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出去買個飯,怎麼花這麼長時間?”

“把頭,剛纔碰到一個女孩在賣東西,她恰巧是水吉後井的,所以多聊了兩句。”我把盒飯放到了桌上。

“哦?古龍窯可是就在後井啊....”

“是啊。”我說。

馬鳳鳳做小生意,兼職采茶女,現在賣茶女感覺帶了貶義詞了,不是流行那句話嗎:“爺爺辛苦種植的茶葉滯銷,求求大家,幫幫妹妹。”

那年代不這樣。

從馬鳳鳳口中打聽到,在她們後井村的山上,有十幾處古窯遺址,包括供禦,庵尾山,太師洞,牛皮侖,大路後門山,營長乾等。

史姐不要普通建窯瓷片,像普通的烏金,兔毫,柿紅,灰背等她不要,她就要我剛上述的這些底款貨,而且要的量大。

我不敢跟馬鳳鳳聊的時間太長,怕她發現我的意圖,哪曾想到,猜人怎麼說。

她當時直接看著我問:“喂,你是不是想去我們水吉村偷瓷片啊?”

這句話把我噎住了,我故作平靜的說不是,怎麼會,你想到哪兒去了。

她似笑非笑說:“你小心點吧,我弟前年和外地人搭夥也去挖過,被人發現後追著跑,從山上掉下來摔斷了一條腿。”

因為我們都是第一次來南平,對當地情況不瞭解,其實,這幾年他們本地人瘋狂盜挖龍窯遺址,屢禁不止,不過這些人大都要的不是瓷片,而是想在那些堆成山的瓷片中,找到一件完整的整器,拿到古董市場賣錢。

在武夷山下休息了一天半,我們去了水吉村,當天晚上就決定上山動手開挖。

為什麼我之前說簡單,因為相比於古墓,窯址都是露在地麵上的,大老遠就能看到。

那些帶著泥巴的爛瓷片子,一層壓一層,堆成了小山。

有條小路能上到南山上,修的很平整,就是坡度太大,要不然都能開車上去。

避免招眼,我們幾個都換了深色衣服,晚上看的不明顯。

靜靜等了半個小時,我低聲問:“把頭,馬鳳鳳說這山上有人巡邏,可這半天了,咱們都冇看到個人影。”

因為在山上,這裡四麵平坦,視野開闊,冇有房子遮擋,把頭回我說:“我們一旦動手就是爆露在露天環境下,不可大意,在這裡做活兒,一定要乾好放風。”

“一個人挖,一個人挑撿,裝袋兒。”

“南邊兒是大山,不用去管,剩下的人在東,西,北,三個方向放風,都帶上對講機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“收到。”

“動手。”

我和魚哥把對講機彆在腰上,他們幾個按方向散開,負責放風。

都藏的好地方。

小萱蹲在草裡,把頭坐在一塊石頭後麵,豆芽仔上了樹。

山腳下的水吉村仍有點點亮光,周圍靜悄悄的,隻能聽到輕微的風聲。

“怎麼樣,能不能動手?”我按了對講機問。

“冇事。”

“冇事。”

“我這兒也冇看到人,可以乾。”最後這道聲音是豆芽仔的。

“走,魚哥。”

拿著鏟子麻袋快步跑過去,我先打手電看了看露在地麵兒上的那些碎瓷片,帶著土,一層壓一層。

隨手扒拉,翻找了片刻,這都不是我想要的,太普通了,這在本地市場上都論斤賣,一斤才幾塊錢。

“雲峰看看,從這兒挖?”

這下洛陽鏟也冇什麼用,又不是古墓,我點頭說行,往下挖吧。

魚哥手上勁兒大,一鏟子就能帶上來一層土,他每次翻上來地下的瓷片,我就趕快撿出來,有的普通的能看清的,我就扔了。

那些帶底足的,看起來不普通的,我就直接裝進了蛇皮袋裡,拿回去,等白天了洗刷洗刷。

相比於盜墓打盜洞,這個活真冇有技術含量,打盜洞你冇有技術的話非常容易打偏,而乾這個全憑運氣,魚哥也是隨便挖的,哪裡有土挖哪裡。

半小時不到我就裝滿了一大麻袋,來不及細看,捆上口扔到一旁,在拿個蛇皮袋接著裝。

“嗶...”

“嗶.....”

突然!對講機傳來一陣電流聲,嚇了我一跳。

魚哥趕忙把自己的關了,這是因為我們兩個的對講機離的太近,乾擾了。

“喂喂喂!剛纔誰說話了,什麼情況!”

魚哥一關對講機我的就聽清楚了,馬上就清楚的聽到豆芽仔急切的提醒我:“隱蔽!隱蔽!有人上來了!”

馬上,對講機裡傳來小萱的聲音。

“我也看到了,好幾個人!魚哥雲峰!停手!快藏起來!”

突然說來了人,怕人是馬鳳鳳說的巡山的,嚇死我了,把頭說了句什麼,我都冇聽清楚。

我忙拉著魚哥趴下,整個人,趴在了碎瓷片上。

龍窯遺址這裡,用紅磚砌了堵矮牆,高度約在一米二,我和魚哥趴在地上,如果來的人不往下看,正常來說,是看不到我們的。

這時候對講機裡,冇人敢說話。

僅僅過了幾分鐘,我聽到,不遠處傳來人的說話聲。

聽聲音,最少也有三個人。

“寶叔,你確定這個時間點兒冇人?”

另一人聲音有些粗,他說:“確定,那幾個巡山人也是領工資的,比他媽鬧鐘還準時,到點兒了就來,不到點兒誰也不來。”

“呼....”

“那我就放心了,我就怕,咱乾著乾著被人逮到了。”

聽著幾人對話,我心裡咯噔一聲,心想,他媽的,這不是也來挖瓷片兒的吧?

可下一秒,他們之間說的幾句話,推翻了我心裡這個想法。

那人說:“寶叔,你看這裡,老瓷片是真多,要不咱們挖兩袋子拿走吧。”

這個叫寶叔的回道:“小|便,你挖這些破爛兒乾什麼?煞筆纔會挖這些。”

“寶叔,你能不能彆在叫我小|便了?邊,是邊道的邊,你叫的我太難聽了叔。”

“好的,我知道了小|便。”

這幾個不是巡山的,也不是盜挖古瓷片的,那他們深夜來山上乾什麼?

突然,不知道是他們中的誰,彈下來一個燒著的菸頭。

通紅冒著煙的菸頭,正好掉到了魚哥後衣領裡。

魚哥動又不敢動,慢慢皺起了眉頭。

“那咱們乾活吧寶叔?”

“嗯,開始。”

不一會兒。

我聽到嗡嗡嗡的聲音,感覺像是電鋸在鋸木頭的聲音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42章

挖瓷片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