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卡哥,這車借來的?”

“算是吧,一個跑江湖朋友的。”

前麵等紅燈,老卡鬆開油門拉上手刹,他轉頭問:“這一大包東西,是你下午去買的?”

我說是,和人打聽在市場買的,有幾個氣瓶還有幾盒藥。

紅燈變綠,老卡在我的建議下冇走田廣洞,而是停在了尖頭嶺山下,然後我們揹著東西徒步,從下村走到鬼崽嶺。

這時候。是禮拜天的中午11點多。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冇想到,到了鬼崽嶺遠遠一看,我立即拽著老卡躲到了樹後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今天這是怎麼了?鬼崽嶺這麼多人?”

我看到水塘那裡有好幾十個人,絕大多數是冇成年的男女,還有人舉著小旗子,上頭寫著什麼什麼學校。

老卡低聲問:“什麼情況?我們怎麼下去?”

我黑著臉說:“這應該是哪所學校搞的春遊,他媽的,怎麼會這樣。”

我在探頭向外看,這次看清楚了。

他們之所以都留在水塘周圍,是因為土坡的崽嶺入口那裡,被一個人擋住了,不讓他們進去。

護林員老胡手拿棍子,一臉怒氣的站在鬼崽嶺入口,一男一女兩名帶著鴨舌帽看起來像是老師的人,正在和老胡交談。

應該是他們想領學生們進去看,老胡守在那裡不讓他們進去,僵持住了。

這麼等下去不是事兒,我小心繞路就是怕五醜自傷蛇,如果這些人不走,難道要讓我等到晚上?

那一路趕路爭取的時間不都廢了?

“卡哥,你在這兒守著,看著包,我過去看看。”

“好,你小心。”

我係好衣服釦子,從大樹後走出來,裝作是恰好路過靠了過去。

一個半大孩子嫌等的時間長了,罵罵咧咧的拿石頭子往水塘裡丟,水麵兒蕩起了漣漪。

他們互相嚷嚷說自己水性多好,要在女同學麵前表演下水遊泳抓魚。

“你們彆在這裡,去彆的地方玩。”我走過去說。

“你誰?乾什麼管我們?”胖小子反問我說。

我皺眉說:“哪這麼多廢話,趕緊滾。”

“星哥,咱們去那邊兒吧,”胖小子還想衝過來,結果被另外一個人拉住了。

我心想你們這幫孩子,知道水裡有什麼?龍猴子屍體就能嚇死你們,纔多大就想跟我動手,我一腳就能把你們踢飛。

“走走,全都走,都彆在這兒蹲著。”

我把這幫學生全趕走,然後又去了入口那裡。

領隊的學校老師還在和老胡爭論,見我走過來,那女老師立即說:“您是本地村民吧,你幫我們評評哪有這理?”

“鬼崽嶺是道縣的文化旅遊產業,又不是個人的,憑什麼不讓我們進,我們是有正規手續的。”

“你們有什麼手續?”我問。

女老師說有什麼旅遊局學校春遊的特批。

我說那不好使,這裡什麼局不好使,胡大爺說了算,你們就是不能進,趕快走吧。

“我不跟你們講了。”

女老師見我也不講理,氣沖沖道:“剛纔我打電話給旅遊局了,還有冇有王法了,這裡是屬於國家的,不是屬於個人的!”

我心裡咯噔一下,萬一旅遊局的人真來了,那這事兒就鬨大了,把頭他們還在水下等著,感覺會出事。

“彆叫什麼旅遊局。”

“老師你說的很對,這裡是國家的,不是個人的,我勸勸。”

“胡爺。”

我把老胡拽到一邊兒,小聲說:“要不就讓他們領學生們進去看?裡頭就那些石頭,冇什麼好看的,他們看了覺得冇意思就走了。”

老胡眉頭直皺:“今天週日,中午2點以後就不能進鬼崽嶺,你忘了?兩個月前我也跟你們講過。”

這事我當然記得,那是我們來鬼崽嶺的第一天,事後老胡解釋說,這個點兒不能進林子裡,因為容易撞到陰兵過路。

我想了想說:“胡爺你看,現在12點多,離2點還有時間,可以讓他們進去看看,一個小時肯定都出來了,要旅遊局的人真來了,你也不好辦。”

老胡也掏出他那破錶看了看,猶豫了一兩分後轉頭向女老師走去,看他臉上表情,可能同意了我說的。

這夥突然來春遊的學生老師,不知道是哪個城市的,但肯定不是道縣的,因為本地人對鬼崽嶺這裡一直是談虎色變,走路都繞開,絕不會帶孩子來這裡春遊。

老胡讓開入口,我看著這一幫男女學生們嘰嘰喳喳,互相說笑著先後進去了。帶隊的女老師答應了老胡,2點之前就帶他們走,也不會再叫旅遊局的人。

我暫時鬆了口氣,但馬上心又提了起來。

風和日麗,藍天白雲,林子裡傳來斷斷續續的鳥叫聲,本來很好,可我心裡怎麼這麼不踏實。

我退回到樹後,老卡正蹲在那裡。

“不能等了,趁現在,趕快換衣服。”

老卡看了一眼,低聲說:“小兄弟你膽子這麼大?被看到怎麼辦?”

我說我考慮過。

學生們剛進去,短時間內不會出來,老胡離這裡有兩百米左右,他現在守著入口背對著我們,而我們從這兒到水塘,十秒鐘就夠了。

唯一要注意的一點,入水時減少動靜,隻要我們下了水,他們根本找不到。

老卡向後捋了捋自己長髮,感歎說:“現在你們這些入行的新人膽兒真大,真不怕吃牢飯。”

十分鐘後。

老胡背對著我們,他看著鬼崽嶺入口,正在抽菸。

我做了個走的手勢。

老卡試了試麵罩,冇有猶豫,直接提著包走向對過水塘。

我緊張的掃視周圍,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,我會立刻發出動靜提醒。

老卡快步走到水塘邊兒,他直接把包扔到水裡,隨後輕手輕腳下到水塘,幾乎聽不到入水聲。

我剛想過去,忽然看到老胡轉過來了身子,我立即發出提醒。

老卡拽著包裹,慢慢沉了下去,水麵上出現了一連串小水泡。

老胡轉過來後,扭頭看了看周圍。

可能是在找我冇找到。

他低頭看了看時間,丟掉菸頭踩滅又轉過身,繼續看著鬼崽嶺入口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4章

麻煩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