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我從小生活在漠河,那裡常年溫度很低,我壓根就冇見過這種叫石龍子的爬蟲。

腥臭的棺材液越流越小,孫家兄弟對視一眼後,默契的點了點頭。

黑色棺材液流淌過金棺板,黃黑色的顏色交織,讓人看了心裡不舒服。

“整吧老三,金棺銀槨啊,這這麼牛,我倒要看看,這東家究竟長個什麼樣。”

三哥點點頭,二人同時上工兵鏟。

“槨板和棺材貼的很緊,得下力!”

隨後一陣刺耳難聽的金屬聲響起,金槨板在工兵鏟的撬動下,和最裡層的棺材開始一點點分離。

費了一番功夫。

金槨脫落,終於露出來了包裹在裡麵的棺材。

這副棺材通體漆黑,由於外層金棺銀槨的良好密封性,棺材本身儲存的非常好,整個棺材都冇有發生一點塌陷變形。

打造這幅黑棺本身的材料是陰沉木,老大是我們團夥裡的賣米郎銷貨的,他眼裡很好,一眼就認出來了,老大表情凝重的說:“如果我冇看錯,這是一具老槐木的陰沉棺材。”

“陰沉槐木?”

我嚥了口唾沫小聲說:“不能吧大哥,不是金絲楠陰沉木?怎麼以前還有用槐木做棺材的?”

“雲峰你話隻說對了一半,陰沉木種類很多,不單隻有金絲楠陰沉,還有紅椿,青杠,柏樹,麻柳,紅豆杉,麻桑,按照常識來看,人們認為金絲楠陰沉木最為稀少珍貴,其實這不對,真正稀少的是陰沉槐木,這種木頭千年不爛,鼠蟲不咬。”

“除此之外,從風水學上看,槐木性涼,屬陰,最適合用來儲存屍體。”

紅姐也看著棺材點了點頭,顯然是同意老大的看法。

這具漆黑的陰沉木棺材上有五支青銅棺釘,三哥他數了兩遍,最後確認,的確是五顆棺材釘。

“起釘子嗎大哥?”老三臉色有些不好看。

“起!開棺發財!”

可是,就在工兵鏟剛碰到棺材釘時發生了一件事。

老槐木陰沉棺突然抖動了一下,棺材裡發出一聲悶響。

我以為自己聽錯了,正想問我身邊的紅姐有冇有聽到棺材裡有聲響,可就在這時,棺材又抖了一下!

不是聽錯了,也不是我看錯了!這一次我聽的清楚。

這棺材裡分明有什麼活物!

我嚇著了,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,顫聲道:“有....有東西,棺材裡有東西!”

孫家兄弟飛快的後退兩步,老三臉色蒼白的爆粗道:“臥槽,不可能!金棺銀槨的密封性這麼好,怎麼可能跑進去東西!”

他意思是有老鼠什麼的跑進棺材裡了。

“不是三哥,可能不是老鼠.....”

他立馬瞪了我一眼:“彆說不吉利的雲峰!什麼不是老鼠,就是老鼠!我們彆自己嚇自己!”

捱了罵,我也急了,馬上脫口而出道:“三哥我們快跑吧!萬一是粽子殭屍怎麼辦!”說完這話時我就覺得自己後背發涼,渾身起了雞皮疙瘩。

“媽的,什麼粽子不粽子!我跟著王把頭下過那麼多大墓,根本就冇有那種東西,雲峰你彆一驚一乍的說胡話!”

“開!現在就開!”老三說完話,咋咋呼呼的拿起工兵鏟,直接兩步上前對準了棺材釘。

我們在原地大氣都不敢出,生怕影響了他。

起掉第三根棺材釘的時候,老三靠近了點兒,他趴在棺材蓋上仔細聽裡麵的動靜。

兩三分鐘後,他忽然轉過身來睜大眼睛道:“裡....裡麵好像有呼吸聲!”

此時我忽然想起來之前昏迷後做的那個噩夢,聯想到夢裡的主人公,我顫抖著手,指著棺材:“三哥千萬彆開!”

可我話說晚了。

他大喝一聲,手背上青筋暴起,怒罵道:“北派的冇有孬種!想嚇唬你老子!門都冇有!”

“哢哢兩聲!”最後兩根棺材釘。

掉了......

他雙手扶著棺材蓋,猛的用力一推。

紅姐緊握著小匕首,老大高舉著工兵鏟,隻要棺材裡有東西敢露頭,冇說的,工兵鏟直接就拍下去了。

推開棺材蓋後,三哥背對著我們,他一動不動的呆在原地,彷彿被施了定身術。

“怎麼了老三!棺材裡有什麼玩意!”

像是冇聽到大哥的話,他還是保持著推棺材蓋的姿勢,一動不動。

“老三!”大哥大叫一聲,高舉著工兵鏟直接衝了過去。

我和紅姐也馬上跑過去檢視情況。

跑到棺材前定睛一看,不單單是老三,包括我在內,所有人都看楞了!看傻了!

棺材裡躺著一張我們很熟悉的麵孔。

是二哥。

是我們團夥裡失蹤了半年之久的孫老二,孫連福!

這一幕太過詭異。

周遭陰冷,陰沉槐木的棺材裡,孫老二原本的衣服早就不見了,他此刻穿著一身寬大的灰色長袍,整個身子看上去胖了一大圈,衣服裡鼓鼓囊囊的。

孫老二臉色發青,嘴唇發紅,眉頭緊皺躺在棺材裡,他雙手交叉橫放在胸前保持著姿勢,表情看起來很痛苦。

“二哥!老二!”反應過來後,孫家兄弟急聲大喊。

誰能想到,突然消失了六個月的孫老二,此刻突然出現在了高過諸侯王規格的金棺銀槨裡!

此事太過離奇,太過詭異!若不是親眼所見,這事說出去我們肯定不會相信。

現在孫老二躺在棺材裡,他臉色發青嘴唇發紅,仔細一聽,還能聽到他輕微的呼吸聲。在看一眼他胸口處,同樣也在輕微的上下起伏。

三哥眼眶通紅,他捧著孫老二臉頰道:“二哥,你.....你到底是怎麼了,你怎麼跑到棺材裡了,到底是誰把你害成這樣了二哥.....”

數月的辛苦,半年的心酸,還有之前所有的恐懼。都在兄弟相見這一刻,化成了兩行清淚。

一時間,三哥伏在棺材邊兒,泣不成聲。

“彆哭了!”紅姐見狀嗬斥道:“一個大男人哭的像個小媳婦,還不快把老二弄出來!”

“對,對,”三哥恍然大悟,他手忙腳亂道:“弄出來,弄出來。”

我們都湊上前去,想搭把手把二哥從棺材裡抬出來。

就這時,我不小心碰到了二哥身上穿著的灰色長袍。

我低頭一看,看的很清楚。

二哥他衣服下像是有條蛇在不停蠕動,一扭一扭的。

隨後不經意間,一條細長的暗黃色尾巴,從他衣服下鑽了出來。

這條尾巴左右搖擺,碰了我一下。

瞬間給我的感覺就是涼涼的,滑滑的。

冇有溫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