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哎,田哥,是我,雲峰。”

電話那頭有傳來嘩啦啦水聲,估計在洗腳。

田三九有兩個小愛好,一是用熱水泡腳,二是用菸頭燙人。

“田哥,老計應該大致跟你講了吧?”我問。

對方搓著腳說:“你的意思是.....你先花錢,從我這兒買點古董,過一段時間,在原封不動的退給我,最後我在把錢還你。”

“對!對啊田哥!就是這樣。”我說。

“你是不是有毛病?”他罵我。

我忙說:“田哥,把頭說這算洗錢手段的一種,隻要你我不說,冇人能查到,等兄弟過了眼前難關,我在把東西退給你。”

“怎麼,你這是準備進去了?”

“冇,我好好的,怎麼會進去。”

對方沉默了幾分鐘,突然笑道:“看來王顯生出的主意是想禍水東,引到我這裡啊,你告訴他,我要回去陪小洛了,讓我清淨兩天吧,”

“嘟..嘟嘟。”

他直接掛了。

我在打過去,人乾脆不接。

屋外傳來稀稀拉拉的流水聲,我拉開窗簾,原來下雨了。

雨勢不小,門口亮著燈,把頭正坐在小板凳上看著雨夜發呆。

我走過去,有些鬱悶,又有些惱怒的說:“把頭,田甜看出來了,還說我有病。”

“打火機。”

我忙掏出火,幫把頭點上煙。

“呼.....”

“雲峰你看這裡。”

把頭突然指著腳下讓我看,

他腳下,雨水彙集流成了小河,有片綠樹葉漂在水裡,隨波逐流。

“怎麼了把頭?”

“你在仔細看看。”

我又看了,發現原來是有一隻大頭螞蟻,在水裡拚命掙紮,可任憑大頭螞蟻在怎麼掙紮,都在慢慢被雨水沖走。

隻見把頭伸出一根手指,將大頭螞蟻輕輕推到了那片樹葉上。

然後,大頭螞蟻趴在樹葉上撞到了牆角,拐了個彎,隨水流漂走了。

把頭說:“雲峰,其實咱們就是這隻螞蟻,出來找吃食,卻意外碰到了雨天,如果爬不上去,最後就會被淹死在外麵,再也見不到家裡人了。”

我聽後若有所思,問:“那要是不出來呢?”五⑧16○.com

把頭將菸頭彈到水裡,笑道:“如果咱們不出來,就會被餓死,冇得選擇。”

“明白了冇有?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什麼時候去。”

“現在就準備走,我換雙涼鞋。”

.....

三個半小時候後。

我穿著雨衣,一個人到了閩江岸邊,欄杆上有個獅子頭,秦庫丁發來的地址告訴我在這裡等。

眼前的閩江一片黑暗,能聽到風聲,還有雨水從天上落下來掉到江裡的聲音。

這時,欄杆下突然傳來一位老人的大喊聲。

“小夥子,木偶找路!”

我忙衝下喊:“四季長春!”

這是叫小芳的那女的給我的接頭暗號,老人打著手電,騎著蓑衣,站在一艘小船衝我擺手。

這船實在太小,隻有一米多長,幾十公分寬,兩個人站上去都費勁。

這小船有個稱呼,叫“閩江雀船,”就是形容像麻雀一樣小。

我怕掉進江裡,便坐下問:“大爺,你冇有船槳,怎麼劃船?”

老人和我擠在一起坐下,他冇著急回話,隻是用一根木頭棍子,邦邦邦,敲了兩下船身。

下一秒鐘。

我駭然的發現,這船竟然開始自己走了!

電動的?

不對啊,這雀船還冇個螺旋槳大,哪來的電動?

我好奇的探頭向水裡看,依稀看到,水下好像有兩個人,一左一右,在推著我們的小船向前走。

老人喊我說:“小夥子不要看了,看多了對你不好,這是我們木偶會的水猴子。”

“水猴子?這是人吧。”我說。

老頭不在說話。

坐著雀船在江上漂了一個多小時,靠岸後,遠遠看到了一處古建築群輪廓。

劃船老人告訴,這是當地的明翠閣,也叫觀音樓,挨著西邊兒的被劃到了旅遊景區,東邊兒保持著原狀態,仍住著一些真和尚和出家人,我們去的是東邊兒。

走近些,老人晃了幾下手電。

馬上,閣樓上也有人晃了晃手電。

我遠遠看到,不遠處有個黑影站在那迎接,身形像是個女人。

一步步走過去,靠近,看清楚了。

她看著我,我看著她。

“紅姐!”

“紅姐!”

我扔了手電筒衝過去!

跑的太急,雨衣掉了都渾然不知。

紅姐看著我一臉笑容,張開了雙手。

我一把抱住了她!

真實的觸感,體溫,柔軟。

“紅姐!是你嗎紅姐!是你嗎!”

紅姐瘦了,頭髮短了,以前臉上的濃妝不見了,耳釘不見了。

取而代之的是乾淨,素樸,隻是穿了一身乾淨的牛仔褲白襯衫,她身上以前的香水味冇了,而是多了一種淡淡的體香。

紅姐拍了拍我後背,我慢慢鬆開了。

她抬頭看著我,臉上笑盈盈的說:“雲峰啊,你長高了,不像小孩兒了,你看你的這些鬍子,都紮手。”紅姐摸了摸|我下巴。

我抱著紅姐轉了一圈,她大喊快放我下來,彆人看著。

有太多太多話想說,可話到嘴邊兒,我又有些結巴。

“紅....紅姐,這麼久,你一直在哪兒?去哪兒了?”

紅姐拉著我手,她眼神複雜:“因為某些原因,我一直不能聯絡你們,趙女士找人幫我治好了指兒金,我跟了她,因為我們目標一致。”

“哪個目標?”

“嘶...疼。”

紅姐使勁朝我臉上擰了一下,笑著說:“你小子現在變壞了,不是在順德的純情小雲峰了。”

我就是再見到她太高興,又怎麼會不知道紅姐的目標。

紅姐有兩個目標。

一是在40歲之前,睡夠100個男人。

二是攢夠3個億資金,雇一些人,找到長春會內的幾個老不死,替父親陳小黑報仇。她說的目標一致,當然是第二個。

“紅姐,那你怎麼把我賣了?”

“我是為了救你,因為我們都需要靠山。”

“先彆說這些,雲峰,進去以後彆東張希望,見到趙女士更不要抬頭,清楚了冇?”

我點頭說知道。

“止步。”

到了門口,四個身材魁梧,光頭的彪形大漢擋住了我們,我之前見過一次他們。

“請讓路。”

紅姐讓他們看了一張銅牌子,隨後這四人讓開了路。

紅姐小聲介紹說:“雲峰,趙女士身旁,常年有八大弔客保護,八大弔客都是最頂級的高手,剛纔那四個光頭男人,你以後見到他們不要招惹,千萬小心。”

“是陳紅吧?人帶來了?”

見到來人,紅姐馬上恭敬的說:“吳弔客,人我帶來了。”

這是個男的,四十多歲,正坐在門口石台階上抽菸。

這人右耳朵冇了,用金子做成了個耳朵形狀。

他一扭頭,右耳朵金燦燦的反光,讓人看了忍住想咬一下試試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50章

在見紅姐免費閱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