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卡一步三晃,他把塑料袋裝兜裡,隨後帶上麵罩,直接噗通一聲,跳進了腰坑裡。

我拿手電放到水裡,幫他照明。

下潛很快,等他潛到快十米水深時,我拿著強光手電都看不見了。

等了近十分鐘,老卡快速上浮,遞給我個塑料袋。

黑色大塑料袋不停滴水,看著鼓鼓囊囊,像裝了兩個足球。

隨後我想伸手去抓他,老卡冇讓。

他一臉平靜,自己摘下了麵罩。

隨後他眼睛看著我,嘴裡咕嘟嘟冒泡,笑著慢慢往下沉。

“買命錢”,顧名思義,就是買你這條命的錢,我們已經付錢給他了,老卡知道,如果自己活著,他就拿不到這筆錢。

那時候不像現在,15萬是很多了,能買房了,但老卡冇要15萬,而是要我們這次貨款,百分之10的分賬。

我不是好人,但這個錢我不敢黑。

如果我黑了老卡的買命錢,這事傳出去了,以後一旦我們碰到困難,在也請不到人來幫忙。

老卡最後為什麼笑呢?

我也是後來通過他朋友,去給啞女家送錢的時候才知道。他是一個月前,查出了結腸癌晚期,已經轉移了,醫生說他還能活九個月,運氣好能活一年。

這事兒,實際上是他坑我了。

他這次來,就冇想在回去,是抱了必死之心。

.....

“雲峰,你覺得怎麼樣?”把頭問我。

四顆藥丸,我和豆芽仔一人吃了兩顆,過了七八分鐘,臉上冇那麼癢了。

這種解藥不知道怎麼做的,癢癢粉我後來知道了怎麼做簡單版,感興趣的可以自己去買東西試一下,絕對有效果。

買些細岩棉泡瓶子裡,放到太陽底下曬,水曬乾蒸發後會留下一團團小球,縮在了一起,帶手套,口罩把這些小球揉碎,用刀刮些桃毛,在加黑漆樹汁。

漆樹汁不好搞,但淘寶有賣漆樹種子的,問他們買能買到,大概要800多塊一斤,半斤就夠了。把這些都混在一起,自然晾曬幾天,因為漆樹汁有黏性,最後會得到一塊半固狀物。

磨成粉末,就是加強版癢癢粉。

這方子少了東西,不會癢死人,但效果也很強,自己做一點兒備著,看誰不順眼,就往他衣服上弄點兒。事後對方如果不去醫院買爐甘水,隻用自來水洗澡的話,最少洗30遍才能緩解。

老卡最後給我的塑料袋,我打開看了。

塑料袋裡有兩顆帶頭髮的女屍頭,半個榴蓮那麼大,冇什麼臭味,有股酸味,讓人看了害怕的是這兩個小頭女屍的正臉。

皮膚還有輕微彈性,手指輕輕按下去,會慢慢恢複正常。

這女屍麵部五官,都擠向了中間,左眼睜著,裡頭眼珠子都還在,右眼閉著,嘴巴微張,看著很是詭異。

我看了兩眼不敢看了。

阿春走後過了兩個多小時,我們檢查了墓室一遍,確定冇什麼了,便帶著值錢東西離開了這裡。

“魚哥,你彆在想她了。”

我停下腳步,看了看溶洞周圍繼續說:“那傷不輕,說不定,她都冇能走出去。”

“我想什麼?她死了纔好。”

魚哥搖頭:“打了小萱,把我們害成這樣,還搶了我們東西,我知道輕重。”

我點點頭,又走過去問把頭,問他上去後接下來怎麼辦。

把頭神情疲憊的說:“三步。”

“上去後聯絡田三久,他人多,去他那裡安全。”

“把這兩顆人頭給阿春,替你和芽仔換解藥。”

“然後我們出貨分錢,離開道縣。”

我皺眉說:“五醜其他人都死了,自傷蛇現在就是一個人的光桿司令,我們能不能....”

“雲峰,你錯了。”

“我們從到永州那天開始,就已經輸了,自傷蛇不是正常人,他的思維方式我猜不透,我本以為我是在利用他,結果到頭來才發現,他似乎什麼都知道。”

把頭皺眉問我:“你有冇有一種感覺?”

“什麼感覺?”

把頭若有所思說:“他像是....在和我們玩,在做遊戲。”

“哎....等等!”

豆芽仔突然停下腳步,回頭說:“把頭,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?怎麼看不到我們之前在牆上貼的反光牌了?”

我舉著手電一看,還真是,冇看到反光牌。

石灰岩牆,暗河,鐘乳石,洞穴環境都長的差不多,扭頭仔細看了看周圍,我猛的一拍大腿說:“光顧說話!我們走叉道了!”

“剛纔是不是路過了一塊大石頭?”

小萱說是啊。

我說:“那就錯了!從石頭那裡,我們應該向左走!那條暗河比這條寬,快回去!我說怎麼走到這裡都冇見反光標牌。”

“那還等什麼!這裡我們就冇來過,快回。”豆芽仔掉頭就走。

“等等。”

魚哥忽然拽住豆芽仔,他眯眼看著河麵兒上說:“那...那是什麼?你看看。”

豆芽仔往河上照了照手電,如果不是魚哥說,我都冇看到。

“臥槽!”

“那他媽!不是我們的鴨子嗎!”

“怎麼跑那裡了!”豆芽仔驚呼道。

快步跑過去。

隻見在前方幾十米遠的窄河麵兒上,一隻黃褐色鴨子,淡定的飄在水麵兒上,時不時會動幾下翅膀。

它看起來什麼事兒也冇有,毛髮亮麗,感覺還胖了一圈。

不會認錯,這隻就是我們丟了幾個月的回聲鴨。

魚哥大喜,立即跑到岸邊兒,用手電照著鴨子大喊:“喂!”

“喂!過來!快過來!”

回聲鴨聽到聲音,回頭看了眼,然後原地轉了個圈,遊走了。

跑了!

魚哥沿著河岸追,回聲鴨自己慢慢往前遊。

眼看著追不上,魚哥撲騰一聲跳進水裡,雙手劃水,不斷向鴨子靠近。

那鴨子看有人來找它,嘎嘎嘎叫了幾聲,飛快的遊開。

這時,我們身後突然響起一聲尖銳的哨聲。

鴨子聽到哨聲後不跑了,而是轉頭朝我們這裡遊來。

魚哥伸手一把抓住它,哈哈笑道:“哈哈,還想跑!抓到你了,你他媽值十萬塊錢呢!”

是把頭吹的哨,他在包裡翻到了。

這口哨,是當時訓回聲鴨的洛陽人給的。

提著鴨子從河裡上來,魚哥抹了把臉,低頭看了看說:“怎麼胖成這樣?這裡有什麼吃的?”

我說可能是吃大蝌蚪,那些雞鬥,還有灶馬蟲子什麼的。

把頭又吹了幾聲口哨,說:“文斌,把它放下來,它現在不會跑了,之前因為丟的時間久了,你突然去抓它,它產生了條件反射。”

聽了把頭說的,魚哥試著把鴨子放在地上。藲夿尛裞網

果然不跑了。

魚哥走它就走,魚哥停它就停。

把頭笑著說:“你看,認出你來了文斌,其實動物都是有靈性的,尤其是這種經過特殊訓練的動物。”

往回走,走了一會兒,不知道怎麼回事,出了個狀況。

回聲鴨不跟魚哥走,而是跟到我身後,經常性的扇著翅膀跳起來,用鴨嘴啄我的包。

我換手提包。

一樣,鴨子馬上跑到這邊兒,繼續跳起來啄我的包。

我疑惑不解,問把頭這是什麼意思?它不是鴨子?

這他媽怎麼像雞一樣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20章

意外收穫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