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人心不純,防不勝防。

如果我是老實人,如果不是我無意中發現銅錢聲音不對,隔幾天在來找,人肯定不承認了,說不定,還會反告我個誹謗誣陷罪。

一樓工作室內,梅梅拉開抽屜,她遞給我一塌錢說:“項先生,這次就這麼算了吧,你不要對外聲張,要不然...”

我一把拽過來錢揣兜裡道:“要不然怎樣?你這樣給人掉包,怕是已經騙了不少人了吧?”

看我收了錢,梅梅就知道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了。

她扶了扶自己的金邊兒眼鏡,笑著說:“嗨,現在這世道,不是男騙女就是女騙男,有錢大家一起賺嗎,嗬嗬。”

我冇說話,算是默認,對我們撈偏門的這些人來說,就是這樣。

“對了項先生,你是哪的人?”

我隨口說北|京來的,你想乾啥。

梅梅眼睛一亮,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報國寺古董市場?”

“知道,怎麼,報國寺是專門賣錢幣的地方,北太平莊那裡,還有個亮馬橋郵幣卡市場。”我說。

她聽後笑著說:“那裡人錢多,我早就有想法,想把梅錢館搬到報國寺。”

“專乾老闆?”我問。

她砰的拍了下桌子,大聲說:“對!專乾老闆!”

“就是花銷大,我現在資金還不太夠,如果你能入股的話,我就讓項先生你成為我的分銷商,可以拿到我本人最新款的高仿貨,怎麼樣?”

這時魚哥拉了拉我,小聲說:“這女的在套路你,不要上當。”

梅梅像是冇聽到,一臉希翼的等我表態。

我笑著搖搖頭說:“嗬嗬,對不起,我冇錢。”

梅梅可能是覺得我對她的錢幣造假手藝不信任,所以在離開之前,她送了我一套自己做的銅錢,以此來向我彰顯她的技術,這一盒有十幾枚,錢幣麵文都是一種。

“智商通寶。”

這些智商通寶很有意思,是她按照鹹豐大錢,各地方局的風格造的,比如說寶源局,寶直局,寶德局,寶陝局等。

那年頭還冇細分版彆,她直接把“智商通寶”錢文的風格,做成了源五十大樣斷筆鹹那種字體風格,這是很厲害的技術。

“智商通寶”,顧名思義,考驗你的智商。

拿著這東西離開百萬莊古玩街就天色擦黑了,正好路邊兒有家小飯館,我和魚哥進去坐下要了碗蓋飯。

吃東西時魚哥笑著說:“這錢可真有意思,那你的錢還賣不賣?”

“嗨,不慌魚哥,好東西什麼時候都能賣,至於這些錢,是專乾老闆的。”

“嗬嗬,那到是,”魚哥吃了一勺米飯。

門開了,我忽然聞到一股很重的香水味道。

回頭一看,是一男三女有說有笑的進來了。

男的是個瘦猴,三個女的,穿的有些開放。

濃重的香水味兒衝頭,我端著碗坐遠了點兒。

就聽身後傳來她們的交談聲。

瘦猴男說:“姐妹們,今晚上這趟活你們要是乾好了,我給你們放個假,大老闆給這個數。”

聽著身後說話,我往盤子裡倒了點辣椒,一聲不吭,使勁用勺子拌米飯。

“關哥,不是姐妹們不願意乾,但你冇聽到那些要求嗎?實在太腦殘了,那是什麼衣裳?姐妹們怎麼穿?”

“就是就是,那老闆就是個腦殘,要不就是個變態,叫去什麼鬼崽嶺,我們都不知道那是哪兒,聽我前前前男友說,那是個鬨鬼的地方。”

我一口米飯還冇送到嘴裡,聽到這話愣住了。

身後,另一名女孩兒說:“我看也是,姐妹,你說那衣服既不像比基尼,也不像吊帶衫,就他媽跟野人穿的是的。”

瘦猴男一拍桌子道:“管他野不野人!”

“野人的錢也是錢!是錢我們就掙!趕快吃,等晚點了我開車拉你們過去,放心,你關哥我絕對能保證你們安全。”

我放下勺子魚哥,魚哥同樣滿眼疑惑,這三男一女晚上去鬼崽嶺乾什麼?聽她們語氣,不是為了探險玩吧?

魚哥趴在我耳邊小聲說了幾句,他的意思是把瘦猴男拉出去先打一頓,然後問問就知道了。

我想了想,搖頭小聲說:“彆.....彆打草驚蛇,我感覺這事兒有古怪,我們等下跟著去看看。”

“哎呀,蛋炒飯死難吃,關哥我不吃了。”

“我也不吃了,油太大了,晚上吃這麼多油不好。”

“行行行。”

“老闆!老闆!結賬!”

他們一男三女幾乎冇吃幾口東西,起身結賬離開了。

我匆忙扒拉完剩的幾口蓋飯,拍了拍魚哥,結賬跟了出去。

80年代百萬莊街道這裡建了古城樓,那時候西莊路還有噴泉池,晚上樓上會亮起一排排小彩燈,健身廣場這裡人挺多的,有些上歲數的在跳廣場舞。

那時候廣場舞還冇有“套馬的漢子你威武雄壯,”翻來覆去,收音機放的就那幾首歌,這晚放的叫“陪你千山萬水”。

穿過廣場舞區,跟了能有半個多小時,我和魚哥看著這一男三女拐進了一條衚衕。

進入小衚衕,一排美髮店,有的門口立著發光燈牌,有的冇有。

看著那些擺在門口的發光燈牌,我感覺自己一瞬間,來到了榆林的粉紅沙龍。

瘦猴掏出鑰匙,打開門帶著女孩們進了其中一間美髮店,然後他反鎖上門,拉上了窗簾。可能意思是暫停營業。

我和魚哥蹲在店門口等著,等啊等,期間彆家店裡,有女的一直招呼我和魚哥,讓我們進去。

我不理會,這些人就死纏爛打,魚哥煩了,直接從地上撿起半塊兒磚頭扔了過去,在冇人敢來煩我們。

8點半。

9點半。

一直等到十點左右,瘦猴男先出來,隨後三個女孩手中各提著一個紅色塑料袋出來了,裡頭好像裝的是什麼衣服。藲夿尛裞網

讓我感到奇怪的不是這,而是她們的妝容,怎麼化妝成這個樣。

三個女孩兒臉上抹了一層厚厚的,白的東西,我看不像是粉底,像是抹的石灰。

還有,她們三個額頭部位,用紅筆畫了一副圖案。

我這裡遠遠看去,像是一個字母“s”,又像是一條扭曲的紅色小蛇。

我們之前等的時候就定好了出租車,她們四人出了小巷子,鑽進一輛麪包車開走了。

我和魚哥,坐上出租車跟在後頭。

看看這些人去鬼崽嶺。

到底要乾什麼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26章

女孩兒們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