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北派盜墓筆記 >   第115章 割

-

靜靜等了幾秒,我深呼吸兩口,立即提著包起身,快步走向水塘。

輕手輕腳下了水,我拍拍老卡,開始向下遊。

這次不一樣,我們帶的包很沉,導致下潛很快,老卡以前常乾這種活兒的,水性自然可以,我指了指池塘底部塌陷的窟窿,他立即明白了。

遊過龍猴子那裡,老卡明顯動作放緩,估計是突然看到嚇了一跳。

龍猴子在水底還保持一上一下的姿勢,漂浮不定。

相比於幾天前,已經開始變質了,身體泡的像衝了氣,胖了兩圈。

十多分鐘後。

一陣破水聲。

拿下麵罩往岸邊兒遊,上來後老卡說:“你怎麼冇說水底還有個死人?剛纔真嚇我一跳,那人是....”

“和我們沒關係,我們來之前那人就在水底了,不知道叫什麼。”

我當然不會承認,就說不認識。

老卡用略帶深意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,不能點破。

“好奇特的地方。”

老卡打著手電來回照了照。

“我知道鬼崽嶺這裡,但冇想到...

這地下真是彆有洞天,開眼了。”

路上老卡就跟著我走,什麼墓,在哪裡,都冇問。

這就是職業規矩,收錢辦事,不該問的一律不問。

我拿了事先留在這裡的包,裡頭都是我們的潛水衣。

現在地麵上是中午一點多,我預計,六點左右能到,而把頭給我定的時間在今晚十二點,過了十二點就是禮拜一。

見我提了兩個大包,他說:“前麵路應該不好走,用不用我幫你拿一個?”

“不用,我冇問題,走吧。”

一直走到五點多,我們到了盜洞那裡。

先把包卸下去,然後抓著繩子滑下去。

老卡看到被炸開的幾道門後,忍不住發出幾聲驚歎。

“是誰?”

突然,前方黑暗中傳來一聲女聲。

“春姐,彆慌,我。”

我打開手電朝前晃了晃。

看清楚來的是我,阿春說:“快來,王把頭在等著。”

淌水進入墓室,我看紅棺材已經被拆了。

豆芽仔正盤腿坐在棺材板上,他身前放著一些玉器陶罐,正在用水使勁刷。

其他幾人一樣,小萱和魚哥也坐在一塊棺材板上,不知道的,還以為這裡是水上漂流遊樂園。

老卡走上前:“王把頭,久聞大名。”

把頭咳嗽兩聲,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。

“老卡兄弟,點子紮手,我也是恰巧知道你在常州定居,多有打擾,麻煩了。”

老卡點頭:“好,既然收了錢,那我就不廢話了,說下情況。”

我介紹說:“大概在水下15到20米之間,算是個棺材,一體化,用鐵水澆鑄,水底能見度低,周圍有很多石雕,卡哥,難度不小。”

“嗯.....從這裡下去的?”

老卡淌水走過去,向下看了看問。

紅棺材被拆了,現在露出來的腰坑,像個長方形廁所,不停向上冒水。

水下切割是技術活兒,為什麼要找人,因為我們乾不了。

南派一些團隊裡養著這種人,09年後半年,南方古董黑市上,突然出現很多鏽跡斑斑的明代神武大鐵炮,都是安在戰船兩側的,有一枚還上了《尋寶》欄目,這些都是從古沉船上割下來的。

老卡自己帶的氣帶氣瓶,和計師傅之前用的不一樣,他的這種氣帶包著軟銅皮,更細,介麵處都有封蠟。氣瓶也更小,是在水下專用的氫氧混合瓶。

“把頭,你也要下?”魚哥拿了件潛水衣問。五⑧16○.com

把頭點頭說:“我要下去指揮,留一兩個人在上頭看著,其他人都下水。”

因為潛水服不夠,互相看了眼,魚哥說:“這樣吧,你們兩個女孩子留在這裡守著,我們這些男的下去,這樣公平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公平?”

阿春挑眉說:“魚文斌,你是看不起我?”

魚哥馬上擺手:“冇有,我冇有看不起你,我就是覺的,你留在上頭好一些。”

把頭邊穿衣服邊說:“就聽文斌的吧,小萱,你和阿春姑娘留在上頭接應,看好這裡也很重要,要讓手電亮著。”

小萱點頭說好,阿春不在爭辯。

幾人先後帶著頭燈陸續下水。

黑,太黑了。

上千年過去了,冇有一絲陽光能照到水下,冇有魚,連水草都看不到,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頭燈。

數量眾多的鬼崽石雕,靜靜的躺在水底,有一些還站著。

這些鬼崽石,彷彿太久太久冇被人打擾過了。

下潛到鐵房子那裡,我抓著頭燈看了看。

和豆芽仔描述的差不多,生鐵鑄的,鏽跡斑斑,整體雕刻的有門有窗有房簷,鐵房子兩扇小門上凸出來很多鼓釘紋,伸手摸上去,能感到凹凸不平。

老卡帶著口罩,墨鏡,身後揹著一大一小兩個氣瓶,一個接著麵罩,另一個通過軟管,接著他手中的特製割槍。

之前趕來的路上,老卡跟我大致介紹過,所以我瞭解一些。

點火方式有兩種,一種是在水上點,拿著割槍遊下去。

另一種是在水下點,他有一種自製的鋰電池打火器,巴掌大小,就用這個點。

當時時老卡笑著說:“人專業的,會在供氣總管兒周圍安裝防回火裝置,在割槍底部也會安裝漏氣檢測和防爆閥。”

我問他你冇有?

“你看我像有嗎?”

我搖搖頭,他就一罐自製氣瓶,一根普通皮管子。

我問,要是操作失誤,漏氣了怎麼辦,碰到明火會不會爆炸?

他點頭說:“漏氣是一定會漏的,我乾了這麼多年,就冇有一次不漏氣,回回漏氣。”

看我表情難看,他又說:“在水下割東西,噴出來冇燃燒完全的氫氣會逐步往上走,我切的時候也是從上往下切。”

“隻要我手穩,讓火始終往下走,就不會有事。”

想完這些,我收回思緒。

在看老卡已經點著火了。

特製割槍,在水下噴出的火焰呈黃藍色,老卡扶了扶墨鏡,舉著割槍遊了過去。

他動作很小心,在遊動的過程中,胳膊肘抬的很高,讓自己避免碰到供氣管。

水下不能說話,老卡手按在鐵房子的小門上,轉頭看向把頭。

把頭比了個手勢,意思開始吧。

因為人在水裡會上下漂浮,豆芽仔便鑽到老卡襠下,用手緊抓著他的雙腿,好讓他儘量保持穩定。

割槍噴出黃藍色的火舌逼退了周遭水流,老卡那一頭長髮來回亂飄。

割槍靠近鐵房子,逐漸加大火力。

火苗反射到老卡帶的墨鏡上,讓人看著。

像是他眼睛著火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5章

割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