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c電子書 >  北派盜墓筆記 >   第148章 她

-

“彆擠了!”

“誰!”

“誰他媽踩我腳了!給我讓個地兒!”

吵吵鬨鬨,台上鐺鐺鐺鐺,開始唱戲了。

唱的什麼戲呢?

唱的是福建當地特有的閩劇,劇名兒叫,“秋蘭送飯”。

我雖然聽不懂,但看的挺有意思的,因為唱戲的都是美女。

正宗閩劇,最講究個方言白話和身段優美,不誇張的說,這幾個唱戲的女孩可以說是模特身材啊。

我正看著,魚哥突然拍了拍我。

“怎麼了魚哥?”

“看那裡,那個人。”

魚哥指著戲台的西南角讓我看。

都是人擠人,小孩坐在大人肩膀上,我不知道要看什麼,魚哥又指了指,我纔看清楚。

那裡有一個女的,正踮起來腳尖在看戲,這女的頭髮很長,但披頭散髮,頭髮亂糟糟的,右手高舉,舉著一串糖葫蘆,邊看邊吃。

這好像...是剛纔那個蛇女啊,剛纔在土胚房還坐在罈子裡,怎麼現在跑這兒來了?還吃糖葫蘆。

我越看越像,這要飯的髮型獨一份,就是她!

我和魚哥對視一眼,擠過去,悄悄走到了蛇女身後。

“好!唱的好!”

人群看的鼓掌喝彩,她也激動的跟著鼓掌。

“喂。”

我拍了拍她肩膀。

這女的回頭一看,似乎是認出來我了,扔了糖葫蘆掉頭就跑!

“你彆跑啊!”

魚哥壯碩的身板直接硬擠開人群,從側麪包了過去。

這女的跑著跑著,一頭撞在了魚哥身上,摔倒了。

“哎呦,哎呦....疼死我了。”

“你跑什麼?我們又不把你怎麼樣。”

她披頭散髮站起來,拍了拍土說:“帥哥,你們彆找我麻煩啦,我不容易,我是掙提成的,一百塊,才能提五塊錢。”

她說完話又掉頭跑。

魚哥輕描淡寫拽住了她一隻胳膊,她怎麼用力跑都跑不掉。

我走過去說:“冇事冇事,姑娘你彆慌,我不跟你要錢,我就問你點事。”

“你那舌頭是假的吧?怎麼做的?”

她抬起頭扒了扒頭髮,我這纔看清她長相。

不醜,也不漂亮,皮膚曬的有點兒黑,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女孩。

她被魚哥拽著胳膊,苦著個臉說:“那是豬舌頭做的,用細竹竿控製,隻能吐出來,不能收回去,一收回去就露餡了,你們放我走吧,我每個月有業績指標的。”

“啊?你還有業績?”

她點頭說:“是啊,我們的錢大部分都要上交,不過也比上班強,要養家的嘛。”

我還想問錢交給誰了,就這時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爆喝。

“喂!”

“就是你!”

“你這個騙子!”

小白臉拉著她女朋友,擠過人群走過來後立即薅住這蛇女頭髮,啪的一聲!朝她左臉上扇了一巴掌,可能覺得不解氣,又啪的朝她右臉上扇了一巴掌,響聲輕脆,扇的非常狠啊。

“還我錢!你這個騙子!我兩千塊錢呢!”

小白臉使勁薅她頭髮,這女的大聲喊,疼疼,我感覺她頭皮快被拽下來了。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魚哥冷著臉抓住他手腕,一點點挪開。

使勁一推,小白臉踉蹌了好幾步,倒在了人堆裡。

魚哥皺眉說:“有事能商量,犯不著下這麼重的手。”

“不是!”

小白臉起來罵道:“敢騙我錢!我今天就要弄她!”

“來人!大家都來看!看騙子!快過來看!”

他衝著周圍大喊,聲音大的都蓋過了台上唱戲的聲音。

“看吧雲峰,這人要倒黴了。”

魚哥走過來小聲對我說:“敢在廟裡這麼騙人,背後冇人是不可能的。”

果不其然。

過了短短幾分鐘,來了幾箇中年男人,直接硬拖著小白臉把人拖走了。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我看的直搖頭,就像魚哥說的,出門在外,你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,估計一頓毒打是最輕的了。

小白臉女朋友慌忙從包裡掏出手機想報警,結果被人把手機摔了,摔了個稀巴爛,嚇得她臉色發白,不敢動,也不敢在喊了。

其中一個男的看起來像領頭的,他低頭問了“假蛇女”幾句話,隨後,假蛇女指了指我們這裡。

這中年男人聽的連連點頭,隨後一臉微笑的走過來說:“二位兄弟,多有得罪,你們懂規矩,知道咱們兄弟掙口飯吃都不容易,退錢嗎,是60吧?”

“哎,不用了,也冇啥大事兒。”我擺手說。

這男的點頭說:“天這麼熱,彆在外頭擠了,來屋裡喝杯茶吧。”

我起初想拒絕,不過轉念一想,這種本地的地頭蛇大都關係很硬,人脈也很廣,就像當初諾曼底的李非,說不定能幫到我,所以我便答應了,和魚哥跟著他們進了一間小屋。

屋裡比屋外涼快多,開著空調,還有鋪著涼蓆的皮沙發。

入座之後,這人給我和魚哥倒了一杯涼白茶,笑著說:“二位從哪兒來的?”

“北邊兒來的,路過而已。”

“不過....咱們這兒真有那種蛇女嗎?”我問。

他放下茶壺,坐在對過沙發上,翹起來二郎腿道:“當然有,不過一般人見不到,蛇女也不是長舌頭,其實長的和正常人一樣。”

我又問:“那是不是活在罈子裡?每天要用碗喝蛇血?”

他笑著說:“是有在罈子裡,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外麵,喝蛇血到是真的,不過不是喝三碗,就那種小酒杯,每天三杯。”

魚哥好奇問:“為什麼要每天喝三杯蛇血?”

這人扭頭笑著說:“兄弟你這話問的,那咱們為什麼每天要吃三頓飯?一樣的。”

聊了一會兒,富二代小白臉被人拖了進來。

他被打的很慘,臉被扇的腫成了豬臉,名牌衣服上全都是大腳印子,嘴角都是血,眼睛睜不開了,門牙好像也掉了。

“我...我不敢了..不敢了...不要打我了...”

這男的走過去就是一大腳,把人踹趴下了,指著冷聲說:“有兩臭錢了不起?以後出來玩,漲點兒記性,不要在口無遮攔,記住了冇?”

小白臉嘴角開裂,流著血吐沫,有氣無力的說:“記....記住了。”

這男的拍了拍他臉蛋兒,抬頭問手下人:“搜了冇,有多少?”

手下說:“大哥,這比真他媽有錢,包裡裝了一萬多塊錢現金,還有她女朋友帶的金項鍊和鑽石戒指,咱們全拿到手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讓他們滾吧。”

人走後我問:“你們這麼乾,不怕人事後報警?”

這男的吐出一口煙,笑著說:“我要是怕,就不乾了,放心吧,兄弟們有人罩著。”

重新坐下,我有意無意的跟這人打聽一些東西,關於大哥和三哥的事兒。

這人聽後想了想,搖頭說:“坐在輪椅上的人....還帶著棉帽子?這個我真冇印象。”

雖然有心理準備,但我聽後還是有些失望,幾個月前,二哥在香亭醫蛇短暫露麵後,在冇了一丁點訊息。

就在我和魚哥起身準備離開時,忽然一個人滿頭大汗,急匆匆的跑進來說:“大哥!不好了!秦庫丁來了!我們是不是錢還不夠!”

“什麼!”

“不是半個月後在來嗎!這月怎麼這麼早!”

“快快!把人請進來,你趕快以我的名義去借錢,今天最少要借到4萬!快去啊!”

手下慌忙跑走。

這人臉色難看的轉身說:“你兩趕快走吧,我這裡有點事,不能招待了。”

我點頭說那你忙,不打擾了。

結果我和魚哥剛出小屋,迎麵走過來四個人,有三男一女。

這女的牛仔褲,吊帶衫,身上香水味很濃,帶著太陽帽和墨鏡,皮膚白曬。

那男的滿頭大汗,跑出來恭敬的彎腰說:“秦庫丁,這個月怎麼這麼早,我們還冇完成任務,不過我已經讓人去借了,馬上就回來。”

“雲峰?怎麼了?走啊?”魚哥轉頭叫我。

我看著這女的愣住了。

她看到我,那一瞬間也愣住了。

“怎麼是你!”

這女的我見過,我認識!

叫什麼名,我一時想不起來了!

當時,我們因為賣血瑪瑙,被大胖子金雷黃帶到了一個倉庫。

而就是這個女的,在麪包裡給我塞了個紙條,讓我白天,帶金雷黃去木偶劇院的真功夫餐廳後廚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48章

她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