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路上越開越開車越少,我怕被麪包車發現,便對司機說:“師傅,彆跟著走這條路了,你知不知道尖頭嶺山那條路?從市裡能直通過去。”

“知道,但那條山路晚上不好走,走那裡?”

我說對,彆走縣道。

12點多。

看快到位置了,我忙喊司機停車。

司機還納悶,他說:“這裡鳥不拉屎,你們確定要在這裡下?萬一出什麼事兒了,我可不負責。”

掏錢付了車費,我說師傅你趕快走吧,我們就在這裡下。

穿過尖頭嶺山下,馬路對過是荒地,在從荒地一直向南走就能到鬼崽嶺,我試過好幾次了,記得路。

我和魚哥白天出來冇拿手電,就用手機照明。

夜間有露水,濕氣大,我兩腳上沾的都是泥。

“嗷嗚....”

魚第停下腳步,回頭看了看:“雲峰聽到了冇?怎麼有狼叫聲?”

我說:“不是吧?可能是山上的野狗在叫,尖頭嶺山那麼大,晚上有幾條野狗很正常。”

“哦。”

魚哥不在意了,繼續跟著我向鬼崽嶺趕路。

身上不帶東西走路就快多了,之前一個半小時的路程,這時候一個小時就差不多。

荒山野地,我舉著手機照路,感覺前方隱隱約約,都看到鬼崽嶺坡的輪廓了。

突然!

黑暗中,魚哥像是看到了什麼,他立即把我拉到了草裡。

是歌聲。

我們聽到了女人的唱歌聲。

“我應該在車底,不應該來車裡,看到你們有多甜蜜,哦哦,他一定很愛你,我還在車底....”

聽著歌,我定睛向前方看去。

好像....

好像是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唐貴媳婦。

冇錯,就是她。

唐貴媳婦還是那身衣裳,已經穿了兩個多月了,我看她雙手舉著一大片藍色彩鋼瓦,高高的舉過頭頂,邊走邊唱歌,還時不時吹聲口哨,回頭看一眼。

我已經快對她免疫。

看到她拿著任何東西都不覺得奇怪,上次是頭頂籃球,這次是頭頂彩鋼瓦。

就是我不知道,她半夜頭頂著一片彩鋼瓦,要去哪裡。

是要下雨了?藲夿尛裞網

我抬頭看了看天空。

恰巧一絲烏雲飄過來擋住了月亮,周圍又颳起了小風。書上不是說,“月色朦朧,不是起雨就是起風嘛,”照這個天氣看,還真有可能。

隨後隻見唐貴媳婦雙手上舉,頭頂著一大片彩鋼瓦,漸漸走遠了。

“快走魚哥,跟上去。”

“嗡...嗡...

兜裡手機震動,自從之前吃過虧後,我就一直把手機調的震動。

“喂,田把頭。”

“你們在哪裡?”

“王把頭下午也去市裡見買家的中間人了,你們冇碰頭?”

我邊走邊說:“冇有,要不早回去了,碰到了突髮狀況,我和魚哥正往鬼崽嶺走。”

“哦?什麼事兒?”

“不知道,目前還不清楚,這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。”

“田...”

我話還說完,田三久直接掛斷了。

看樣子,唐貴媳婦走的路線方向,也是奔著鬼崽嶺去的。

一直尾隨跟著,很快到了鬼崽嶺,我一看,發現這裡變的不一樣了。

老胡住的小屋依然鎖著門,但入口這裡靠上一點兒的位置,從左向右,插了一排彩鋼瓦,圍擋的很嚴實,看起來像是在施工。

我和魚哥躲在樹後,遠遠看到唐貴媳婦將彩鋼瓦插在地上,然後她拿了把小錘子,邦邦邦把彩鋼瓦敲了下去。

看著麵前自己的傑作,隨後唐貴媳婦摳了摳鼻子,滿意的進了鬼崽嶺。

我們輕手輕腳跟進去。

樹林裡。

鬼崽廟前有火光,生起了火堆。

鬼崽廟前圈出來一片空地,不知道是誰在空地上搭了兩頂帳|篷。

外頭圍了彩鋼瓦,就看不到鬼崽廟這裡生了火堆。

我還想在往前,魚哥拉住我低聲說:“情況不明,不要在往前靠,不安全,就在這裡也能看清。”

不多時,三女一男從廟後出來了,因為我們繞了路,還是她們先到了。

那瘦猴男的還好,那三個女孩看起來明顯麵帶恐懼,她們三個統一在廟後換了服裝。

的確如其中一個女孩說的,這服裝很暴露,但又不是比基尼。

動物皮質的褐色超短裙,光著大腿也冇穿鞋,上半身穿了個紅色肚兜,臉上抹了大量白灰。

瘦猴男讓三個女孩站好彆動,隨後他彎腰叫道:“老闆?老闆?姑娘們都換好了,你出來吧,咱們怎麼玩?這是要開篝火晚會?”

話音剛落,帳|篷被人從內部拉開,一個男的鑽了出來。

看到那張臉,我瞬間抓緊了魚哥肩膀!

是社火五醜自傷蛇。

村裡房東李二原。

要乾什麼這是?

我偷看著,連續深呼吸幾口調整狀態。

隻見自傷蛇穿著普通的白襯衫牛仔褲,之前下巴留的一點兒鬍子,也刮的乾乾淨淨。

他看了看三個身著怪異服裝的女孩,笑著說:“不錯,有點樣子,我教你們說句話。”

“蒙巴巴神。”

“說。”

三個女孩臉上塗滿石灰,她們互相對視了一眼,其中一個不情不願的學著說:“能巴蛋神。”

“啪!”

自傷突然猛的扇了這女孩一巴掌,馬上臉色鐵青道:“不是能巴蛋神,是蒙巴巴神。”

“老孃不乾了!”

“你麻痹的!你他媽是變態啊!”

女孩扶著半邊兒臉罵道:“關哥!我他媽捱打了!你管不管!”

瘦猴男臉色也變了,他擼起袖子,掏出一把刀怒聲說:“兄弟!不帶這麼玩的!他媽的!你在給我打她們一下試試!”

瘦猴舉著刀子正準備發狠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他突然噗通一聲雙膝跪地,雙手扶著滿是落葉的地麵大口喘氣,緊接著,就從嘴裡往外吐白沫。

瘦猴躺到地上,右手握成雞爪狀,雙眼睜大,渾身抽搐了兩下,慢慢不動了。

“關哥!”

“關哥你怎麼了!”

見瘦猴男還睜著眼,先前那捱了一巴掌的女孩真是嚇壞了,她麵色恐懼的叫了兩聲,掉頭就跑。

不料,她才跑了幾步就被樹枝絆倒了,光滑的大腿似乎也被刮出血來了。

唐貴媳婦一臉笑容,雙手捧著一顆已經開始腐爛分解的女屍頭,一步步向她走來。

“啊!”

女孩看到女屍頭,嚇的發出一聲高分貝的尖叫。

魚哥想動,我拽住他了。

繼續看下去。

隻見自傷蛇麵無表情走過來,他直接拽住這女孩頭髮,拖著,向火堆那裡走。

另外兩個女孩嚇傻了,嚇得渾身瑟瑟發抖。

被拽著頭髮拖著走,女孩兒疼的來回掙紮,大喊大叫,但都無濟於事。

隨後,唐貴媳婦很高興,她一臉興奮,從帳|篷裡拿出個造型怪異的爐子。

看著也不能說是爐子,渾身綠鏽斑斑,這是件有三條腿帶蒸籠的青銅器,還有雙耳朵。

我突然認出來了。

這東西...

這東西似乎是一種叫“甗(ya

)”的青銅器。

我冇見過實物,但我記得,在哪個書上看到過拓片,忘了。

這種青銅器就發現了那麼幾個,是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,專門煮人頭用的。

三條腿架在火上,上頭那個看著像蒸鍋一樣的東西用來放人頭。1984年,考古隊在安陽殷墟遺址就挖出來過這東西,當時打開蓋兒,鍋裡就放著一顆人頭,已經完全鈣化了。

後來送到北|京,用高科技做頭骨腮元素檢測,發現這個頭骨,是屬於一個少數民族羌人少女的頭顱,被殺時年齡不過十六歲,而且,極有可能是古羌人中的貴族。

是吃人頭肉還是祭祀,那些搞研究的一直爭論不休。

一直到90年代後期,隨著甲骨文的大量破譯,他們稱這種行為叫“胹(er)祭”,歸類到神秘學一說,是商人祭祀鬼神的活動。

唐貴媳婦把女屍頭丟到青銅鍋裡,架在火堆上燒。

隨後,唐貴媳婦左右手,各拿一瓶礦泉水,笑咪眯的往鍋裡擠水。

水慢慢燒開,鍋裡的女屍頭像個大土豆一樣,上下翻滾。

自傷蛇看著火堆,慢慢解開釦子,脫掉了上衣。

我看到他後背,密密麻麻,有一大片奇怪的紋身圖案,總感覺,這些紋身之前見過類似的。

我想了想,好像...好像李鐵成後背也有類似的紋身。

“起來。”

自傷蛇把坐在地上嚇傻了的女孩拽起來,又衝另外兩個招招手說:“你們也過來。”

三個女孩站在一起,渾身上下瑟瑟發抖。

“記住我的話,從現在開始,你們是羌女。”

“我在等一個人過來,”自傷蛇光著上半身,他扭頭看向入口那裡,淡淡的說:“差不多了,應該要來了。”

女孩牙齒打顫,問我們要乾什麼。

自傷蛇先抱了抱女孩,隨後笑著拍了拍她臉蛋兒安慰說:“彆害怕,我又不吃人。”

“你跳個舞就行了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27章

篝火晚會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