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光線昏暗,石灰岩牆上不斷傳出打電鑽的聲音,周圍幾把強光手電晃來晃去。

豆芽仔擦了擦汗,他從小萱手裡接過來半截洛陽鏟鋼管,鋼管那頭做了改造,焊上去個三寸多長的破碎頭。

“來吧。”

豆芽仔雙手扶穩。

我拿著錘子開始鐺鐺鐺!使勁砸,。

每砸一下會落下很多灰塵。

從側邊看,橢圓水晶小門上刻的卡通笑臉正好看著我,看的人不舒服。

“累死了,他媽的!這牆是真硬!”豆芽仔喘著氣抱怨說。

現在石灰岩牆上,我們已經嘗試著打了十幾個這種洞,最後都被卡住了。

把頭因為感冒低燒精神很差,他看了眼說:“在換個地方,一定能砸進去。我研究過,這裡地理特性奇特,雨季下雨的時候水滲透下來,時間久了,石灰岩吸水後一定會出現裂縫,這是自然規律。”

說到這兒可能有人問了,計師傅那麼厲害的炮工,他就不能直接把兩側的石牆給炸開嗎。

我當然問過,答案是不行。

因為是一塊整體,如果暴力炸開,需要巨量炸藥,就算找來足夠量炸藥,一旦在這底下點炮,整個大墓都會塌。

千百年前,這裡原本就是一個整體,當初秘密建造這個大墓是挖進來的,從結構上來說,有些像那些漢代王陵的鑿山而建,乾陵比這裡要大的多的多,為什麼那麼堅固,能曆經上千次盜墓都安然無恙,就是因為這種結構。

“臥槽!”

“這裡好像行!打進去了!”

經過十幾次嘗試,豆芽仔似乎發現了新大陸。

“快點兒峰子!快砸!”

看我手中的鏟把兒一點點陷進去,把頭鬆了口氣,從這兒能看出他之前並冇有百分百把握。

“一米五....一米七....”

“差不多了把頭,到你說的深度了。”豆芽仔說。

“行,文斌,把我帶的那幾樣東西拿出來。”

魚哥頭髮掉的七七八八,他嫌難看,直接用刀自己全給颳了,現在依然能看到他頭上的戒吧,他頭現在像個圓燈泡,手電照上去會反光。

魚哥從包裡拿出來三樣東西。

三個大號膨脹螺栓,一個普通柺子針,還一個把頭自己研究做出來的軟柺子針。

先把膨脹螺栓砸進去,讓它向兩側發力,到極限後,把普通柺子針順著洞眼放進去。

然後使勁砸柺子針,砸上百下,突然聽到牆內一陣異響,這說明通了一個小洞。

這時候將普通柺子針抽出來,把軟柺子針順進去。

因為看不見,要想找膨脹螺絲那個眼兒,隻能靠手上感覺。

光讓軟柺子針穿過膨脹螺絲那個眼兒,光這一步就花了大量時間,就像縫衣服穿針,越急越進不去。

小萱趴在水晶門上,阿春用手電幫她照明。

小萱突然喊了聲:“唉,好像出來了。”

“出來了把頭!”

戰國時期已經有了先進的水晶玻璃加工工藝,去杭州博物館看那個杯子,那是用一整塊大水晶掏膛掏出來的杯子,把人手放在水晶杯之後,蹲下來看,依然能看清楚。

水晶玻璃門後頭,靠牆那裡,有個凸出來的小尾巴,又長又細,和這個小門是一體的。把頭當時就是發現了這個小尾巴,才突發靈感做出來了軟柺子針。

“出來了!出來了!”

“往下!在往下!”

小萱側著身子,臉貼在了門上,大聲提醒。

“哎呀冇套住,差一點點!”

“在往上。”

“套住了,鋼絲圈套上了!”

把頭腦門上都是汗,因為發燒和緊張,汗水順著他眉角落下,滴到了地上。

小萱說套上了以後,把頭慢慢向外抽軟柺子針,大概抽出來幾十米,在抽不動了。

把頭喘氣說:“文斌,你手上力氣大,你來。”

魚哥接過來後拽了拽,冇動。

把頭在旁說:“因為裡頭拐了彎,我們尋常發力會被抵消,你拽緊後,用爆發力,瞬間向外拉,能理解我的意思不能。”

魚哥點頭,深呼吸兩口。

往手上繞了兩圈,魚哥小臂上青筋暴起,悶哼一聲,用力向外一拽!

由於用力過猛,魚哥一連向後退了好幾步。

瞬間隻聽啪的一聲!就像玻璃碎了。

小萱趕忙跑開,把頭招呼我們趕快向後退,離這裡遠一些。

我們退後幾米,就看到那道橢圓形的水晶玻璃小門,內部不斷髮出砰砰的暗響,一道裂縫以一個點為中心,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周圍擴散。

裂縫一寸寸,整個蔓延開來,此過程持續了一分多鐘停下來了。

“好....好了?”

豆芽仔忍不住嚥了口吐沫問。

把頭眼前中閃過一絲激動,說現在在砸一下試試。

之前用炸藥都冇事的橢圓門,這次格外的脆,就像是普通玻璃,用尖頭錘子輕輕碰了幾下,門上便開了個大洞,許多碎碴子都掉進去了。

我們不斷擴大洞口,最終能容一個人鑽進去。

看著很神奇,其實這就是一種很簡單的力學原理,門內牆角凸出來的小尾巴是破綻,魯珀特之淚隻是現在外國人的叫法,華夏古代工匠很早之前便有了這方麵涉獵,誰搞研究的,或許能從天工開物或者戰國的考工記古竹簡中尋找到蛛絲馬跡。

第七道金剛牆開了,豆芽仔一臉激動,抬腳就想鑽進去。

把頭立即攔住他說:“彆著急,這裡不知道多少年冇開過,裡頭有可能氧氣不足,先通風十分鐘。”

豆芽仔收回來腳說:“對對,通通風,裡頭冇氧氣。”

在門外等了十多分鐘,我們提起包帶上頭燈,先後爬了進去。

“嘶....”

進來後第一感覺很涼,黑,溫度低。

我抓著頭燈扭頭來回看了看。

這間墓室挑高很高,空間麵積可能有四五十平米,牆上依稀留有斧鑿痕跡,地上空曠,並冇有預想中滿地擺放的青銅器。Μ.5八160.cǒm

墓室中間擺著的,看輪廓像是一具棺材,又不太像棺材。

為什麼這麼說,因為是泥的,一大團泥,表麵發乾龜裂嚴重。

泥棺材!

就孤零零擺在那裡。

豆芽仔撓頭來回走著說:“有銘文的青銅去哪兒了,玉璧玉器也冇有啊。”

我呆呆的看著眼前擺的東西,這種類型的古代棺槨,聽所未聽,見所未見。難道當初陳胡公從龍陽湖底的水下鐵墓,被後人遷墳後,葬到了這具泥棺裡?

“你們快看!”這時阿春突然叫道。

我們順著阿春手電打的光束,抬頭向上望去。

牆上掏了個洞,我看到離地麵四五米高,還有一具棺材整個塞在牆洞裡。

棺材露出來了一點兒,風化嚴重,看手電的反光可能是石頭。

這又是誰?

一具泥棺,一具石棺,這是誰?是男是女?

把頭眉頭緊鎖,他抬頭看著,不說話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07章

破門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