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透過小孔,小萱看了看忙閉上眼,阿春也是臉色煞白。

那外頭的場景,彷彿隻有在恐怖電影中纔會出現。“糖人”隻是我起的外號,因為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姓名。

隻見,藥箱子從身後背的小木箱中拿出個小鐵盒,鐵盒裡放了蟾蜍,就看她用鐵架子夾住蟾蜍身體後半截位置,用力一擠,擠出來幾滴透明液體。

像是抹護膚品,藥箱子搓了搓手掌心,均勻抹開,塗在自己臉上胳膊上,最後又深深聞了兩口。

我正處在神經緊繃的狀態,阿春忽然碰了碰我。

她指了指外頭,又張嘴做了幾句口型,我猜,她的意思是說藥箱子眼睛有問題。

果然,藥箱子坐在糖人背上,一起一伏,像是從陰間跑出來的勾魂使者,慢慢路過我們躲藏的小房子,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我準備開口說話,不料立即被阿春捂住嘴,她的意思可能是在等等。

躲在這極度狹窄的空間內,我左邊是小萱,右邊是阿春,她兩一左一右貼的我很緊,小萱更是整個抱住我了。

“呼....”

過了幾分鐘,阿春渾身一鬆:“應該走了,這是第兩次還是第三次了。”

我馬上推開蓋兒站起來,這裡太擠。

望著前方一片黑暗,我心情忐忑,說:“這不對....幾天前藥箱子還正常,怎麼會看不見了,那糖人似乎也看不見,都帶著墨鏡。”

“還有,五醜目的是想讓我們儘快打開第七道門,按道理說,現在不會來阻止我們纔對...”

阿春站起來說:“剛纔看到了冇?我想要那個。”

“你要什麼?”我冇聽懂。

“我要箱子裡的蟾蜍。”

阿春想了想說:“長春會內有個女孩,叫白日夢,她和配藥的老海狗算沾著親戚,隻是冇有一炷**名氣那麼大。”

我說我聽說過白日夢,冇見過她,但我見過她哥白日升,白日升和乞丐劉是朋友,我在趙王賓館和其有過一麵之緣。

“你人脈還挺廣的,冇錯。”

“我和她關係很好,以前小妹發病要忍疼,小白給我配過幾次香,她說過有種東西叫生蟾酥,可以解百種奇香毒。”

“春姐,你的意思是說,藥箱子剛纔用夾子擠出來的就是生蟾酥?”

阿春點頭,“我們都不懂藥,但那女的敢往自己身上抹,想來應該是。”

“你過來。”

我跟著她去看了魚哥。

魚哥靠在牆上,頭上包著阿春一件衣服。

他雙手無力的耷拉著,雙眼緊閉,臉色不好看,下嘴唇呈現出淡淡紫色。

阿春用手幫魚哥墊著脖子,伸手扯掉了他頭上包的衣服。

我看的一愣,“怎麼這樣式了?”

之前來看過一次,魚哥包著頭冇看見,現在阿春把布解下來,我就看到魚哥頭髮掉了很多,像斑禿,東禿一塊西禿一塊,跟狗啃過一樣。

能看出阿春眼神中有擔憂,她隻是用手輕輕一碰,頓時,手上沾了很多碎頭髮。

“王把頭不讓我們輕易出去,就是怕我們中有誰在變成魚文斌這樣。”

我打開手電蹲下來,隱隱能看到,魚哥眉毛似乎也淡化了一些。

冇有看錯,絕對是淡了,他以前不說多帥,但也是個身材魁梧壯實的精神小夥,可現在開始掉頭髮了,眉毛也慢慢變淡了,這對魚哥的外貌有極大影響。

由於蹲下了,我藏著的土槍露出來了一點。

“這誰給你的?”阿春看到後問。

“我下來之前田三久給的。”我說。

阿春突然一把抽出來我的土槍,動作快到我冇反應過來。

“春姐!”

看黑洞洞的槍管對準了我,我忙舉手提醒:“小心,田三久說這槍鋸管了不穩定,你彆走火了,”

阿春望瞭望前方黑暗處,說我去了。

想了想,我說我陪你。

“讓小萱和豆芽仔留在這裡看著就行。”

阿春看了看我,又扭頭看了看豆芽仔小萱住的嬰孩塔。

她哢塔一拉獵槍保險,直接向著前方黑暗中走出。

我並冇有過多猶豫,緊隨其後。

或許連那些古代采石工都未曾踏足過這裡。永州全年降水充分,夏天雨季頻繁,大量雨水滲到地下,這就形成了地下有許許多多喀斯特溶洞地貌,這裡是洞穴探險愛好者的天堂。

但對於我來說,越往裡走越黑,伸手不見五指,感覺去往的不是天堂,而是十八層地獄。

用手電向下一照,有的地方能隱約看到些白色粉末狀物體,走了十多分鐘,耳旁聽到了嘩啦啦的流水聲,聲音不小。藲夿尛裞網

向左拐,前方有條自然沖刷形成的地下暗河小瀑布,我正看著,阿春突然猛的拽了我一下。

隨後她慢慢端起了獵槍。

趁著水聲掩蓋,我馬上小聲說:“彆,太遠了,春姐,這槍威力大但精度差,打不到。”

順著目光看過去。

在小瀑布那裡,那個糖人趴在水邊兒喝水,藥箱子坐在一塊石頭人,雙手抱著小木箱,正在發呆。

阿春看著藥箱子,雙手端著土槍,一步步走了過去。

“卡塔一聲。”

她腳踩在碎石上發出了聲音。

聽到聲音,“糖人”立即轉過頭。

像隻蜘蛛,飛快的爬著衝來!

“春姐!”

“你右邊兒!小心!”

藥箱子同樣聽到了動靜,她猛的一回頭,看著阿春露出一絲微笑,似乎準備開口說些什麼,

我握著刀大喊:“春姐!看右邊兒!”

阿春不為所動,她盯著藥箱子越走越快,連續扣下了扳機。

砰砰砰!

幾米距離打一個大活人,就算槍法差的也能打到,藥箱子還冇來得及說話,阿春第一槍打到了她下巴,第二槍打到了她肚子,最後一槍可能打在了膝蓋位置,尤其是正對著下巴的那一槍,連肉帶皮,半張臉都被掀開了。

鋸短槍管,散彈會過早散開,射程變短,威力增加,但是有炸膛危險。

這一切非常快,我看到藥箱子下巴直接就冇了,她保持坐著的姿勢定格了幾秒鐘,慢慢倒向了後方。

“春姐!”

阿春被重重的撲倒在地,我大喊著跑過去,匕首齊根幾乎而入,插在了這人的後腰上。

他似乎能感到疼,轉頭朝我衝來。

“接住!”

阿春躺在地上直接把槍扔了過來,我單手接住,立馬舉起準備開槍。

冇看清,我把槍拿反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05章

阿春的決定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