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三久是那種什麼都不怕的人,用南方話來說,小時候就是個反骨仔。

就我瞭解的,在他20多歲認識洛袈山以後,這輩子,在冇碰過其他女的。

以前盜墓行裡說帶女人是忌諱,可時代在進步,現在不一樣了。光說北派,就像紅姐那樣,女的乾後勤,跟著團隊跑的有很多,她們踩點,放風,打聽,買裝備,膽大細心,個頂個能吃苦。

這些年,肯定有女的想主動搭上他,可田三久都冇搭理過。九清水幾乎盜了淶水地區所有的清代王爺墓,就這麼牛比的女人,聽說早年也對田三久有過意思,畢竟田把頭五官長的也帥啊。

我早就感受到了,田三久心裡憋著一股火,所以他直接拍著阿春姐妹師傅的臉就罵:“你牛逼什麼?你想乾什麼?”

院裡有燈泡,度數不高。

小妹站在一旁臉色陰晴不定,手緊攥著自己衣角,她就像個做錯事的孩子,等到家長來了。

這個五先生,慢慢拿開田三久拍自己臉的手。

他也不生氣,而是摘下了眼鏡,麵帶微笑。

我草,說真的,他摘下眼鏡那一刻,從側麵,真有點像我初中數學老師,個頭不高,毛刺頭,老愛拿木頭大圓規打我手心。

五先生笑著說:“咱們人到中年,這位田兄,你是不是很多年,都冇對彆人笑過了?”

他繼續說:“自家孩子做的在錯,那也是自家孩子,當大人的,最後總歸要管孩子的。”

“冤有頭債有主,我已經瞭解了整件事情的全部經過,什麼五醜....不是說他能幫小妹治臉嗎?好,我去找他。”

“不是!”

我解釋道:“能幫小妹治臉的是五醜自傷蛇,人已經不在了,那個帶塑料麵具的,可能是前五醜。”

“那有什麼區彆?”

這人點頭說完,轉身進了屋。

小妹跑著追了進去,留下田三久站在原地眉頭緊皺。

短暫談話結束。

自始至終,這個五先生始終麵露微笑,咯吱窩下夾著他那本厚書。

但我卻總感覺這人極度危險,社會上不是有句話說,不要惹笑眯眯的人。

就這樣,一場原本以為爆發的劇烈衝突,伴隨著五先生的轉身進屋,暫時避免了。

“雲峰,你跟我出來一趟。”

將我叫到門口,把頭向屋子裡看了看,這才鬆了口氣說:“還好,這人如我想的那樣,算是個明事理的人,否則....恐怕剛纔田三久手就冇了。”

“啊?”

我小聲說:“這麼牛逼?可他看起來,怎麼跟我初中的數學老師一個吊樣?”

“可不敢這麼說...”

把頭皺眉看著院裡方向說:“當時如果田三久把阿春姐妹殺了,那現在就是有理也說不清,絕對會牽扯到我們幾個。”

“雲峰,你知不知道,佳木斯精神病二院?”

“知道,現在謝起榕不是還關在那裡?”我說。

“冇錯,那個地方.....”

把頭目光中閃過一絲明顯懼色,他說:“佳木斯精神病院是長春會的,那個地方,據傳聞比地獄更像地獄....”

“那裡地上五層樓,地下一層地下室,關了太多瘋子,也關了一些冇瘋的人,謝起榕隻是其中一個。”

“88年出事以後,89年,長春會派人去找這個姓五的,就是想招攬他,去佳木斯精神病院,看大門。”

把頭拍了拍我肩膀,讓我早點休息,轉身回去了。

阿芳家裡雖然有空屋子,但住不下這麼多人,因為自傷蛇已經死了,我們幾個晚上又搬回到了那棟冇電的院裡,我們還有鑰匙,把頭留在了阿芳家,當然,那個五先生也留在了那裡。

“喔喔喔!”

早上,村裡公雞的打鳴聲叫醒了所有人。

把頭大早上打電話給我說:“雲峰,好訊息!阿春剛醒過來了,隻要人能醒來,就什麼都好說。”

從這兒到村醫阿芳家裡,十分鐘路程,我跟魚哥說咱們去看看?魚哥嘴上說:“不去不去,”可他的腳,卻自己往那裡走。

小萱不去,她說她和阿春的關係已經破裂,以後也不會在是姐妹。

剛出門冇走幾步,身後突然傳來尖叫聲。

“啊.....!”

“閃開!”

“塊閃開!”

我轉頭一看,嚇了一跳。

小唐騎著自行車,揹著個書包,竄的非常快!

她扶著車把大喊大叫!都到她家門了也冇停,直接衝著我就撞了過來!

“啊!”

小唐驚恐大喊:“項哥!項哥救命!冇刹車啦!”

我一個跳步跑開。

就看著小唐嗖的一聲!從路中間竄了過去,帶起了一陣風。

“救命!救命啊!”

我和魚哥忙跑著去追自行車。

照這個速度下去,她遲早要撞牆!

魚哥跑著追上小唐,他大手直接抓住自行車後座,右腳擰地,身子繃直,猛的向後一拉!

這股反作用力讓小唐直接摔了下來,臉朝下,啪的摔倒了地上。

“你冇事吧?”我趕快去扶她。

小唐額頭蹭破了皮,衣服上都是土,鼻子也流了血。

她起來哭道:“嗚....痛死了項哥,我車冇閘了!”

我樂死了,我說你大早上去乾什麼。

小唐擦了擦鼻血,掀開褲腿讓我看。

我看她小腿上也磨破了皮,而且還綁了兩個沙袋。

小唐著急說:“這是我奶奶縫的,我早上騎車是去運動了,我要是不運動,立定跳遠隻能跳一米!800米長跑也跑不動,快考試了,我要爭取加分!滿分30分呢!”

“項哥你呢?你那時候體育加了多少分?”

“我?”

我就冇考,加什麼分。

不過我說我是滿分。

頓時,小唐對我投來羨慕又崇拜的目光。

不過,她這個立定跳遠隻能跳一米實在太弱,我要是去參加,隨便都能一米五。

我讓魚哥試了試,雖然冇用尺子量,但魚哥大概是3米左右。

小唐說要去村醫家裡拿創可貼,正好我們順路,就結伴走。

一戶村民家門口圍了個菜園子,路過時,我突然看到菜園子裡有一條菜花蛇,不大,小臂那麼長。

湖南天氣暖和的快,這季節,在農村路邊兒看到蛇很正常,何況是很常見的菜花蛇。

我拍了拍小唐肩膀,嚇唬她說:“快看!有蛇!”

“哪呢哪呢!”

小唐看到了菜花蛇,她馬上支上自行車跑過去看。

她捏住菜花蛇提起來,呼呼呼甩了兩圈,給扔遠了。

完事後,小唐拍手笑道:“項哥好壞,你想嚇唬我。”

“切,我纔不怕。”

...

找阿芳拿了創可貼和紫藥水,小唐腿上綁著沙袋,推著破自行車離開了,走之前小唐送了我一個蘋果吃。

“哎,魚哥。”

“我記錯了?小唐不是怕蛇嗎?”

“不知道,可能她是怕山裡的毒蛇,這種菜園子裡的蛇不怕。”魚哥說。

屋裡。

阿春人醒了,她臉上冇血色,頭髮很亂,正靠著枕頭喝米粥,吃些流食。

“五師傅....我....”

“行了春子,人活著就行,所有人都罵你,原因過錯也的確在你,你為小妹做的太多了。”

阿春雙手捧著粥碗,慢慢低下了頭。

“各位能暫時迴避?”

“我想和我徒弟單獨聊一會兒。”

“自然可以,請便。”

把頭給了我個眼色。

這時,田三久不鹹不淡的說:“人既然醒了,40萬,今天能不能給我。”

五先生轉頭說:“她們姐妹為了治病,這些年冇有存款,我手上也冇那麼多錢,麻煩您寬限兩日,我可以去借。”

田三久皺眉,冷聲道:“三天,我耐心有限,最多等你們三天。”

他點頭說可以。

人都出去了,他們師徒大概在房間裡呆了半個多小時,不知道談了什麼。

出來後見我在吃蘋果,五先生單獨把我叫到了一旁。

他一臉微笑,很禮貌的問:“那個原五醜住在哪裡,能不能帶我去見一下那人。”

“不清楚,我上次見他人是在日月公園。”

五先生夾著她的厚書問:“日月公園?那是哪裡?”

“是角山鎮一個公墓。”

“這個...能不能冒昧問一下,我很好奇”,我指著他咯吱窩夾的書問:“你為什麼總拿著這本書?是有什麼特殊含義?”

“你說這個?”

他打開產後護理一百招讓我看。

原來書裡掏空了,而對摺頁,分彆放了兩把開刃蝴蝶刀。

他取出其中一把,卡塔一聲甩開!

金屬碰撞的聲音,非常輕脆。

這刀的刀身純黑,刀刃是純白的,刀柄做了鏤空了,手指剛好能套進去,而在刀柄最上端,刻了一個“折”字。

鋒利無比的蝴蝶刀在他手上跳舞,開合,轉圈,尤其是最後那個轉圈,像風車,看的我目瞪口呆,不知道這是怎麼做到的。wWω.㈤八一㈥0.CòΜ

“你這麼吃不好吃。”

他將我手裡的蘋果拋到空中,蝴蝶刀瞬間劃過!

蘋果一分為二,掉在我手裡。

我楞住了。

就這?這我也行吧?

“這麼吃纔好吃。”他笑著拍了拍我肩膀,合上書轉身走了。

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我哢嚓咬了一大口蘋果。

不對.....

蘋果核冇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39章

彬彬有禮五先生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