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樟湖鎮,突出來一個湖字。

說的是古代這裡交通不便,四麵環水,地廣人稀,人們出行,隻能劃船出去。

樟湖的水裡有大量水蛇,會攻擊過往行人和船隻,所以就建了個廟日夜燒香,供奉水裡的蛇王,以此來祈求平安,這就是最早蛇王廟的由來。藲夿尛裞網

我之前就來過附近,但他們一聽我是外地口音就不讓進去,這個長頭髮的黃牛說能把我和魚哥搞進去,不過花幾十塊錢。

同行的有那對小情侶,這男的應該是個富二代,我看他用的當時最好的索尼卡片相機。

坐觀光車到了蛇王廟附近,長頭髮黃牛呸了一聲,邊數錢邊說:“各位,你們的錢絕對不白花,這裡你們隨便轉,我馬上去溝通,咱們馬上就去看蛇女啦。”

進去後最先看到一副對聯:“閩越遺風,唯我湖峰惠存,仙都龍窟,冠此蛇王寶殿。”

廟內香火鼎盛,人聲嘈雜,來燒香的本地人絡繹不絕。

“老公老公!你快看這房頂,好厲害啊!”

富二代摟著自己女友,抬頭看了看廟頂笑著說:“確實,這雕工太厲害了。”

廟頂是幾塊實木板拚起來的巨型木頂,密密麻麻,雕刻了成千上萬條小蛇,這些蛇互相纏繞在一起,頭衝下,吐著信子。

我覺得,這些木雕風格應該是舊社會的東陽木雕。

轉了一會兒,長頭髮黃牛急匆匆跑來說:“打點好了,我在說一遍,隻能隔著窗戶看。”

五分鐘後。

“這是哪?不是說在廟裡嗎?”

廟北邊兒兩百米是國道,他把我們幾人,帶到了一間土胚房門口。

“你管在哪?看到就行唄,不知道我給你們走的關係嗎。”

黃牛說話時眼神看前顧後,給人一種神秘兮兮的感覺。

“砰砰砰!”

長頭髮敲了兩下門,喊道:“大師,打開窗戶吧,讓我們看兩眼。”

過了幾秒鐘,土胚房窗戶被人從裡麵開了條縫,我們幾個都擠在窗戶邊兒看。

我瞳孔慢慢收縮,看到了。

屋中間有個大罈子,像醃鹹菜的那種黑罈子。

罈子裡有個女的,隻露出來個腦袋,這女的頭髮很長,幾乎快垂到了地麵。

由於頭髮散開擋住了臉,我們在窗戶這裡完全看不到五官,這女人一動不動,像是冇手冇腳,坐在罈子裡。

“怎麼不動?這看不到臉啊。”

富二代扭頭看著長頭髮,著急說:“舌頭呢?我要看舌頭啊,不是說蛇女的舌頭很長,能舔到自己眼睛嗎?這連長什麼模樣都看不到。”

“你想看就看啊?”

長頭髮擋住窗戶說:“你就花了三十塊錢,還想看舌頭?做夢呢?”

“你剛纔說能看啊!”富二代說。

“是能看!得加錢!”

“一個人三百五,你們兩個人,七百。”

“你!”

“你什麼你!你要是冇錢就趕快走,有的是人想看,我得去接待下一波客戶了。”

富二代被激怒了,罵道:“他媽的,誰說我冇錢,老子有的是錢!”

“給我包!”

他直接奪過來他女朋友的皮包,數也冇數,掏出來一疊錢,估計二千左右,啪的拍給了長頭髮說:“看!快吐舌頭!我現在就要看!這兩個兄弟的我也買單了!

楞了楞,我說謝謝你。

他一擺手,大度的說兄弟冇事,哥不差錢,我女朋友的包都是擼衣尾燈的。

“嘿,好啊。”

數了錢,長頭髮臉上樂開了花,對屋裡喊道:“大師,你讓蛇女吐下舌頭,給我們看看。”

屋裡還有個乾瘦老頭,手裡拿著一串念珠,他彎腰在蛇女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什麼,聽不清楚。

我們眼睛一眨不眨,盯著看。

有時候不分善惡,人心底總有那麼一種獵奇心理,就想,真的有人舌頭有二十多公分長嗎?是咋長的啊。

下一刻。

我忍不住臥槽了一聲!

真的啊!

乾瘦老頭說完後,蛇女一張嘴,一條大舌頭慢慢伸出來,長度快夠到自己頭頂了!

看的我目瞪口呆,真嚇著我了。

富二代也看楞了,一臉的激動,他那個女朋友則是一臉害怕,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。

嘩啦一聲!

就看了這一眼,長頭髮直接關上窗戶不讓我們看了。

“夠了夠了,看到了吧?走吧。”

出來土胚房,魚哥忍不住搖頭說:“你冇看出來?什麼真人舌頭,那是假舌頭。”

“啊?”

“假的?魚哥你確定?我怎麼看舌頭會動。”

魚哥臉上笑容燦爛,拍了拍我說:“你剛纔冇注意到吧?那舌頭是直上直下動的,不會捲曲,看起來很僵硬。”

魚哥又說:“他那麼快關窗戶,不讓我們看往回收舌頭的動作,就是因為一往回收,就露陷了,天底下,哪裡有人長這麼長的舌頭。”

“剛纔我冇說出來,”魚哥搖頭道:“因為這地方都是地頭蛇,斷人財路猶,如殺人父母,為了幾十塊錢,我們也不值當那樣乾。”

“我估計罈子裡坐的那女的,是自願的,黃牛肯定會給她分錢,專騙剛纔小白臉那種外地遊客。”

我說:“那也做的很好,假舌頭能做成那樣,遠看確實跟真的一樣。”

魚哥點頭:“三百六十行,為了生存,現在不苦練技術怕是騙不到人了。”

第一遍隔著窗戶看覺得驚奇無比,可知道怎麼回事之後在看,就覺得自己是個大傻子。

跟梅錢館梅梅送我的智商通寶一樣,純交智商稅。

“賣香賣香了!上好的線香!”

“糖葫蘆!糖葫蘆!”

這個點兒人越來越多了,許多男女老少手裡提著竹編籠子,籠子裡裝了五顏六色的各種活蛇,他們有說有笑,互相交談著家長裡短,像是在趕廟會。

我和魚哥在人群裡擠來擠去,本來要走了,結果走錯了出口,去了蛇王廟南邊兒,冇想到這裡還有一座廟。

上次來冇到過這裡,也是真冇想到,這裡是順天聖母廟,也有叫順產天母的,供的是閭山派陳靖姑,被看作是婦女和小孩子的保護神。

現在去樟湖蛇王廟旅遊,在售票處買票,人家會告訴你:“是買套票還是單票?單票便宜,但隻能進蛇王廟,買套票優惠,還可以參觀天母廟。”你在途牛,或者哪裡定票都一樣。

我就感覺很奇怪。

為什麼這兩個廟,挨的這麼近,幾乎是一個在前,一個在後。

蛇王廟供奉的是樟湖水裡的蛇神,聽說最早的原型還是一條毒蛇。而閭山陳靖姑廟裡,擺的都是各種泥塑的婦女小孩兒像。

這好像並不搭邊兒。

天母廟的廟前有個戲台子,市裡出錢請人,每年從5月20號左右開始唱戲,一直唱到7月中旬蛇節結束。

下午3點半有場戲,我看有兩個臉上畫了戲妝的美女,在台上走來走去搬東西。

估計要馬上開戲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47章

看蛇女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