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多少?”

“25萬”

“小夥子,咱們做生意可不能這樣啊,你剛纔不是說一萬嗎?”

我看著老頭,一本正經道:“你開玩笑呢?我什麼時候說過一萬,這是樣錢,就25萬,你們不收我就拿回去,有彆人收。”

老人臉色難看。

這叫梅梅的擺手說:“貴姓?怎麼稱呼。”

“免貴姓項,項雲。”

“好,項先生是吧,我是想收,但你報價太離譜。”

“現在的古幣市場,遠不如那些瓷器書畫火,玩的人也少,我願意出價10萬,收下這枚錢幣做收藏用。”

可能是怕我不賣,她又補充說:“這個價,已經比正常價格高一倍,我純粹是想收藏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我直接伸手說那賣你了。

她楞了楞,反應過來後,笑著和我握手道:“等你給你轉錢,現在還有最後一步。”

“為了保險起見,這種珍貴古錢幣我都會上x光檢查一下,看看有冇有挖補焊接,你冇意見吧?”

“你這店裡還有x光?這麼厲害?”我驚訝道。

她鬆開我的手,笑道:“當然,這些年作假高手越來越多,我為了保險起見,你理解一下。

“那你要多長時間?”

她說:“銅質,邊道,字口,這些仔細檢查一遍,半個小時吧。”

在她店裡又不怕她拿著我的銅錢跑了,於是就說那你去吧,我等著。

梅梅拿著銅錢去了隔壁房間。

隨後,這老頭笑著招呼我坐下喝茶。

談起自己孫女梅梅,老人自豪道:“我這孫女天賦異稟,從小就對古錢幣感興趣,6歲就能分出來清錢上百種版彆,所以小夥子,你要是還有什麼好貨就拿出來,我孫女她都是給高價。”

這時,茶桌下魚哥踢了我一腳。

魚哥知道我還有一模一樣的,他想提醒我,趕快都賣了。

我不動聲色繼續喝茶。我不光還有一枚天聰,我還有義記金錢。

等了不到半小時,女老闆梅梅過來了。

就是她眉頭緊鎖,臉色不太好看。

“各位,實在抱歉,這錢兒我真的很想收,但是收不了。”

“怎麼了?

“咱們不是都說好了?”

“哎....”

她歎了聲解釋道:“我上機器看了,你這枚銅錢不是新仿,是清代晚期的老仿,是用滿文天命通寶改刻挖補做出來的天聰錢,天命,天聰,差了一個字,價格卻差了一千倍。”

她一臉心有餘悸的說:“以前老仿太厲害了,比現在人厲害的多,要是不照x光,我都差點吃藥打眼了。”

“所以這枚錢我不能收,項先生你拿回去吧。”

說完話,她直接把銅錢兒推給了我。

清代老仿?

天命挖字改天聰?

我冇想到,怎麼會是這種情況。

人真不要了,不收了,梅梅說如果我還是想賣的話,隻能給一兩百塊錢,她本人是言辭誠懇的建議我自己留著。

拿回來銅錢檢查了一遍,我悶悶不樂的和魚哥出了梅錢館。

本來很高興,以為能得到一筆意外之財,現在突然打水漂了。

我不死心,又拿著這枚天聰錢去問了另一家店鋪,人研究了大半個小時,最後推給我,搖頭說東西有問題,不收。

太陽漸漸落山,魚哥見我悶悶不樂,他拍著我肩膀大笑道:“哈哈!冇事兒!”

“假的就假的,我們大貨還在後頭,走,找個飯館吃點兒喝點兒,也該回去了。”

並排走著準備去飯館,魚哥要來我的大銅錢上下拋著玩兒。

“正麵反麵?”

“反。”

“不對,猜錯了,在來一次。”

魚哥把銅錢拋到空中,這次意外冇接住,銅錢啪塔一聲,掉在了地上。

魚哥下意識彎腰去撿。

“等等,不對....”

我撿起銅錢扔到地下,聽了聽聲音。

怎麼會是這種聲音....

老銅聲音不是這樣,幾百年時間,氧化磨損都會讓銅錢重量變輕,現在聽起來發悶。

我搞不懂了。

這錢,明明和我的錢一模一樣。

銅色,錢文,鏽色,包括穿口,邊道的磨損痕跡都一樣,可這聲音...

我滕的站起來。

“魚哥!我草!我們讓那女的坑了!”

“啊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不是去做什麼檢測!她是去用我的錢翻砂了!”

“太快了...半小時不到,連鏽色都能做出來,應該是用了什麼藥水!但老銅聲音造不了假!”

我快速掏出打火機,燒了燒銅錢背麵。

靠近鼻子一聞,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,很輕微。

我攥緊銅錢,臉色鐵青。

那個梅梅,帶著眼鏡看著知書達理。

媽的,敢這麼玩我!

“魚哥!走!回去找她!”

十分鐘後。

推開門,我冷著臉進到了店裡,那個梅梅正和老頭有說有笑的交談。

“你們...”

我啪的一下把銅錢拍玻璃櫃檯上,嚇了她一跳。

“我銅錢呢!”

“項先生,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的錢不是拿在手裡嗎?”

她愣著問,表情看起來很無辜。

魚哥一腳踹翻桌子。

那些茶具茶杯,劈裡啪啦的摔了一地。

我指著她說:“你現在給我,在賠我一千塊錢,我就當什麼事兒都冇發生,要不然,我把你這裡掀了。”

“我聽不懂你說什麼。”

她皺眉道:“你要在鬨事我就報警了。”

我氣極反笑,賊喊捉賊這是。

“報警....”

“你以為我是嚇大的?”

“還有,你知道我是乾什麼的?”

砰的一聲!

魚哥一腳踹開玻璃櫃,那老頭大喊大叫想上前阻止,被魚哥隨手一推,推到了沙發上。

“停....停手!彆砸了!”

“給你,我給你行了吧。”

“快點兒!”

敢坑我,她要是個男的,我大嘴巴早抽上去了。

領著我進了隔壁屋,這裡有排向下延伸的樓梯,直接通到了一樓。

下了樓梯有間類似工作室的地方。

有煤氣罐,柴火,小型熔爐,桌子上擺著很多瓶瓶罐罐,在牆角,還堆著好幾麻袋沙土,這沙土是紅色的,是翻砂用的300目鑄造沙。

“諾,還給你。”

她拉開抽屜遞給我個木頭小盒。

抽開盒子,我的大銅錢放在裡麵。

我裝到褲兜裡,皺眉問:“半小時不到,你怎麼做出來的?”

她被我逼著,一步步退到牆角後小聲說:“我設計改良了翻砂模具,隻要用真錢翻砂,速度可以提高兩倍。”

“你....你拿走吧,我在賠你一千塊錢....”

“銅色,鏽色,邊道磨損,這些你怎麼做的?”我又問。

梅梅低著頭,小聲道:“我....我融了清代銅錢,用的老銅做了同模翻鑄。鏽色,包漿,是用的我自己研究的藥水。邊道磨損,是用搓刀磨出來的。”

看我不信,她走到桌子那裡快速試了一遍,我眼睜睜看著,她又做出來枚一摸一樣的。

不得不承認。

這叫梅梅的是個天才,仿銅錢可能仿的比廖伯小米還要好。

如今,這麼多年過去了,我平常不怎麼玩銅錢。

如果有搞收藏古幣的可能知道,現在網上等地方,可以買到銅錢的“黑漆古包漿液,鑄缺修補液,綠繡液,傳世黃亮液,水錶金液,爆藍生鏽液等。”

這些做假的東西,基本上都是梅梅最先研究出來的。

近來無意中想到梅梅,是因為我一個朋友,他買了一批入了公博的評級盒子幣銅錢,1115號段開頭的,有天啟通寶密十一兩,鹹豐寶源當五百等。Μ.5八160.cǒm

這些錢,都是同模翻鑄出來的假錢,極其難辨認出來真假,要能認出來,假幣也入不了公博盒子。

我那朋友是老手了,都吃了大虧,這次損失了二十多萬,他問我了。

我一直在想,誰這麼牛逼?

這批貨誰做出來的?

思來想去,我覺得,可能是從永州梅錢館出來的。

這麼多年過去了,梅梅可能早就攻破了老銅消音這個問題。

所以我就上網找,結果是真找到了幾家類似店鋪。

我發訊息過去說:“喂,你是不是梅梅?”

對方回覆了個問號,說你認錯人了吧。

我又打字說:“天聰汗錢,還記不記得?”

對方一聲不吭,然後把我給拉黑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25章賣錢兒風波(下)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