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清明節的那天晚上,這個電話來的太突然了。

我使勁掐了自己大腿一下。

清楚的痛感告訴我,這不是在做夢。

“我是雲峰!”

“紅姐!你人現在在哪裡!”

可我轉念一想,阿春姐妹都能模仿人的聲音...會不會...

我強壓心情,連續深呼吸,儘量讓自己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一些。

有一個秘密,隻有我和真正的紅姐知道。

想了想,我問電話那頭:“紅姐,我們第一次見麵,你對我說過的那兩句話是什麼?你知道我說的是哪兩句,”

電話那頭先是笑聲傳來。

隨後,很嫵媚,很成熟,很勾人的語氣傳來說:“呦呦呦,又來新人啦,這也太小了吧,就是不知道下麵小不小呢。”

她的第二句。

“小雲峰,想不想當姐姐的第四十五個男人呢?”

聲音酥媚,聲聲如骨。

簡直就是那一天的情景再現!

我抓著手機,心情激動,眼睛有些酸了。

一個大男人不該哭,可這一刻,我莫名的想哭,

不會錯,這就是一直照顧我的紅姐。

是我們最早的後勤,北派一顆痣,陳紅。

“哭了?”

“冇有,哪有,我怎麼會哭。”

不曾想到,紅姐接下來的語氣直接變了,變的很低沉。

“雲峰,你信不信我?”

“信。”

我冇有猶豫,回答的直接了當。

“好。”

“我這次主動聯絡你冒了很大風險,我隻有幾分鐘時間,接下來我說三件事,你仔細記住我說的每一句話。”

“第一,當初賣貨那筆錢,我冇拿,是老大拿走了,他一直在用這筆錢,到處幫老二求醫。”

“第二,鄭輝病逝了,長春會要亂了,江湖上也要亂了,小心。”

“第三,樟湖...”

“嘟......”

突然,紅姐的說話聲戛然而止。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我隻聽到了“樟湖”兩個字。

就像是她旁邊有什麼人,突然掛掉了電話。

嘗試著打回去,打不通,我一大堆問題都冇來得及問出口。

坐在椅子上,看著梳妝鏡,我疑惑萬千,思緒一下子回到了順德。

當時,二哥留在了小屋裡,三哥留下來照顧二哥。

我和把頭,紅姐,大哥,去了摩羅街賣貨。

我一直以為是紅姐拿錢走了,可冇想到,紅姐親口告訴我說,是老大拿走了支票。

我仔細回憶當初那些細節,把頭出事的第二天,我存在報亭的小藍瓶就也被大哥拿走了,現在藍藥水,大概率還在大哥手上。

紅姐說鄭輝病逝,江湖要亂了。

鄭輝就是當初謝起榕口中喊的“鄭大膽”,這人是長春會掌舵人,非常牛逼。

而紅姐最後一句話隻說出來兩個字,“樟湖”。

樟湖是不是樟湖鎮?她是想告訴我什麼....

我失眠了,躺在床上翻來覆去,徹夜難眠。

早上出來眼睛裡全是血絲,把小萱嚇了一跳。

“雲峰你晚上冇睡?你看你眼睛紅成什麼了。”

我擺手說冇事,轉身去找把頭,小萱都冇見過紅姐,我說出來她都不知道。

我和把頭談了一上午,最後決定近期去樟湖鎮走一趟,把頭對我說:“此事保密,不可在告訴第三個人。”

後來在機修廠住了三天,來了一輛車把麻袋拉走了,是史姐找的人。

水吉就是個小活兒,這是我掙的最輕鬆的一筆錢。

很簡單其實,我滿足了富婆的小愛好,富婆多給了我一筆錢。

我這輩子去過很多地方,各位的家長就算我冇去過,大概率也有路過。

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城市不算多,除了銀川鹹陽,就是樟湖這個小鎮了。

這個鄉村全部人口加起來,總數不過一萬來人,當時就是窮,整個鎮的財政收入一年加起來,還不如一個稍微大點的企業年收入。

就像現在那段視頻一樣,我問樟湖的小孩,你早上吃什麼?

小孩回答說:“吃光餅。”

中午吃什麼啊。

“吃光餅。”

晚上吃什麼啊。

“嘿嘿,還是吃光餅。”

樟湖光餅不知道怎麼做的,是一種像油炸麪包的餅,吃的時候要切開,配上各種醬吃,也可以炒著吃,我連吃了幾天就頂不住了,想吃點麪條,排骨什麼的。

待的時間長了,豆芽仔忍不住問我:“雲峰,這裡這麼窮冇有古墓吧?咱們一直在這兒待著乾什麼?喝西北風啊。”

小萱倒顯的無所謂,她說:“我覺得這裡的人都很好,要是去山裡找廖小米,那才叫苦,山裡冇有吃的,冇有信號,都是蚊子。”

魚哥似乎隱隱猜出了有問題,但真實情況是,隻有我和把頭知道,我們在這裡乾什麼。

在找人,在找線索。

有冇有查到什麼?

有。

我們打扮城了本地人樣子,住著本地的老房子,一有空我就出去轉,就在前段期間,我打聽到訊息,順著這條訊息跟過來,我找到了一個叫“香亭蛇舍”的地方。

這地方是個紅磚房的二層老樓,建造於上世紀60年代,南方五月份白天就很熱了,火氣壯的人都開始穿短袖了,但這個被當地人叫做“香亭蛇舍”的地方,卻非常陰涼。

因為房子周圍種了數量很多的香樟樹,樹枝擋住了大部分陽光,樟樟樹的淡淡香味聞的很明顯,二層磚樓的房簷向外延深,房簷也做成了蛇的形狀,

我揹著雙肩包,帶著墨鏡,伸手敲了兩下門。

“誰問你找誰?”

不多會兒,一個看起來虎頭虎腦,濃眉大眼的黑小子開門問。

“你好,我找肖公蛇王,肖正興。”

“我爺爺不在家,去山上了,不過這個點兒應該快回來了,你家裡人被蛇咬了嗎?”這黑小子扶著門和我說話。

我指著屋裡說,“能不能進去等一下你爺爺,一點意思。”

我給了他五十塊錢。

他快速把錢揣兜裡,說進去等吧。

“香亭蛇舍”是一家蛇醫館,有家傳秘方,專門治療各種毒蛇咬傷,在以前,樟湖一共有三大蛇王,分彆是連公蛇王,肖公蛇王和張公蛇王,肖正興就是肖公蛇王的後人。

黑小子是肖正興孫子,身份證上名字就叫“肖長蟲”。念起來像是小長蟲。

我坐在一樓客廳的椅子上等著,忽然聽到樓梯上傳來說話聲。

“長蟲,這是誰?”

“姐姐,這大哥是來找爺爺的。”

“那你還愣著?給客人倒杯茶啊。”

說著話,一名二十歲左右的短髮少女,手上抓著一條花斑大蛇,下樓衝我走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45章

打聽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