果丹皮?快給我幾個。”

我說餓不死你,剩下的我也不吃,都給魚哥,我們要趕快把包找回來。

這時,阿春緊張的看了看周圍:“那東西經常在墓室周圍出現,在文斌醒來之前我們不敢去,我之所以去是因為實在冇吃的,恰巧碰到了你。”

“目前我們躲在這裡安全,冇找到我們。”

就在阿春話音剛落,豆芽仔像是看到了什麼,臉色刷的白了!

“來......來了!”

“快進去!”

全躲進孤童塔裡,緊張到大氣都不敢出,我透過小方孔向外看。

我看到,“糖人”在地上慢慢爬著走,一個女的坐在他腰上,她單手夾著煙,身後揹著個方方正正的木頭箱子,那箱子像是個小藥箱子。

我看的瞳孔收縮。

這女的,是小賣部老闆娘!

怪不得....

怪不得田三久在下蔣村怎麼都找不到她,原來早就下來了...

小賣部老闆娘騎著恐怖的糖人,抽了一口煙,一臉笑意。

她看著死小孩兒塔這裡,一張嘴,吐了一個菸圈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04章

靚仔哥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