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看錯,老黃狗就是笑了。

狗嘴向上彎,勾勒出了一抹笑容。

怎麼形容....

就像我們人的邪魅一笑,對,就是邪魅一笑。

看起來太詭異了。

魚哥看傻了,他懷疑的說:“這是人是狗,是不是成精了?”

“咳!咳!”

“你們都在那裡乾什麼?看夜景?”

豆芽仔咳嗽了兩聲,睡醒了。

“怎麼都用這種眼神看我?我是錯過什麼了?”

魚哥皺眉說:“剛剛,我們看到一條狗精。”

“狗...狗精!”

“哪呢!”

豆芽仔光著腳跑過來,把小萱擠到了一邊兒,自己探頭向外看。

“狗精在哪?”

“真的假的?”豆芽仔明顯不相信,他還以為我們在逗他樂子。

“嘎嘎!”

冇料到,屋裡我們的回聲鴨突然怪叫一聲,直接從正窗那裡扇著翅膀飛出去了,魚哥想去抓已經來不及了。

鴨子從窗戶飛出去,眨眼功夫。消失在了幸福村的茫茫夜色之中。鴨子追老黃狗去了。

早上。

砰砰砰,一陣敲門聲。

我打開門,看到是鐵蛋。

“昨晚休息的怎麼樣,你們下去吃飯吧,老大都買來了。”

“鐵蛋哥,你有冇有空,能不能幫我一個忙。”

“乾什麼?”

我說:“你知道鬼崽嶺吧?那有個小屋,屋裡住著個老大爺,個頭不高,你幫我看一眼,人還在不在。”

鐵蛋點頭說:“我抽空吧,現在冇空,等中午看看。”

早上吃的肉菜米飯,道縣這裡,管這種肉叫“紮肉”,用粽子葉捆著,在飯店裡買的,吃起來比紅燒肉還香。

我端著米飯碗,附在把頭耳邊小聲說了昨晚遭遇。

實際上,把頭和田三久一夜未睡,把頭說他昨晚確實聽到了狗叫聲,但冇注意,他和田三久討論了一夜。

討論什麼?

他兩討論墓主的身份姓名,尤其是那個長了白頭髮的骷髏頭,阿春曾說過,那些頭髮是一種叫“頭盤蟲”的東西,有上千年曆史。

把頭擦擦嘴問:“行,我知道了,你吃了藥身體感覺怎麼樣。”

“冇什麼感覺,倒是不癢了。”我說。

我又問你們研究出來什麼了。

把頭回憶說:“那具外層包著泥的大漆紅棺,棺材裡有銘文,你當時寫給我看了,還記得?”

“記得,好像寫了...夏舒和瀟賀五嶺什麼吧,”我說。

“冇錯。”

“瀟賀五嶺在戰國中晚期,就是指道州這一片地區,那時,這裡少數部落聚集,對當時中原地區的人來說,就是南蠻之地。”

“我和田把頭商量了一晚上,又通過關係,電話叨擾了幾位專攻這方麵的朋友,他們告訴我說,”舒”這個人,可能是春秋陳國晚期,一位叫“夏徵舒”的國君,聽說過冇有?”

我搖頭說不清楚。

戰國時期,我隻知道越王勾踐臥薪嚐膽,還知道個美女西施。

田三久拉開易拉罐,喝了口健力寶說:“你學問真好,知道這麼多。”

我臉一紅,怎麼會聽不出來田三久話裡的意思。那又冇辦法,我上學時間短冇有知識,這是事實。

聽我提到了西施,田三久搖頭說:“那時候,最美的女人可不一定是西施,而有可能是一個叫夏姬的女人。”

我又問夏姬是誰。

把頭想了想說:“夏姬是夏微舒生母,我現在還冇理清楚,隻知道夏微舒殺了陳靈公,自立為陳候,後來楚莊王伐陳,用五匹馬又將夏微舒車裂分屍了。”

我皺眉道:“怪不得.....牆洞上的石棺中,隻找到一個人的頭骨,其他骨頭都冇見,原來是因為車裂死的。”

把頭搖頭說:“陳國....能查到的資料太少,誰把夏微舒葬在石棺裡?是不是夏微舒本人從周口把陳胡公的墓遷到了道縣?這些曆史謎團不是短時間內能搞清楚的。”

“先不說這些了。”

“為了避免夜長夢多。”

“我們把那個隨身印留下,其他的,所有東西都賣掉換成錢,然後趕快分錢。”

“有買家了?這麼快?”我驚訝道。

“嗬..”

把頭笑道:“隻要訊息傳出去,從我王顯生手裡出來好的東西,都是搶著要,不存在冇人要。”

“誰?”

“錢老闆?劉元寧?還是....”

把頭搖頭說:“錢老闆莊子不對口,他雖然有錢,但隻喜歡收藏佛教類東西,他對於青銅器高古玉不怎麼感冒,不喜歡,自然就出不了高價,我們要賣高價。”

“至於劉遠寧.....我從朋友那裡打聽到,他最近收了野路子一批貨,手裡錢還冇倒騰開,也不合適。”

把頭敲了敲桌子,一臉認真的繼續說:“我是這麼想的,這批貨裡有田兄弟的股份,我推薦一個人,田兄弟推薦一個人,讓這兩人去爭,最後誰給的價高,咱們就賣給誰。”

啪塔。

田三久打了個響指,笑著說:“冇錯,王把頭說的在理,價高者得,我手下一幫兄弟也在等著分錢。”

把頭說了他想找的買家。

之前打過交道,就是香港那位李姓富豪(不是帶眼鏡那位,不是一個人,隻是都姓李而已),我至今,還記得他家裡掛的那副黃公望的巨型雪景圖,現在價值連城。

這個姓李的,喜歡收集古代各種小國的文物,他買去,全都藏進了自己的小庫房,冇事就去把玩一番。那次我們冇分到錢,因為紅姐拿著支票跑了,姚文忠也因為這件事很不高興。

乾我們這個的,都有自己的銷貨渠道。

我們不收藏,收藏是大老闆們的樂趣,我們就是賣錢,隻有鈔票拿到手才高興。

田三久的渠道買家,是一個姓萬的人,行內有個外號叫“鬼萬厲”。

這人手上錢多,實力強,什麼都敢收,兵馬俑都敢收,田三久在鹹陽得到的明代鐵佛寺鐵刹,就是賣給了鬼萬厲。

這個人類似老學究,有黑白背景。

07年,文物局追索圓明園內的一件西周青銅器,“虎鎣(yi

g)”,當時在國外佳士得拍賣,雖然最後冇追索成功,但鬼萬厲幫了不少忙。

出貨地點暫時冇定,把頭和田三久還要聯絡溝通,當時我是幫不上忙的,人都不認識我。

下午一點多,鐵蛋滿身酒氣,回來告訴我說:“兄弟,我幫你去看了,你說的鬼崽嶺小屋鎖著門,壓根就冇人,你也不用去了。”

“知道了鐵蛋哥,謝了。”

“嗯,那我走了,有事兒吩咐。”

胡爺去哪了....

他是護林員?還是有彆的身份....想不通。

“魚哥,你下午有空冇有?”

“怎麼,去哪?”

我說也不去哪兒,就是突然想出去透透氣。

“嗯...那咋們兩點半走,反正帶個帽子口罩也冇人能認出來,正好,我也想去理髮店一趟,看看能不能幫我畫畫眉毛。”

“畫眉毛?”

“魚哥,你不是聽了阿春的話才這麼想的吧?”我問。

魚哥馬上搖頭說:“不是,跟那女的有什麼關係,我就是覺得不好看而已。”

“畫啥啊。”

豆芽仔插話說:“魚哥,你現在一看就像是壞蛋,男不壞女不愛,你畫它乾什麼?”

“滾。”

兩點多一點兒,我和魚哥換了身衣裳,帶著帽子口罩,坐上了從幸福村去市裡的班車。

也冇什麼明確的目的地,就是心情太壓抑,想透透氣,轉一轉,看一看。

陽光明媚,班車外景色很好,人們相互交談有說有笑,這和陰暗潮濕的地下古墓,完全是不相乾的兩個世界。

到市裡後,魚哥去了理髮店,讓人給畫了個眉毛。藲夿尛裞網

他出來後,我差點一口水噴出來,這什麼?實在不好看,他像是眼睛上頭,爬了兩隻黑色的毛毛蟲,魚哥一皺眉,更難看。

我去問了才清楚,理髮店的理髮師冇在出去了,給魚哥畫眉毛的小夥子是個小工,學徒,完全就冇手藝,瞎給畫的。

我又找來理髮師,重新給他搞了搞,這次好了一些。

在街上溜達走著,我們不知不覺,走到了一個古玩市場門口,這地方叫百萬莊古玩街。

我伸手一摸後褲兜,剛好,摸到了十多枚銅錢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23章

散心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