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鴨子和雞一樣,都喜歡吃一些蟲子蚯蚓什麼的,不光是我,是誰都冇有想到,回聲鴨會突然從樹上飛下來,直接把那玩意兒給吃了...

鴨子又不會說話,它之前對女屍頭那麼感興趣,看來是想吃腦子裡的這玩意。

是能巴巴神?是死了很長時間的小蛇?還是大蚯蚓?

我不知道那是什麼,因為確實晃了一眼就被吃了。

那一瞬間,空氣彷彿定格了。

自傷蛇秦二原,他手伸在半空中,呆呆的看著鴨子。

鴨子也轉過來脖子,一對眼睛像黑芝麻,呆呆的望著他。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一人一鴨就這麼互相看著。

“你媽xxxx!”

“吐出來!不能吃!”

“吐出來!給我吐出來!”

他額頭上青筋爆起,氣到了極點,像撲食一樣撲了過去!

回聲鴨“嘎嘎”叫了兩聲,扇著翅膀朝魚哥跑去。

“吐出來...你吐出來吧,啊?”自傷蛇說話聲音都發顫了。

魚哥搖頭說:“吐不出來了,說不定能拉出來。”

“不不!”

“現在還來得及!來得及!”

他自言自語說:“我先抓到鴨子,然後殺了取出來,對!殺了取出來!一定來得及!”

自傷蛇突然扭頭喊:“你們幾個!怎麼來的這麼晚!”

誰?誰來了?

我忙回頭看。

樹林裡有幾束手電光閃來閃去。

我最先看到的是阿春,小妹,而在她兩背後,還有個身材魁梧,十分高大的黑影。

隨著距離拉近看清楚了,竟然是紅眼睛,還有一隻很醜的禿頭猴子,抱著他胳膊掛在身上。

紅眼睛一臉微笑,注意力始終放在猴子身上,他冇看我,也冇看魚哥。

“快!快給我抓住那死鴨子!”

“快!”

見阿春不動,自傷蛇威脅說:“彆忘了,你妹妹的臉隻有我能幫忙,雖然治不好,但我能讓她看起來和正常人一樣!記住,她這輩子!隻有這一次機會!”

阿春不在猶豫,轉頭看向魚哥說:“給我。”

魚哥慢慢搖頭,他把鴨子抓起來說:“你想要的話,可以來試試。”

小妹一直低著頭,不吭聲。

我能感覺到,小妹內心似乎在掙紮。

阿春眼神冷漠的看著魚哥,就像在看一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。

她緊咬著下嘴唇道:“妹妹,你這一輩子隻有這一次機會,我一定幫你。”

下一秒。

小妹猛的抬起頭!

她和阿春一左一右,同時跑著向魚哥衝了過去!

魚哥手一揚,將鴨子拋到了半空中,大笑道:“哈哈!真他媽的!我魚文斌讓女人看扁了!”

“來!”

鴨子飛到了樹上,半空中,一根鴨毛緩緩飄落。

阿春和小妹宛如雙胞胎,動作整齊劃一,她兩同時出腳,衝著魚哥麵門踢去!

魚哥收攏雙臂,護在臉前。

阿春和小妹瞬間踢到魚哥雙臂上,被擋住了。

看二人又準備同時收腳。

一左一右,魚哥瞬間抓住二人腳踝!爆喝一聲,向自己這裡拽來!

感受到這股將自己向前拉的恐怖力道,阿春大驚,她90度下蹲,腰部幾乎彎成了蠍子擺尾的形狀。

小妹左手撐地,猛的一轉!用另一隻腳的腳尖,踢向魚哥正額頭。

魚哥冷著臉快速說了句:“姑娘你踢錯地方了,在少林,腦門是用來開角鐵的。”

小妹身子轉了半個圈,瞬間!她穿著紅色運動鞋的腳尖踢中了魚哥正額頭。

我似乎還聽到了骨頭和骨頭的碰撞聲。

魚哥被小妹腳尖的力道,踢的頭向後仰。

下一秒,魚哥慢慢把脖子正了回來。

五指旋掌,聚力成拳,胳膊後拉,三角肌血管爆起,魚哥那沙包的拳頭瞬間砸出!猶如乾爺的炮拳重錘!直接衝阿春臉上砸去!

拳未到,風先到。

拳風吹開阿春額前的一縷劉海,露出了她光滑潔白的皮膚。

魚哥這一拳!飽含著他的憤怒!

“姐姐!”小妹大喊。

阿春目光平靜,慢慢閉上了眼。

電光火石之間,在最後一秒鐘,魚哥大叫了一聲,鬆拳成掌,一掌停在了阿春臉前,和阿春鼻尖的距離,不超過半公分!

魚哥手大,這一掌,幾乎蓋住了阿春的臉。

阿春慢慢睜開了眼。

透過掌縫,二人互相對視。

小妹跑來直接將阿春拉走,隨後伸手一摸,兩根三寸棺材釘出現在她手裡。

阿春呆呆的看著魚哥,開口說:“為什麼,你不是很討厭我嗎,這一拳,為什麼要收手。”

魚哥看著阿春,麵無表情說:“因為我還在乎你。”

聽到這句話,阿春咬著嘴唇,眼紅了。

她就像一直以來,心裡藏著莫大委屈。

不過很快,阿春眼神又逐漸堅定。

她說:“魚文斌,我們有緣無份,為了我妹妹,我願意放下自己的一切,包括我自己的幸福。”

“我求你,你把鴨子給我。”

魚哥似乎也看開了,他微笑道:“師傅曾說過,我六根劣氣不淨,無法修禪,父母替我取名文斌,文斌文斌,文質彬彬,可冇想到啊,我不知不覺,成了一個花和尚。”

“你!”

魚哥喊了聲你,隔空指著阿春。

“來吧,我不會在留手,你也不要留手。”

我魚文斌用我師傅的名義發誓,接下來,要麼我打死你,要麼,你們姐妹兩殺了我,在冇有第三種可能。”

魚第一腳踹斷一棵小樹,他用小樹當棍子,眼神冰冷,橫在身前。

現場一片混亂。

我正想怎麼幫魚哥,忽然感覺有雙手,慢慢抓住了我腳腕。

我低頭一看。

唐貴媳婦披頭散髮,像個女鬼一樣在對我笑。

我一抬腳,她就抬手,就是抓著我不放!

“放開!”

“他媽的!鬆開我!”

我猛踹她頭。

唐貴媳婦突然猛的一抽手!

我冇防備這一下,身體瞬間失去了重心。

把我撲倒在地,唐貴媳婦眼神瘋狂,嘴角露著笑容,嘿嘿嘿笑著,雙手使勁掐我脖子。

我冇想到,一個女的,怎麼突然有這麼大力氣!明明她剛纔連大鼓都拿不動!

那一下子,我感覺自己舌頭都要被掐出來了!

雙手胡亂在地上亂抓。

摸到了一塊小鬼崽石雕,我抓住石雕猛的一揮!

砰的一聲砸在了她腦袋上。

我大口喘氣從地上爬起來,扭頭看向一旁。

唐貴媳婦後腦勺流了不少血,她臉朝下,趴在落葉堆裡不動了。

現場亂成了一鍋粥,紅眼睛還在逗他的禿頭猴子,鴨子飛到了樹上,自傷蛇抬頭看著鴨子,不停的大力搖樹,樹上的枯樹葉都掉下來不少。

突然。

砰的一聲!

是槍響!

聲音很大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30章

緣儘緣生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