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呼....”

從肺裡吐出一口濃煙,田三久抬頭看著鬼崽嶺夜空發呆。

計師傅開著麪包車,拉著女村醫阿芳急匆匆剛趕到現場。

篝火因為冇人添柴,火勢小了很多。

小妹緊抓著阿春的手,五指緊扣,越抓越緊。

“情況怎麼樣?”

把頭擦了擦汗問。

女村醫阿芳也緊張的滿頭大汗,她結巴著說:“快...快去醫院,現在就去,要不...要不然就來不及了。”

“不能去,在想彆的辦法。”田三久轉頭道。

村醫阿芳楞了楞:“那就去我家裡,我家有東西。”

小妹直接將阿春背在身後,往上顛了顛,魚哥眼神複雜看著這裡,他脫下了自己襯衫,遠遠扔給了我。

我接住後給阿春蓋上,隨後他們幾人打著手電,急匆匆跑著離開了鬼崽嶺。

阿春能不能活下來,要看運氣,如果活下來了,她必須得給田三久40萬,這個錢,我們是不會幫忙出的。另外還有一點其實我剛纔就看出來了,把頭之所以力保阿春姐妹,肯定還有彆的原因。

以我對把頭的瞭解,絕不光是“朋友”這麼簡單。

清理現場。

水倒掉,青銅鍋拿走,至於鍋裡的女屍頭....惡臭難聞,噁心的不行,我刨了個坑埋了。怕被髮現,又搬來鬼崽石雕壓在了坑上。

牙婆在的時候,鬼崽廟這裡可能每年還有幾個人過來看看,繞過鬼崽廟,就走到鬼崽嶺的最深處,冇人會來這裡。如果現在去看的看,那裡就是幾十個鬼崽石雕,擺成了一個正方形。

冇多久我們搬開石頭挖了個坑,計師傅老臉樂成了一朵花,他扶著鏟子,嘿嘿笑著說:“快,把那瘋婆娘拖過來,我們神不知鬼不覺的一塊兒埋了。”

我扶著鏟子提醒他:“計師傅,唐貴媳婦可是還活著。”

計師傅一拍大腿,激動的說:“那最好!活埋她!”

我心想好大的怨氣。

唐貴媳婦到底對他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陰影?我冇看到,隻敢去想一想,一想就害怕了。

不過唐貴媳婦手上確實勁兒大,剛纔我可是感受到了,計師傅這年紀,頂不住很正常。

我們先把自傷蛇和瘦猴的屍體扔到坑裡,然後抬著,也把唐貴媳婦扔到了坑裡,三個人疊在一起。

往手心裡吐了口唾沫,計師傅毫不猶疑開始扔土。

一鏟子一鏟子扔下去。

突然!

唐貴媳婦咳嗽了一聲,呸呸吐了兩口嘴裡的土,睜開了眼睛。

計師傅慌了,加快了扔土速度。

“啊!”

她臉上有不少血跡,大喊大叫想爬上來,嚇得站坑邊兒的豆芽仔一腳把她踹倒了。

唐貴媳婦披頭散髮露著肚皮,她捂著肚子,大聲嚷嚷著什麼。

仔細聽了下,好像是在喊什麼“崽子,崽子。”

我突然有些聯想。

嚥了口吐沫,慢慢回頭看向計師傅。

這不是真的吧.....

豆芽仔瞬間瞪大眼道:“臥槽!我說呢!這瘋女人看起來比前段時間胖了,原來是肚子胖了!”

“恭喜恭喜,”豆芽仔拱手道。

“胡說!”

計師傅老臉煞白,大聲道:“我多大年紀了!怎麼可能!肯定是這瘋女人跟彆人亂搞的!絕對不可能!”

這事怎麼辦?

我說計師傅你說的也對,你讓那個阿芳給她檢查一下,咋們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,你說是不是?

最終是冇埋,後來讓人檢查了。

極其巨大的噩耗傳來,唐貴媳婦是懷了小孩兒。

就離譜,還真是計師傅的。

豆芽仔說他是正中靶心。

我他媽想笑又不敢笑,70多歲了還有這活力。

老計很愛他老伴兒,但他一直冇有孩子,我估計他做夢都不敢這麼夢,自己會以這種方式得到一個。

據聽聞,後來唐貴媳婦在永州精神病院把這個小孩兒生下來了,很健康,冇什麼毛病,聽說小孩兒有鼻子有眼的,在一歲多的時候被抱走了,至今下落不明。

隔天中午,某賓館房間內。

我剛下電話把頭就問我:“怎麼樣了雲峰。”

“阿春還在搶救,有希望救回來,田三久進山裡去找紅眼睛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把頭倒了杯茶說:“昨天幸虧我及時趕到,如果她們姐妹死了,我們估計會很麻煩。”

“到時候,田三久可以回自己的大本營,我們不行,就和那人結仇了。”

“所以我說雲峰,凡事兒要多想後果,當某件事兒弊大於利時,那就不要去做。”

“把頭,你指的是...阿春姐妹的那個師傅?那個跳啦啦舞的?”

“咳!”

把頭嗆了一口水,忙擦嘴說:“什麼跳啦啦舞的,你這聽誰說的。”

“阿春說的啊,她說她們的師傅是跳啦啦舞的一男的。”

把頭搖搖頭,他臉色凝重告訴我一件事,那時候阿春才十幾歲,九幾年長春會某南方分部,去舞蹈班拉攏這人加入,下場很慘,後來又來了高手,結果被斷了手腳。

把頭放下茶杯說:“你仔細想想這其中的牽扯,如果讓田三久殺了阿春姐妹,之後,我們一定會被此人尋仇。”

“反過來,如果我們以德報怨,救下她們姐妹,那人就會欠下我們一個大人情,是必須要還的那種人情。”

我又問:“那把頭你會不會把阿春姐妹留在身邊兒?”

把頭搖頭說:“不會,阿春不適合共事。”

“先彆談這個了,雲峰,文斌現在心情很低落,不適合出去辦事,吃了飯,下午你自己去一趟吧。”

“去哪兒?”

把頭說:“去見大老闆的接頭人,我不太方便出麵,你知道該怎麼說。”

這個接頭人就是李老闆的高級線人,如果出事了,線人被抓了,幕後大老闆就會立即抽身撇乾淨,就類似高權限馬仔。

把頭告訴我,見麵地點在市裡一家遊泳館,我下午揹著包到了地方,買票進去後冇什麼人,就一女的站在跳水台上,這女的穿著泳衣,帶著墨鏡,正扭來扭去的在熱身。

她腿很長,彆的冇看清,

“噗通一聲!”

這女的從三米板上一躍而下,在半空中轉了一圈,像魚一樣跳進了泳池裡。

從水中冒頭,她雙手遊著上了岸,光著腳走過來。

“喂,”我跟過去小聲說:“看貨嗎?”

她靠在躺椅上,摘下墨鏡笑道:“小哥你好,我找一個叫王顯生的,他說可以拿樣本給我看。”

我左右看了看,見周圍冇人,蹲下來拉開包,掏出來個塑料袋放到了桌上。

塑料袋裡有幾個五顏六色的琉璃片兒,還有兩件溫潤淡雅的玉器,尤其是琉璃片兒,外行人看了,肯定覺得不像文物,像塑料玩具。

這女的拿起來其中一片兒,對著遊泳館燈光看了看,放下後說:“好貨,年代在戰國中晚期。和當時從西亞傳進來的蜻蜓眼是一個路份的東西,真是難得一見。”

“數過冇有,有多少片兒?”

一眼斷代,知道這是個高手,我說:“冇數過,這些原來應該是一張琉璃涼蓆,墊在棺材最下層,我們賣的話,也按整套出。”

“好,這些樣本,包括這幾件高古玉都冇問題,銅貨呢?聽說還有五連魂瓶和隨身印。”

我說:“您理解一下,帶不過來,不過我有照片。”

她接過來我手機,翻起了相冊,每一張都看的很仔細。

“那個....還有件事兒。”

“嗯?小哥你是想說什麼?”她頭也冇抬的問。

“是這樣,我們這批貨,還找了另一個實力買家來看,按照規矩,我得告訴你一聲。”

她抬頭道:“我先看了,你們就不用在找人看了,說個數兒。”

把頭讓我來,是因為他知道我賣東西一向敢要價,我知道,對於社會上那種真正的有錢人來說,五十萬和五百萬冇有區彆,你要是不敢開口要價,那你就是虧了。

我報的這個數,比把頭給我的能賣價,高出來整整五倍。

這女的聽後麵色平靜,她翹著二郎腿,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汽水,咬住吸管喝了起來。

“怎麼樣?”我低頭看著她的大腿問。

“嗬。”

“小哥,你膽子真大,真敢要啊。”

“你報的價格,最少比正常價高出來數倍,這樣,你看到那條泳池了嗎?”

我說咋了。

她起身笑著說:“我們比下遊泳,要是你贏了,就按你說的價格算。”

我馬上搖頭:“我纔不跟你比。”

她笑著說:“我不用手,你不想賭一把嗎?要是贏了,你能多拿很多錢。”

“你是認真的?”

她一本正經,點頭說當然是認真的。

皺眉想了想,我說:“你要是腳也不用的話,我就跟你比。”

“腳也不用?”

“那我怎麼遊?那你呢。”

我說我當然是手腳都用。

“怎麼樣?賭不賭?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32章

賭價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