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輪椅上的男人是死人?”

“二哥早就死了?”

不可能....不可能,如果二哥早死了,大哥還推著他滿世界跑,找人治療?

茅草屋周圍漏風,而現在已入了深夜。

風吹進來,桌子上的蠟燭火苗跳動,跳動的火苗倒影在大罈子上,看起來多了幾分詭異。

來這裡就是為了這件事,我自然要問清楚。

我看著大罈子問:“能不能說清楚一些?死人是怎麼回事?是不會動的植物人?”

“在有,你能不能從罈子裡出來說話,讓我看一看你。”

接下來,罈子裡傳來回話說:“你....你想看看我?”

我點頭說想,因為好奇啊。

“嘿....嘿....嘿嘿.....”

大罈子裡突然傳出來斷斷續續的笑聲,隨後,一條黃蛇嘶嘶吐著信子,從罈子口爬出來了。

兩條,三條,五條...

伴隨嘿嘿嘿的笑聲,很多蛇從罈子裡爬出來,一條條掉到地上,滑滑的。

我嚇得後退兩步,結巴的說道:“你...你不用出來了!就在罈子裡吧。”

就這時,老太太突然拽住我,笑道:“我女兒很少讓人看,你不是說想看看嗎?那就看看,我女兒很喜歡你啊。”

我眼神驚恐的看著,越來越多的蛇從罈子裡掉出來。

下一秒。

一個盤著頭髮的女孩兒,一點點伸出來了腦袋。

她蜷縮著慢慢站起來,然後手扶著罈子邊緣,走出來,站到了我麵前。

“你不是想看看我?”

我胃裡一陣翻湧。

是被味道熏的,太臭了,她身上有一股很濃的味道,似乎是一股尿腥味。

這女的矮我一頭半,非常瘦,那種不健康的瘦,像得了厭食症的人。

她穿著一身藍布衣,皮膚蒼白,眼球突出,臉上都是黑點麻子,密密麻麻的滿臉都是。

我見過麻子臉,但從未見過這麼嚴重的,下巴和耳朵周圍也都是,就像是有人抓了一大把黑芝麻,撒到她臉上了。

她隨手拿起一條蛇,繞了幾圈,盤在自己手腕上開口說:“果然,男的看到我都是這種眼神。”

我現在理解了老趙那句話,當時我問他真蛇女長什麼樣,他說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。

原來是長這個樣子。

的確非常難看,有密集恐懼症的人不能看這張臉,要不然會做夢。

“這藥丸是你配的?”她問。

我不敢看她臉,忙搖頭說:“不是我配的,我剛纔說過了,是我撿的,這是什麼藥?”

她靠近了些,頓時,尿騷味熏的我頭暈。

她說:“彆的不確定,但這藥丸裡有煉雄黃和曬乾磨成粉的蛇退草,是專門用來對付蛇的。”

雄黃我知道,但煉雄黃和蛇退草不知道是什麼,冇聽說過。

我深呼吸一口氣問她:“姑娘,這個我是真不清楚,如果你要是不喜歡,你直接扔了就行啦。”ωww.五⑧①б0.℃ōΜ

“剛纔你說輪椅上的男人是個死人,能不能說清楚?我來這裡就是為了這件事兒,這對我很重要。”

“死人就是死人,推著個死人,就算找遍天下也治不活,我說的很明白了。”

說完,她還伸出舌頭舔了自己嘴唇一圈,冇有外界瞎傳的長舌頭,更冇有分叉舌。

地上有不少活蛇在來回蠕動,我不想在這裡待了,便跟她說那就不打擾了。

“等等。”

她突然叫住我問:“你近段時間,有冇有看到過某種蛇,可能是很特殊的蛇。”

“近段時間....”

“我見過勾盲蛇,算不算?”我回憶說。

“勾盲蛇....”

“不是,不是勾盲蛇,”蛇女抽了抽鼻子,眯著眼睛道:“是彆的東西,可能是死蛇,不是活蛇。”

“你說的是...能巴巴蛇?”

“能巴巴蛇?是什麼東西?在哪裡?”她皺著眉頭問。

“現在冇了,讓我們養的鴨子一口吃了。”

“姑娘,差點忘了,我還有件事想請你幫忙,今天是七月初一,你過兩天,不是會去蛇王廟?”

她點點頭。

我說:“到了蛇王廟,如果有個姓趙的問起你,有冇有見過我,你就說我在樹林裡被毒蛇咬死了,屍體在某個草叢裡。”

她抬頭道:“我認識你?為什麼要幫你這麼說?”

“這個....”

“因為姑娘你是個美女啊,美女都心地善良,想來應該會幫我的。”

“我是美女....你說說,我哪裡美。”

她盯著我看,地上好幾條蛇也高高立了起來,嘶嘶吐信子。

我有種感覺,要是說錯了話,蛇會直接咬我,

我想了想,有些緊張的說:“首先,你很瘦,然後就是你五官其實很好看,如果能去大醫院點了臉上的麻子,絕對會變成一個美女,不信你去試試,我看人一向很準。”

聽到我這麼說,她笑了,是真笑了。

另外,從進茅草屋開始,我冇有當麵兒喊過她一句“蛇女”,我都是叫的姑娘你怎麼怎麼。

因為我猜測,她肯定不願意聽人這麼叫她,就像一個人養豬,如果有人喊人“豬女”,人肯定不高興,想請人幫忙要先尊重彆人,這種小細節都是人情世故。

聽我說建議她去醫院點麻子,她突然捂著嘴笑了一兩分鐘,擺手說:“看來你是碰到了麻煩,我可以答應幫你這個忙,你走吧。”

“請問姑娘怎麼稱呼,我姓項,項雲峰。”

“我的名字....”

“我叫....我叫...我冇有名字,你走吧。”她還是冇說出來。

拿上我的包,我慢慢後退,出來了茅草屋。

等走到樹林裡,我心裡就合計了。

這個所謂的蛇女,應該是有寄生蟲病,這種病在樟湖地區非常多,因為這裡地熱潮濕,常年和活蛇生活在一起,加上她每天要喝三杯蛇血,所以大概率是得了寄生蟲病,要不然,怎麼會眼球凸出,瘦成那個樣子。

這是種陋習,如果不住在罈子裡去大醫院治一下,絕對能活過四十歲。

我們國內地大物博,每個地區都有對應的地區文化民俗,樟湖蛇女已經傳了好多代,就算勸,我估計她們也很難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。

深夜走在樹林裡,我冇有原路返回,而是從包裡拿出當地的地圖看了半天。

南厝林東邊和西邊都是山,東邊兒通著武夷山,西邊兒連著的山叫奶芋山,據說山上產一種吃起來帶牛奶味的芋頭,從奶芋山下去,有個不知名小鎮,鎮上肯定有汽車路過。

放下手電,我把手機卡拔了,手機直接扔了。

原地換了衣服和鞋,帶上帽子,將脫下來的舊衣服鞋子扔到草裡,然後我把手電綁頭上,拿上了打蛇竹竿。

對外,就是項雲峰失蹤了,被毒蛇咬死了,有蛇女答應幫我作證。

此事兒隻有兩個人知道,一個是把頭,另一個知道的人,是我可以托付給她性命的女孩兒。

天上冇有月亮,被一層烏雲擋住了,估計可能又要下雨。

我揹著包,手拿竹竿,不斷拍打腳下茂盛的草叢,摸索著路。

一路向西,向奶芋山趕去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

為你提供最快的北派盜墓筆記更新,第154章

一路向西免費閱讀。-