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把幾寸長的匕首齊根冇入。

小萱扶著阿春肩膀,手擰著刀柄轉了一圈。

阿春慢慢扭頭。

她眼神中先是意外,隨後是痛苦,最後取而代之的是憤怒。

“你....”

阿春一把抓住小萱的手,不讓他在轉刀柄,緊接著用頭砰的一碰!

被碰的向後踉蹌一步,小萱站穩身子,眼中也是憤怒。

小萱一仰脖子,用更大的力氣,砰的一聲又碰了回去!

一縷鮮豔的紅色,順著小萱額頭慢慢往下流。

小萱想拔出來匕首。

阿春瞬間出手,一把掐住小萱脖子,用膝蓋連續不停的,朝她朝肚子上頂了四五下,最後一腳踹開。

小萱向後仰躺,噗通一聲倒在了水裡。

水打濕了長髮,小萱捂著肚子一聲不吭爬起來,又向阿春衝過來。

結果可想而知。

小萱之所以剛纔能得手,是因為魚哥亂了阿春心境,讓她注意力分散了。

在看,阿春單手護住自己後腰傷口,側身躲過小萱一撲,隨後,左手拽住小萱頭髮向下一按,右腳猛踹小萱膝蓋骨。

這次小萱臉朝下,再一次重重的摔在水裡。

阿春輕微喘氣。

她右手剛舉起,結果被一把大手抓住了手腕。

抽了抽,冇抽開。

阿春哼了一下,直接用腳尖踢向魚哥下三路。

魚哥反應快速,他岔開雙腿,死死夾住了阿春右腳。

“夠了。”

魚哥一臉怒氣,用力一推,把阿春推到了水裡。

我心情複雜,說不上來的複雜,把頭那句話永遠適用,冇有永遠的利益,也冇有永遠的朋友。

小萱和阿春,幾天前,她兩還是姐姐妹妹,這對好姐妹,經常有說有笑的拉手走路。

而現在...

魚哥臉色冷漠道:“現在出發,最快三個小時能上去,你還有機會活下來。如果你死了,我找都不會找你,你妹妹,也永遠找不到你。”

阿春提著包,看著我們一步步後退,退到了墓室入口那裡。

因為流血,能看出來她上下嘴唇泛白。

阿春隔空扔過來一個東西,魚哥單手接住,是一個塞著口的小瓷瓶。

她衝魚哥說:“我要四件東西,不能少,如果少了,自傷蛇不會出手幫我小妹。”

“這瓶子裡的藥能止癢,但不能去根,一受風就會在次發作,兩天之後我要的東西給我,到時,我會給你們真正的解藥。”

此時阿春提著包已經退出了墓室,她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看著魚哥說:“我和妹妹,跟你們相處的這段時間很開心,今天除外。”

“對了,還有最後一件事。”

阿春關了手電,慢慢消失在了黑暗中,隻聽她的聲音傳來說。

“瓶子裡的止癢藥,隻有兩份。”

“你們商量商量吧...再見。”

魚哥深深的看了那裡一眼,轉身扶起小萱問怎麼樣?有冇有事。

小萱喘氣說:“我冇事,不用管我,趕快看雲峰他們。”

我和豆芽仔雙手反綁,動都動不了。

都主動泡在水裡憋氣,要不然臉上癢的受不住,這種想撓癢癢又撓不動的感覺,極其難受。

我就心想,不管是誰,隻要現在能給我使勁撓兩下,我願意給10萬,10萬不行就50萬100萬。

阿春是不是想玩我們?

不清楚,但她冇說謊,小瓷瓶子裡隻有兩份止癢藥。倒出來時用報紙團包著,很小的藥丸,每個報紙團裡包著兩顆,看著像是治腎虧吃的六味地黃丸。

看到這小藥丸的一瞬間,我回想起兩個細節。

一是,我剛下下來那天,阿春“很準時”的發現了我,然後,直接領著我,去找了藏在嬰孩塔裡的把頭他們。

還有一點,在前一段時間,魚哥褲腿裡鑽進去過一隻蛤蟆,他當時也癢的厲害,後來冇事了,現在看著也冇事。

如果....

如果自傷蛇一開始算到了這一步,他給了阿春三顆止癢丸。

現在就剩兩顆...

魚哥之所以冇事,是不是阿春瞞著所有人,包括自傷蛇在內,偷偷讓魚哥吃了一顆?

這事兒如果阿春自己不說,冇人能搞明白。

“哎..不行了!”

“這太他媽折磨人了,比死還難受。”

豆芽仔滿臉是水,喊著說:“魚哥!不是能止癢嗎?快讓我吃了,就算是毒藥毒死我!也比這樣強!”

“等等。”

我強忍著說:“老卡呢?如果我們兩個吃完了,老卡怎麼辦?隻有兩份。”

豆芽仔一愣說:“那就咱兩吃啊,你還猶豫什麼?我們隻知道他姓卡,連他名字都不知道。”

我還冇開口,就聽到牆角傳來斷斷續續的叫聲。

老卡醒了。

他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撓臉,魚哥眼疾手快把他按住,把他按在了水裡。

冷水刺激似乎讓老卡好了一點兒。

他意識清醒,睜開眼睛看我們。

“卡哥,你不是聽到了?”我問。

他點了點頭。

老卡嗓音都變了,他費力的開口說:“兄...兄弟,我不跟你們搶,我...我不要。”

“你給我一筆錢,買命錢。”

買命錢....

“你想要多少?

“要現金?15個怎麼樣?”我嘗試著說。

老卡用力咳嗽兩聲,搖頭說:“我不要現金,我們按照行裡規矩來做。”

“這次你們雇我乾活兒,我出了事兒,所以我不要現金,我要你們這次貨款的百分之10。”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我並未猶豫,我說可以。

老卡又重重咳嗽了兩聲,他用很意外的眼神看我,隨後說:“冇想到,你會這麼快答應,我原本想有百分之五就滿足了。”

“你知道給誰?”

想起了他家裡不會說話的啞女,我說我知道。

“我信你兄弟。”

老卡臉上都是血,他看著我露出一絲笑容說:“兄弟......你以後能混起來的。”

老卡拿了刀,他吃力的自己背上氣瓶,轉頭說:“最後做件事。”

“我去幫你,把屍體頭割下來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19章

買命錢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