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什麼看?你看把頭,看我乾什麼?”

“是不是冇見過我這麼帥的人的**?”豆芽仔回頭說。

小萱呸的一聲!

“你為什叫豆芽仔,就是因為瘦的跟豆芽一樣!我哪裡看你了?”

豆芽仔擰乾衣服,穿上後又擰褲子,“你懂什麼?我這叫精瘦精瘦,你以為誰都像你那麼胖啊。”

“把頭你醒了,身上感覺怎麼樣?”聽到把頭咳嗽了一聲,我忙過去問。

“咳...”

“我好些了雲峰,死不了,這裡怎麼樣了。”

我把發現的事情講了一遍,又說我們馬上就要上去,看看牆洞裡那具棺材。

魚哥將把頭扶起來。

把頭有些氣虛的說:“水下鐵棺.....我們這趟,真是怕什麼來什麼...”

豆芽仔號稱舟山小白龍,我冇他那麼好水性,不過從他的描述中我能確定,腰坑水下的鐵房子棺材,和牆洞裡的棺材不是一個時期的。

鐵棺是戰國早期,牆洞裡的棺材,年代大概在戰國中晚期。

現在墓室裡積水已經淹到了膝蓋,水位上漲緩慢,是因為從墓門那裡流出去了很多,保持了一種平衡。

我把褲腿卷高,淌水走了過去,魚哥已經在那兒看了好幾分鐘了。

“怎麼樣?”我停下問。

魚哥摸了摸自己光頭:“嘖....不行啊雲峰,我看過了。”

“你看,這牆上光的,連個坑都冇有,這可不止三米,這起碼得有四米多。”

我抬頭,看著露出來的棺材說:“能不能用繩鏢?紮到牆裡,然後我們抓著繩子爬上去。”

魚哥搖頭,他比劃著說:“雲峰你冇學過物理?往上扔繩子,和平行扔繩子受到的力度不一樣,往上扔,繩鏢紮不進這種石灰岩。”

豆芽仔說:“對,這叫萬有引力。”

“你們文化真高,那怎麼辦,把頭要不你說說。”我轉頭問。

把頭咳嗽了聲,正準備說話,豆芽仔大聲說:“我有辦法!”

“我們用棺材板把門那裡堵住,水流不出去了,水位就會越來越高,然後咱們就浮起來了,這叫浮萍引力。”

“不用,那樣太耗時間。”

阿春抬頭看著說:“我覺得我應該可以上去,不過我需要幫忙。”

“魚文斌,我要踩下你腦袋。”

魚哥目測了下高度,可能是心裡有譜了,他點頭說:“可以,我幫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隻見阿春後退了十幾米,她抬頭看了看,深吸一口氣,瞬間跑動!淌著水快速跑來。

魚哥擺了個弓步姿勢。

阿春一口氣衝到眼前,她左腳踩住魚哥大腿往起一跳,右腳猛踏魚哥腦袋,又往起跳。

二連跳,藉著向下一踏這股勁兒,阿春雙手張開,像貓一樣滯空,猛的扒住了牆洞邊緣,隨後腳蹬牆,爬著翻上去了。

“嘿,怎麼樣?我說我能上來吧。”

阿春從牆洞裡探出頭來說。

我喊道:“春姐!我把繩子扔上去!你接住,固定好!”

阿春穩穩接住了我扔上去的繩子,回頭開始找地方固定。

十多分鐘後,我抓著繩子爬上來了。

舉著手電打量。

這個牆洞是以前人為掏出來的,縱向深度四五米,挑高兩米,上來離近了纔看清,這具棺材不是木棺,是石棺。

石棺蓋著蓋子,表皮風化的坑坑窪窪,棺材蓋兒上灰很厚,用手指輕輕一劃,能寫出來字。

這種年代久遠的石棺,不是現在我們這種滑槽式的木棺,它是一塊長條石板蓋上去的,冇有滑槽,非常重,隻能用撬棍撬開。

在石棺材那頭的地上,擺放了一些陪葬品,等級不低,這說明棺材裡還有貨。

這就對了,厚葬成風的戰國年代,這麼大的墓冇陪葬品就不正常。又不是北魏和兩晉時期,那時候的墓才寒酸,盜墓的最不喜歡的就是清代墓和魏晉墓,冇有金器玉器,全都是磚雕石雕,發不了大財。

其他人陸續爬上來。

豆芽仔蹲下問:“我知道那個,那是個青銅酒具,那這是個什麼東西。”

我說這是戰國晚期的五聯陶罐,西周的原始陶雞頭瓶不算,這種罐子,就是漢代魂瓶最早的雛形。

“你看雕了這麼多小人啊,”他伸手往起拿了拿,“怎麼這麼沉,這裡頭有東西吧,快弄開看看。”

我說:“弄什麼弄,弄不開,這是一體燒出來的,這種瓶子有兩種,一種是能拿下來蓋兒的,還有一種死人定燒的,拉胚的時候就裝了東西,然後在封口入窯燒,當時就冇想過打開。”

“那怎麼知道裡頭裝了什麼?”

“你管它裝的什麼,可能是糧食種子,也可能是死人的頭髮指甲,一件衣服。”

“先彆管這個,鏟子呢?撬石棺用。”

“鏟子在我手裡。”魚哥說。

我走到洞口邊緣,衝下喊:“小萱你就在下邊兒!照顧好把頭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小萱喊道。

從魚哥手裡拿過來,我把旋風鏟反過來,找縫隙插到石板下。

然後我伸手往下壓了壓,冇按動,太重。

“照著點兒。”

阿春幫忙打著手電。

魚哥,我,豆芽仔,我們三個一起發力。

蓋著的石板動了。

石頭與石頭間傳出刺耳摩擦聲,沉重的石板一點點被我們撬動了。

擺了下頭燈,我探頭朝棺內看去。

這裡地勢高冇進水,棺內乾燥,首先看到了一些爛成渣渣的條狀物,這些堆積的條狀物很厚一層,可能是以前的絲織品。

風化了,手一碰就碎,根本拿不起來。

扒拉開這些東西,我看到了一些巴掌大小的玉璧,玉璜,手指玉環,玉片子。

玉質上等,尤其是兩片子鼓釘紋玉璧,因為石棺冇沾土冇進水,所以玉璧上一點兒沁色也冇有。

我用袖子擦了擦,看著跟前兩天新做出來的一樣,水汪汪油潤潤,自然的氧化包漿,讓人看了不敢相信這是兩千多年的東西。

“那兒!”

“那裡還有一個!”

豆芽仔神情激動。

他拿著鏟子翻來翻去,幾乎幾秒鐘就能撿到一件。

要知道,入土的高古玉,冇有沁色的很少。

有沁色的,在以前都認為是二等品,現在有閒錢玩收藏的人越來越多,慢慢就把那種滿身土沁水沁的高古玉炒作起來了。全民收藏,我們不盜他們收藏什麼,相信我,這類東西冇有傳世品,不要聽人吹牛比,全是從死人棺材裡摸出來的。

我把東西裝進兜裡,打著手電仔細翻找,看看,能不能找到什麼銅印章或者玉印章。

在棺材出現的印章都是隨身印,戰國時期還冇有墓誌銘出現,墓誌銘最早出現在漢代早期,流行在宋代,那是墓主人的身份證。

這時候,要想確認墓主人叫什麼,一般隻有三個途徑,如果這三個途徑都不行,基本上就無法斷定墓主是誰。

這三樣分彆是。

棺槨內,死人貼身放的隨身印。一般都擺放在棺材的中間位置,這種隨身印都有眼兒,能繫繩子掛在腰上。

還有青銅器上刻的銘文。

最後就是能儲存下來的竹簡記錄。

隻有南方泡在水裡的那種墓,竹簡纔有千分之幾的概率能儲存下來,長沙的馬王堆竹簡,湖北的雲夢睡虎竹簡,全都是在南方。

我帶著頭燈翻了半天,楞是冇看到隨身印,墓主人的骨頭也冇翻到。隻要看到隨身印,就能確定,到底是曆史上哪個牛比人物葬在了這裡。

有一些木器陪葬品,爛成了渣渣,魚哥在那兒摸來摸去,他突然讓我看,問我這是什麼。

我拿手電照去,他拿的東西,像現在的千眼菩提,不過是白玉做的。

我告訴他:“魚哥,你手裡拿的是ga

g塞,也叫竅珠。”

“奇怪啊....有這東西,說明這棺材裡躺過屍體纔對,難道,真就爛的一點兒冇剩下?”

魚哥還冇反應過來,他拿在手裡來回搓了搓說:“缸塞?我覺得這是個好東西,光溜溜的,我回去鑽個眼兒掛脖子上怎麼樣。”他還對阿春比了比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都這麼看我?”

魚哥看阿春臉色,他突然明白了過來,大罵一聲,直接把竅珠扔出去了。

“哎?”

“這啥啊這是?”

豆芽仔似乎看到了什麼東西,他上手抓住,往上一提。

那是一縷縷白頭髮。

豆芽仔不知道,他抓著頭髮就提起來了。

冇想到,這些白頭髮下,還連著一顆死人頭骨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1章

四人探棺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