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個多小時後,這時候是晚上十點多,我慢慢從水裡露了頭。

周圍寂靜無聲,我關掉手電,快速遊到池塘邊兒。

在樹林裡找到預先藏好的乾衣服換上,我提著個黑塑料袋快步離開。

冇有往田廣洞村那條路走,我一個人走夜路往北,悄悄走了一個多小時,去了相鄰不遠的下村。

把頭讓我千萬小心,怕被人發現冇敢開燈,全憑著月亮照明,夜路不好走,我撿了根棍子拿手裡打草探路。

下村對過是尖頭嶺山,尖頭嶺山下是一條馬路,能直通縣城市裡,白天的時候客車也都從這裡路過。現在去那兒旅遊,也會走這條路。

這時候晚上十一點半,我穿的牛仔褲,布鞋,破夾克,頭髮因為沾水濕透了冇梳過,一手提著個黑塑料袋,一手拿著根棍子。

好不容易看到輛麪包車亮著車燈開過來,我揮著棍子攔車。

司機冇停,就是放緩車速探頭出來說:“屎殼郎仔,去哪啊你?”

我跑著追上問:“你說什麼剛纔?“

“屎殼郎仔啊,大半夜的在馬路上走,你去哪啊,”

“屎殼郎仔”在他們本地話裡可能是罵人的意思?我忍著說我去火車站,到市區周圍車多的地方都行。

“那你運氣好遇到我了,要不然你得走到天亮。”

“上車吧,我正好去市裡拉貨。”

到了市區把我放下來,我跟人打招呼說慢點,至於他說的屎殼郎仔,可能是要飯的意思。

身上還有兩百多塊錢,打出租去了火車站。

那時候還不叫永州東站,這裡一年多以後就停運了,火車站很小,鐵道兩邊都是樹,樹後頭是一排排亂拉電線的自建樓房,這裡晚上燈火通明,治安不好。

進車站買了淩晨2點半的車票,過了十二點就是週六,我禮拜一之前必須要回來。

去哪呢?

去常州,找一個外號叫老卡的土工。wWω.㈤八一㈥0.CòΜ

把頭告訴我,這個老卡雖然在常州,但他是北派的人,前五六年來到了南方定居,貌似是金盆洗手不乾了,把頭冇跟這個人搭過夥,大哥孫老大早年和這人有過接觸,雙方關係就算是個臉熟。

把頭之前考慮過這個人,但是一來因為雙方之間不太熟,二來冇預料到水下鐵棺,所以也就冇去。

綠皮車從永州到常州,四個多小時,天擦亮的時候到常州車站下車,把頭隻告訴我一個大概地址,這個人還不太好找。

從常州車站打出租車,到了把頭說的地方後我就找,像早上出來遛彎的老頭老太,報亭和小賣部的老闆,都不認識這人,一直打聽到早上十點多,我找了一家賣早點的路邊攤吃飯。

本來冇報什麼希望,就隨口一口,冇想到炸油條的老闆說:“老卡?你找他乾什麼?”

“你認識?”我忙放下碗筷。

老闆擦了擦手,將抹布隨手扔到一邊兒說:“認識啊,我昨天還去他那裡拿了口鍋,這不是嗎,”他指著放雞蛋湯的新鍋讓我看。

“你要找他得趕快了,往常,他十一點就收工開車回去了,我可不知道他家住哪裡啊。”

豆腐腦也冇喝,我記下地址後拿了兩包子,吃著包子就找過去。

老卡現在乾的營生是“盜鍋”,00後不知道,90後應該有很多朋友見過吧。

當時易拉罐,露露瓶子等都是鋁的,自己家裡收集的多了,就會拿這些去街上找盜鍋的,融了後做一個鋁鍋鋁盆什麼的,做出來的東西質量很好,用個幾十年不會漏水。

還有,小孩子往往會纏著大人,說不要鍋,說要用易拉罐做一個小寶劍小斧頭什麼的,

我到了地方,遠遠看到一輛三輪車停在馬路邊。

地上擺了很多東西,有裝滿沙子的桶,泥火爐,鉗子,厚手套等。

泥火爐已經把易拉罐燒化成了鋁水,一個男的四十多歲,叼著菸頭,留著非主流的長頭髮,正在帶手套。他身邊還有箇中年婦女在幫忙。

我快步走過去。

“盜鍋?我馬上就要收工回去做飯了,你下午四點以後再來吧。”

我說:“不盜鍋,有點事想請您幫忙。”

“哦?”

他叼著煙問:“不盜鍋你找我乾什麼?什麼事兒。”

“老卡哥是吧,能不能借一步說話。”

走到路邊兒冇人地方,我遞過去一根菸說:“我要在水下割個東西,三萬塊錢怎麼樣。”

他楞了楞。

“我就是個盜鍋的,哪會割什麼東西,小兄弟你找錯人了。”他說完轉身就要回去。

“等等。”

“老卡,你乾過這方麵活兒,而且不止一次,孫連天是我大哥,我把頭叫王顯生,你應該聽說過,五萬怎麼樣。”

他轉過頭來,打了個哈欠,笑著說:“那你也應該知道,我五六年不乾了。”

說著話,他先看了看跟著他盜鍋的那女的,然後靠近我小聲說:“得加錢。”

“六萬。”

“十萬。”

“先錢,現在就要。”

我搖頭:“先給五萬,事成之後在付五萬。”

“那我做不了這活兒,小兄弟你去找彆人吧。”

看人要走,我心一橫說:“好,我現在取錢,你中午跟我走。”

他看了我一眼,叫了叫那個正在踩扁易拉罐的女的,對著他比劃了一通手勢。

這女的馬上對他比了一些手語。

看不懂他們在交談什麼,我這才知道,原來這女的不會說話,是個啞女。

按照約定,我先去銀行給老卡轉了賬,然後中午坐他們三輪迴家,在他們家吃了飯。

趁這啞女收拾碗筷時,我說下午能不能走,我那裡有氧氣乙炔,還有割槍,比較急。

他問:“水有多深?”

我說大概十幾米,可能二十多米。

他搖頭:“那就不行了,乙炔對壓力敏感,水深超過五米我就不敢用,要用專門的氫氧混合瓶,而且氣帶要做特殊處理,要打蠟封膠水,不能用你們那個氣帶。”

“你下午等著,我去準備需要的東西,快的話晚飯前能回來。”

我說好,那你儘快。

“爸爸爸爸!”

突然從院外跑進來個小女孩,七八歲,紮著馬尾辮,穿著身紅色碎花小棉襖,臉上胖嘟嘟的,很討人喜。

老卡一把將小丫頭抱起來,哈哈笑著說:“你怎麼不寫作業,又跑進來了。”

小女孩拍手說:“我寫完了,我要看電視。”

老卡捏了捏小丫頭鼻子,寵溺的說:“好,爸爸給你放電視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3章

常州老卡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