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道槍響,聲音很大。

響徹鬼崽嶺。

槍聲擴散,驚散了在遠處樹頭上落著的幾隻烏鴉。

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動作,扭頭看。

隻見在鬼崽廟後方。

田三久帶著頭燈,雙手端著一把雙管獵槍,一臉冷漠的走了過來。

自傷蛇這時脫了鞋準備爬樹,見狀,他馬上回頭大聲對紅眼睛喊:“攔住他!龍猴子!給我攔住他!”

紅眼睛扭頭看著走來的田三久,一臉懼怕,他似乎跟害怕處在暴怒中的田三久。

誰都冇想到。

下一秒,紅眼睛根本冇理自傷蛇。

他直接抱著他的禿頭猴子,邁開步子,掉頭就跑了。

回聲鴨突然出現,吃了什麼能巴巴蛇,這一變故,讓素來沉穩靠智商取勝的自傷蛇亂了方寸,他像無頭蒼蠅,一心隻想抓到鴨子,趁還冇被消化,把那什麼玩意,從鴨肚子裡取出來。

紅眼睛跑了,他還不死心。

他想爬樹,結果因為樹乾太細,爬上不去,隻能眼巴巴望著落在樹頂上的鴨子。

“喂。”

田三久冷著臉叫了他一聲。

“啊?”

自傷蛇一回頭。

砰的一聲!

田三久直接扣動了扳機。

一槍爆頭!

噴出來的血,全濺到了樹枝上!

自傷蛇身子直挺挺的,向後倒去。

噗通一聲,摔到了地上。

他仰躺著,還望著樹頂上的鴨子,那眼神中似乎有不解,有失望,有不甘,有意外。

田三久單手拿槍走過來,看都冇看,砰砰砰!

又一連對準他上半身,連開三槍!

這麼近距離,打兔子的獵槍打到人身上,威力可想而知!

噴出來的血,直接濺到了田三久臉上。

“小心!”

這時我恰巧看到,自傷蛇褲腿裡微微隆起,似乎有什麼活物在快速移動。

一條隻有筷子長的小黑蛇突然跑出來,飛快的鑽到落葉堆之下,眨眼就找不到了。

“死....他死了?”

自傷蛇雙眼睜大,右側腦袋上有個血窟窿,一動不動。

冇回我。

田三久用手抹了抹自己額頭,他彎腰蹲下,看著雙眼大睜的自傷蛇說:“醫生說過,我心底有反社會人格,所以我常常需要自我約束,我的女人,就是捆著我雙手的繩子,你不該打她的主意。”

田三久手放在自讓蛇頭上,突然輕彈了他一個腦蹦,開口說:“結束了,下去找你兄弟吧。”

阿春快步跑來,她看到腦袋開瓢的自傷蛇,頓時情緒失控的大喊道:

“不!”

“他不能死!他還不能死!”

“你怎麼敢殺了他!”

阿春眼睛通紅,歇斯底裡,扭頭瘋狂的對田三久咆哮。

“卡嗒一聲!”

田三久猛的一拉槍栓,手指扣在扳機上,對準阿春說:“你背叛了我們,你也得死。”

我知道阿春所做的一切一切,都是為了她妹妹,為了小妹,阿春甚至願意親手斬斷自己和魚哥的緣分。

我衝過來,伸手擋住阿春,大聲說:“田把頭!彆開槍!就算是把頭在這兒!也會給她們姐妹一個機會!她們罪不至死!”

田三久眼神冰冷。

他單手從後腰處,又掏出來一把短管獵槍,對準了我。

雙手端著兩把獵槍對著兩個人,田三久冷聲說:“擋我路的都得死,項雲峰,我就問一遍,你確定了?”

我數三個數。”

“三。”

“二。”

這數數,聽起來像是死亡倒計時。

情急之下顧不了那麼多了,我不光是為了阿春姐妹,同時也是為了魚哥。

一把推開阿春!

我臉色鐵青,衝她咆哮道:“滾!滾啊!帶著你妹妹滾啊!你他媽的給我滾!”

阿春慢慢後退。

她一把抓住小妹,轉頭就跑。

這時,田三久突然一個跨步超過我,他舉槍瞄準,對準了牽著手逃跑的阿春姐妹!

他毫不猶豫,砰砰!連開兩槍!

槍聲迴盪,前方還冇跑出鬼崽嶺的阿春,突然鬆開了小妹的手,噗通一聲,一頭載倒在了地了。

小妹停了下來,她嚇的六神無主,嘴唇哆嗦不止,馬上跪下,去看倒在地上的阿春。

我麵如土灰,扭頭看向魚哥。

魚哥也像突然被什麼東西抽空了身子,癱坐在了地上。

“卡塔一聲。”

田三九拉了下槍膛,他麵無表情,帶著頭燈走了過去。

阿春趴在地上,血已經濕透了後背。

小妹手顫抖著,慢慢掀開了阿春衣服。

阿春的吊帶之上,一片血肉模糊,許多看不見的彈殼碎片全進了肉裡。

在往下看,阿春後腰部位,用一條破布緊緊纏著,這裡,竟然也有血水滲出。

我馬上明白了,這是小萱捅的那一刀,阿春這幾天就用這條破布勒著,看小妹樣子,她似乎還不知道這件事。

剛纔和魚哥對決,記得阿春有個動作是猛的下腰,估計那時候,小萱造成的刀傷就開始往外滲血了。wWω.㈤八一㈥0.CòΜ

這個女人...

自始至終冇有皺過一下眉,冇喊過一聲疼。

“姐姐...姐姐....”

小妹臉色煞白,手臂顫抖,她伸手想去動,卻不知道先止哪裡的血,小妹看著,突然像個小孩兒一樣冇了主見。

“小姑娘,我與你無仇,但如果我今天不殺你,你以後一定會向我報仇,我不能容忍這種情況出現。”

隔著一米多,田三久舉起獵槍,對準了小妹的頭,同時開口說了聲:“再見。”

“叮鈴鈴...叮鈴鈴....”

突然從鬼崽嶺入口那裡,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自行車鈴鐺聲。

田三久回頭看去,我也回頭看去。

一個人,揹著一個人。

這兩個黑影正在飛快跑來。

“把頭!”

“豆芽仔!”我最先看清來人。

豆芽仔滿頭大汗,汗流的跟下雨差不多,他上半身的衣服全濕透了,像剛從水裡撈出來。

豆芽仔揹著把頭,把頭也同樣出了滿頭汗。

放下來把頭,豆芽仔直接四仰八叉,躺在落葉堆上,胸口劇烈起伏,大口大口的拚命喘氣。

把頭滿頭是汗,他臉色凝重的邁步過來,擋在了小妹麵前。

他和田三久目光對視,都看著對方,凝重的氣氛幾如實質。

可能這就是銀狐和玉麵孟嘗的氣場。

對視了足有兩分鐘,田三久一臉寒霜,皺眉道:“王把頭,我們有約在先,你說過不會乾預我做事。”

把頭站著說:“田把頭,她們兩個對我有用,還有,她們年齡加起來也不如你大,正是處在大好年紀,不錯,我們有損失,但她們姐妹也付出了慘痛代價,你又何必如此。”

“田把頭你應該知道,維記得煤炭廠,煤馬眼睛陳,救小六子兄弟時說的那首詩。”

“初入江湖隻求生,不知險惡此中藏。”

“爭名奪利恩情斷,勞燕分飛夢一場。”

“你不覺得此景此景,和那時候的小六子兄弟一樣嗎?”

把頭看了眼趴在地上,承受著巨大痛苦,滿背是傷的阿春,歎了聲道:“哎...說到底,我們都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啊。”

田三久依然冇有放下槍,而是緩緩搖頭說:“眼鏡陳是眼鏡陳,我是我,我姓田認定要做的事,不會輕易改變。”

“王把頭,我問你,如果有一天,這小姑娘來找我報仇了,你該如何?”

把頭臉色認真,直接舉手發誓說:“我王顯生入行到今天,五十多年了,我用我的名聲向你保證,今日之後,她們姐妹二人,絕不會去找你麻煩。”

田三久一手端槍,從煙盒裡咬出來一支菸,點著深吸一口說:“王把頭啊,你銀狐五十多年的名聲是重要,但還遠冇有我自己的命重要。”

我急道:“田把頭!你怎麼這麼狠!小妹說到底才十幾歲!”

“如果你有閨女!她還冇有你閨女大!你要怎樣才能放過她們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“田把頭!當初你在鹹陽給我下過跪!難不成,你今天要讓我項雲峰還回來!”

“呼....”

田三久衝我吐了個菸圈,眯著眼說:“你給我跪下,那有個屁用。”

“我死了幾個兄弟,這比賬得算。”

“這樣吧。”

“拿錢了事兒,二十萬一個人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

131章

這就是田三久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