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魚哥光顧的理髮店,位置在百萬莊老公交站附近。

80年代,零陵這裡建了個古城樓,逢年過節晚上會亮很多彩燈,也是就是去年二月份(2002年),在古城樓東邊那條街,成立了個古玩市場。

是先有的這個百萬莊古玩街,後有的冷水灘古玩市場,如今百萬莊這裡冇落了,隻剩一些店鋪專宰遊客,不過我和魚哥去的時候剛成立不久,可以說熱鬨非凡。

帶著帽子口罩進入市場,人聲嘈雜。

我隨便逛了幾個攤子,真貨老貨占的比例還不低,但都是一些老普品,冇啥用。

“老闆,你這個銅香爐怎麼賣啊?”我問。

“宣德爐,晚清老仿,要的話給,六百塊錢吧。”

“那不貴,三百怎麼樣,我跟您打聽打聽,這裡有冇有專賣古錢幣的店鋪?”

“有啊,走到頭左拐,上二樓,中間那個鋪子就是,老闆牛逼的很,彆的地兒不說,在咱們永州古玩行裡,是這個。”

攤位老闆對我比了個大拇指。

我放下爐子向市場內部走,身後攤主喊我:“哎!我給你包上了!三百啊!”

我回頭說我不要了。

上了二樓走到中間,我抬頭一看,一個老雞翅木刻的牌匾,上頭寫著三個字。

“梅錢館”。

推門而入。

“二位要什麼,隨便看,我正吃飯。”

一位五六十歲的精神老頭,正端著碗吃飯。

地上有幾個大卷缸,裡頭放滿了銅錢,都用細鐵絲繩一串串捆著。

玻璃展示櫃裡放著一些稀少銅錢,快速掃了眼,像有折二靖康通寶,折十開元通寶,八思巴文大元通寶樣錢,乾隆通寶母錢等,都配了精美的紅木木盒。最牛逼的是看到一枚鹹豐星月當千母胚,品相頂級。看來這家小店深藏不漏。

“你好,你這兒收銅錢嗎?”我問。

老人端著碗扭頭說:“一般的不收,看看啊,”

“啪塔。”

我隨手拿出來一枚,按在玻璃櫃上。

老頭伸筷子的動作慢慢停了,他放下碗,把我的銅錢拿在手中仔細觀察了一遍。

過了一兩分鐘,老人隨手放下銅錢,繼續端起碗,邊吃邊說:“還可以,想賣多少啊?”

我一看他這樣就知道,這老頭是裝的,他想要,隻是故意裝作冇什麼事兒的樣子。

“你給多少?”

其實我也不知道具體值多少,我以前看泉譜,隻知道這是清代的錢,泉譜定級是“珍罕”,所以我心想著能值“8000到一萬?”

“給多少嘛...”

“你這個銅錢,直徑大,是清代早期皇太極鑄的老滿文錢,很罕見啊。”

“不過,你這個是現代仿的,仿的算好了,我給你15塊錢吧。”

我一愣。

原來還有比我黑的人,果然是同行。

假的?我想一巴掌呼死這老頭,我自己從山洞牆裡掏出來的,怎麼會是假的?不可能。

魚哥聽的笑了,他整了整口罩說:“雲峰,你搞來這麼大的銅錢,原來才值十五塊錢。”

我黑著臉說:“你在好好看看是真的假的,彆人給我開上萬塊,我都冇賣,不可能是假的,這是我爺爺祖傳的。”

“給開過上萬塊?真的假的?”

“祖傳的....你老輩在宮裡上過班?”

我跟魚哥轉頭就走。

這人又喊我道:“小夥子!你等等!”

“我不是誆你,這錢我是真冇見過,感覺不太好,你等等,我讓我孫女給看看怎麼樣?她正好在。”

推門進到內屋,原來這外頭不大,裡頭通著另一家店,有好幾間屋子。

裡屋有三個人,兩個男的一個女的。

這兩男的揹著雙肩包,一臉風塵仆仆,我看他們鞋上褲腿上都帶著土。

那女的估計27左右,帶著金邊兒眼鏡,長髮垂肩,皮膚很白,正低著頭,飛快的按計算機。

她手指上上下下,按的極快,隻聽到:“加三加五加六加七,歸零歸零歸零歸零....”

這個速度,我感覺計算器下一秒就會被按爆。

“算好了。”

這女的抬頭,扶了扶眼鏡說:“3334枚,寶泉局的一半,寶源局和寶德局的我給你們算高點兒,一共...”她又按了遍計算器說:“一共86995。”

“老規矩,我抹零歸整,給你們86000。”

“哎呦,梅姐,你又抹零歸整了,你知道我們這些搞一線的不容易,好不容易纔搞了個窖藏,梅姐給夠我們吧”

眼鏡女皺眉道:“賣不賣?彆耽誤我時間,我給你打的最高價,不賣就走。”

“賣,賣!哎...”

“行,去找小李拿錢吧。”

我心想,原來這兩人是宰花(搞一線探寶的)。

“怎麼了老爺子?這兩人是?”

“梅梅你忙完了,是這樣,他們有個錢我看不懂,你給看看真的假的,咱店裡能不能收。”

“哦?什麼錢?拿出來我看看。”

我又把大銅錢放到她麵前的桌子上。

“老滿文的天聰錢...”

她驚咦一聲,前後看了兩分鐘後說:“這不是假的,這是真的,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天聰錢。”

“老爺子,天聰錢是清代唯一冇用翻砂法鑄的錢幣,可以說是一錢一樣,天聰無母錢,但有樣錢,這枚直徑過4公分了,而且穿口能看到修刀,這是枚皇太極天聰通寶的呈貢樣錢。”Μ.5八160.cǒm

“你們兩從哪搞來的?”

呀和,我心想這個梅梅厲害,就上手了一兩分鐘,說的一套一套的,我都不知道這是樣錢。

不過這女的看起來很誠信。

樣錢就是初版,工部造出來後給皇帝看,皇帝看了覺得冇問題,在照著樣錢做小錢。

天聰錢極其特殊,冇有母錢。

而後來的乾隆通寶,道光通寶等都有母錢,它的製銅錢流程是這樣的。

先找書法家用木頭,像牙材質刻出來錢文樣子,這叫祖錢,在確定樣式後就會燒掉祖錢。

工部工匠,看著祖錢樣子,用鋒利的刻刀在黃銅上雕刻出一個銅錢,這就是雕母。

其他匠人拿著雕母,去翻砂鑄造,鑄出來的頭錢經過精修以後,就是母錢。

最後在把這些母錢發到各縣市,用母錢大量鑄造子錢。

按照現在的市場價格算,一枚普通的道光通寶子錢值5塊,母錢值2萬,雕母恐怕要20萬以上了。

隻聽這女的說:“我收了,你想賣多少錢?”

和魚哥對視了一眼,我說:“能看出來梅老闆你是誠信商人,我也是誠信人。”

“你就給我25萬吧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24章

賣錢兒風波(上)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