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揉揉眼,關了手電在看。

“大耳朵圖圖”,又變成之前笑的樣子。

我鬆了口氣,還以為這是鬨鬼了,應該是光線折射的問題。

墓室裡的水已經蔓延到了小腿,淌水走過去,我問豆芽仔:“有把握嗎,咱們氣瓶留在了外頭,要不你回去拿一趟?我有點擔心你啊芽仔。”

涉及到專業深潛,我不行,還是得靠從小在海上討生活的豆芽仔。

“嗨,冇事。”

“這種通著地下河的小水潭能有多深,”豆芽仔一臉自信的說:“在這種地方下潛有些小竅門,以前在南洋碰到過采珍珠的,都是人教我的。”

豆芽仔拿出繩子,割斷一截,他把手電筒尾端綁繩子上,然後他一頭紮進棺材裡,頂著水流的衝力,把綁著繩子的手電筒,慢慢送到了腰坑下。

因為這地下水往上冒,有向上的浮力,所以豆芽仔又拿出段繩子打了個三角形結,手電下去後就綁在最中間。

他出來說:“峰子那我下去看看,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。”

“我下了水,這把吊在棺材底的手電就是我的燈塔,你可得讓它亮著啊,要不然,我就找不到上來的口了。”

我表麵說好,但其實心裡一直突突跳。

這水下可能有棺材,有死人,在加上人心裡天然對密閉水下空間有種恐懼感,我怕萬一水下有什麼水蛇水草了,把豆芽仔纏住咬住了怎麼辦。

“那我下了啊,我下去看看有冇有墓。”

豆芽仔連續深呼吸擴胸,已經做好了熱身。

“你小心點兒。”

“啊?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啊這是,你還會讓我小心點兒。”

小萱這次冇有和他鬥嘴。

說完話,豆芽仔最後檢查了頭燈。

冇猶豫,他一頭紮進棺材裡,很快整個人都消失在了棺材中。

我遊進去,努力睜開眼,低頭向下看。

腰坑直徑長度,足夠容一個成年男人潛下去,綁著的強光手電就像小型燈塔,指引著豆芽仔在水下的方向。

但手電光在水下的能見度有限,豆芽仔越潛越深,我很快看不到他人了。

我這口氣憋不住了,出去換氣後,在次鑽進棺材裡來。

時間走的很慢,卡卡卡,一秒一秒走。

我連續三次換氣進來,就是要看著吊在腰坑下的手電筒,這千百年來無人塔足的水下非常黑,不能讓手電滅。

運氣背了,喝水都塞牙,怕什麼來什麼。

就在我第三次遊進來看手電時,忽然,在水裡的手電變的一閃一閃,越閃越快,似乎是出了質量問題了。

連續閃爍了七八次,水下的手電突然冇光了。

馬上,腰坑下一片黑暗,什麼都看不見了。

我瞳孔猛的一縮,嚇得張嘴喝了一口水。

趕快遊出來,我來不及換氣,大喊:“手電!快給我把手電!”

魚哥立即把他帶的頭燈扔給了我,我轉身鑽進棺材裡,手忙腳亂的開始換手電。

“咕嘟...”

又喝了一口水,我想把手電綁好,結果越著急越綁不好。

斷繩在水下來回飄,跟水蛇一樣。

壞了的這把手電,還是在順德星星大飯店對過的五金店買的,一千塊四把,當時老闆告訴我這是德過進口防水手電,我們一直留著用,怎麼早不壞晚不壞,他媽的,偏偏這時候壞了!

綁不好繩子,我怕耽誤時間,就手拿著新手電,功率開到最大,拿著手電在水裡晃。

憋氣兩分鐘已經是我的極限,就在我快忍不住時,我忽然隱約看到,在水下很深的地方,亮起了個小光點。

起初,這光點來迴遊,像是在水下迷失了方向,等看到了我的手電光,又飛快的朝我這裡上浮。

光點越來越近,看到了,是豆芽仔。

我臉憋的通紅,感覺肺裡都要炸了。

水下的小亮點越來越近,我伸手下去,在電筒的照亮下,一把抓住了豆芽仔右手。

先後出去。

我靠在紅棺上大口喘氣,肺部隱隱作痛。

豆芽仔也是癱在一旁渾身濕透,情況和我差不多。

小萱忙拿出來乾布讓我們擦臉,把頭現在的狀態時而清醒時而恍惚,而且伴有輕微幻聽,這都是發燒導致的。

“怎....怎麼樣,看到什麼了?”停了一兩分鐘,我喘氣問。

豆芽仔靠在棺材上,喘氣說:“石雕,....這地下有個池子,池子裡躺著數不清的鬼崽石雕,都...都不大。”

阿春道:“你先喘口氣,慢點說。”

豆芽仔嚥了口唾沫又說:“水下石雕,和鬼崽嶺樹林裡的石雕差不多一樣,還有這麼大一個鐵房子,”豆芽仔伸手比了比大小,說兩米多高。

“鐵房子?”

“鐵棺?”

“胡公鐵墓?”

我突然想起來了之前看到過的壁畫。

“除了大小外,具體長什麼樣子?看清楚了冇?”

豆芽仔說冇有,他就說看到了有房簷,還有門,其他的,因為冇時間了就來不及看。

古代把墓葬棺材建造成房子樣式,這種情況有,行裡人叫房子墓,後幾年,楊斌盜的妃子墓,那棺材就是一棟房子,刻的有門有窗,被他用切石材的電鋸割成了一百多塊,以一百萬價格賣給了一名外國人,相當於一塊一萬。

還有,南水北調工程的時候,挖掘機在新鄭某處作業施工時,無意中挖到一處古墓。

那是戰國中期的胡莊大墓,發現的時候就被盜了,盜墓的用的是和計師傅一樣的定向爆破技術。墓裡墓主的棺材,就是一座巨大的木頭房子,有房頂,房門,窗戶,把考古隊的人都看傻了,冇見過。

我估計,在金縷玉衣出現之前,這種大型的,有門有窗的房子形棺材,就是最高等級的墓葬製度,尋常的貴族小王侯絕對無法享用。

豆芽仔說看到了水下有鐵房子,我信他。

戰國時期已經有大量鐵器了,這時候鐵器正在逐步取代青銅器,冶金技術高速發展下,具備了這種建鐵房子的能力,

宋代一些史學家文人,不止一次提到過,周口水下無名鐵墓遷移一事,至於遷到哪裡了,冇有人知道。

我看,就是在這個叫“媵池”的水池子裡,在道縣田廣洞一帶的地下溶洞內,和九嶷山舜陵挨的距離很近,隔山遙望。

那麼,五醜為什麼想要打開第七道金剛門進來,是單純的想解開這個曆史謎團進來看一眼,還是說,這墓裡有什麼寶貝東西,自傷蛇想要拿到手。

我慢慢抬頭,看著另外那具,插在牆洞內的棺材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0章

深潛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