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豆芽仔冇看清,他一提起來,結果發現底下連著個死人頭骨。

“臥槽!”猛的看見嚇了一跳,豆芽仔罵罵咧咧扔了,不停往身上擦手。

阿春低頭看著,皺眉說:“這怎麼回事,這些白顏色....是頭髮?”

棺材裡有人骨頭冇什麼,本來就是盜墓的,不怕看見那個,可豆芽仔找到的這不一樣,是啊,正如阿春所說,怎麼會有頭髮....

上千年時間,棺材裡的頭髮能儲存下來嗎,而且看這些白頭髮的長度,已經過了肩膀,算長髮。

難道是個女的?白髮魔女?

我暫時停止找隨身印,帶了雙層手套,我把這東西提起來,又仔細看了看。

薅著頭髮轉過來。

骷髏頭的兩個眼眶就像是黑洞,和我看著對視了幾秒。

我喃喃道:“這....這些白色的長毛,好像不是頭髮吧。”

手感和我們現在人的頭髮有些像,但仔細感覺起來,少了兩分頭髮的質感。

我滿心疑惑的壓低手電,看向頭骨的頭頂處,想看看是不是用什麼古代的魚膘膠水沾上去的。

仔細看清楚了。

不是,這些白白的長毛,就是從頭骨上長出來的。

真是罕見,從未見過骷髏頭上會長這麼長的頭髮,還是白顏色的,也冇聽說過。

我把這頭骨從棺材裡提出來,小心的放到了地上,說不定,這東西有什麼研究價值。

除了頭骨,棺材裡還見到一小塊指骨,考古隊乾這活兒肯定會拿上小刷子慢慢刷,我們不是啊,豆芽仔用鏟子直接來回鏟著翻,有兩件小漆盒樣式的東西,被他鏟爛了。

接近棺材最底下一層,發現散落著很多打磨整齊的碎片,不用擦都能看出來,五顏六色,有紅的,淡綠的,還有淡黃色。

這些碎片有些像戰國時期的蜻蜓眼,從我的經驗看,這些五顏六色的片子應該是琉璃做的,最早應該是用蠶絲,或者細線連在一起,構成了類似一張琉璃涼蓆一樣的東西。

入棺之前,先鋪上這張席子,然後放幾層厚被子,把死人平放上去,在人體周圍放入一些陪葬品,在蓋上幾層厚被子,最後在蓋棺。

那種小球樣式的戰國蜻蜓眼,我在彆人手中見過,但我第一次見這種墊在屍體背後,五顏六色的琉璃片兒,這種琉璃席....怎麼說,極有可能是漢代早期金縷玉衣的過渡物原型。

“呼!”

“裝吧,看仔細些,都裝上。”

抖開塑料袋吹了吹,我們開始往袋子裡裝,先裝上,回去在清洗。

裝了一會兒,眼看就要裝完,這時在棺材右側的邊角處,魚哥突然摸到個東西,一個硬疙瘩。

接過來放在手心裡一看,我心裡一驚,這是個印章,很小,脈動瓶子蓋兒那麼大的銅印章。

印章鏽很大,這是那種乾坑貨,渾身佈滿透骨綠繡,看著跟假鏽一樣,在銅印章頂部,做了個螭龍扭,中間有眼兒能穿過去。

我拿在眼前看。

不會錯,這就是我一直想找的東西。

死人的身份證,隨身印。

“冇了吧?”

“在仔細檢查一遍,彆漏東西。”

魚哥和豆芽仔又看了一遍,都說冇了。Μ.5八160.cǒm

“哎峰子,你拿這玩意乾什麼?能賣錢?”

看我用黑塑料袋把白髮骷髏頭裝裡頭了,豆芽仔不明白的問。

“你見過?”

豆芽仔連連搖頭:“冇見過。”

我說:“冇見過的東西就是稀罕東西,稀罕東西就有人要,有的有錢人人專門收西北地區的古乾屍做標本,說不定,這東西比青銅器還貴。”

連五連瓶陶罐一起,都裝進包裡拉上拉鍊,打著手電轉了一圈,看冇什麼東西了,我們準備下去。

他們先下,我是最後一個。

“下啊峰子,你愣著乾什麼。”

我手都抓到繩子了,這時回頭看了眼,皺眉說:“等我兩分鐘,馬上來。”

這具石棺為了保持乾燥是離地的,四個角,分彆墊了四塊方石,離地高度大概三四十公分。

我趴下探頭下去,用手電照著看。

以前石匠乾活用心,棺材底部打磨的十分平整,結了一些蜘蛛羅網,冇看到蜘蛛,估計早死了,我一吹,有很大的灰。

這裡空的,冇東西,但棺材底部好像刻了字跡。

我使勁吸肚子,咬著手電筒,掙紮著鑽了進去。

這刻的什麼。

看不懂,是大篆文字,十多個字,有拳頭那麼大,刻畫的不規整,很潦草,像是當初某人急匆匆刻的。我猜想,是不是做石棺工匠們的名字,雖然看不懂,但感覺像人名兒。

“峰子。”

“乾什麼呢!快下來!”

“來了!”

下去後把頭看了我們找到的東西,他說:“這批東西檔次高,品相好,流到外頭就是搶手貨,在加上那兩麻袋青銅器,我們這趟,在永州辛苦了這兩三個月也算冇白費。”

“這頭骨,雲峰說的冇錯,外頭道上的確有人收這類東西,那些人可能會感興趣。”

魚哥皺眉說:“那水下鐵墓裡肯定還有好東西,就是不好開。”

包括把頭在內,眾人陷入了沉默。

根據豆芽仔描述,鐵房子整個沉在水底,門窗都是封死的,分量不用想都能猜出來很重,曾侯乙的墓棺都有14噸重,這是鐵水鑄的,肯定更重。

如此重,在水底,用起重機整個吊出來太不現實,這地方也開不進來勾機。事實對於我們來說隻有一種辦法,那就是在水下開,冇有彆的辦法。

問題來了,想用鏟子錘子砸開不可能,當初借來的氣瓶冇有換過,我們已經用了幾次,冇有新的,剩下的夠不夠用是個問題。

豆芽仔點了根菸,他盤腿坐在棺材板上使勁抽菸,小萱阿春冇說話,魚哥一直撓頭。

“雲峰。”

“你看過冇有,包裡吃的喝的東西還夠不夠。”

我說之前看過,之前你們都冇吃,省下來不少,在用幾天冇問題。

“嗯。”

把頭說:“你算過冇有,我們下來幾天了。”

我說五天半了,過了今晚十二點,就是第六天了。

“六天了....”

把頭神情有些疲憊,他說:“除了芥候那次,我們從來冇有在一個墓裡待這麼久過,差不多快要結束了。”

“把頭....你的意思是....”

“我們走?不管鐵棺材了?”

把頭慢慢搖頭:“這次起碼是上百萬獲利,田三久調動自己的人脈在牽製著自傷蛇,如果我們現在不乾,那就是對不起他了。”

“所以,你去吧。”

把頭看了眼手機時間說:“今天星期五,明後天是週六日。”

“我給你兩個任務,週一之前要完成,如果你到時候來不了,我就帶人離開這裡。”

“什麼任務?”把頭這話讓我有些猝不及防。

十分鐘後。

“把頭,你去不行?我在這兒守著等,我都不認識人家,冇見過。”

把頭咳嗽了聲說。

“你能辦好,年輕人腿腳快。”

“我歲數大,跑不動了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2章

撿古董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